曹长青: 两个西方,你选择哪个?

在中国刚刚打开大门的时候,年轻人对西方充满了渴望、羡慕和推崇,因为西方意味著共产世界的对立面:自由的社会、民主的政治、开放的思想、繁荣的物质。想像中的西方是一个对抗独裁专制社会的整体。当年我们对西方的崇拜,首先是出於对专制世界的憎恨,其次是由於铁幕阻碍了中国人和外部的联结,我们很清楚自己不了解西方。

今天,随著中国的开放和突飞猛进的电讯发展,大量信息涌进了中国,年轻人对西方已经没有多少好奇心;相当一大批人崇拜的是西方的各式名牌,西方的各种时髦思潮。同时,随著中国经济的发展,人们物质生活开始好转,政治上也远比二十多年前松动,不少人对专制世界的痛恨也开始淡漠。尤其是中国的经济崛起,似乎唤醒了许多文化人压抑已久的自尊心,这种自尊心凝聚成一股强大的民族主义情怀,於是他们开始蔑视西方。和当年崇拜西方者正相反,今天蔑视西方的人们,在相当的程度上是由於他们自认为非常了解西方。

●传统的西方 Vs. 时髦的西方

那麽西方到底是什麽?她是应该被推崇,还是应该被蔑视?华文世界的人们(无论是否居住西方)到底在多大程度上了解西方?长期密切关注西方的人会发现,事实上有两个西方:

一个是传统的西方:那个产生了但丁、莎士比亚、塞万提斯、弥尔顿、狄更斯、亚里士多德、亚当.史密斯、华盛顿、林肯的西方;那个人们捧著《圣经》上教堂、唱著铃儿响叮当欢度圣诞节的西方;那个赢了二战、冷战,正在和恐怖主义作战、承担人类道义责任的西方┅┅那个被称为保守派的、右派的西方。

而另一个则是当代时髦的西方:那个产生了马克思、萨特们的西方;那个给共产世界和伊斯兰世界提供了最好的攻击把柄的西方——腐败堕落、玩世不恭的西方;那个当年推崇共产主义、今天惧怕恐怖主义的西方┅┅那个被称为自由派的、左派的西方。

人们在媒体上看到的,多是那个当代时髦的西方,而罕见那个传统的西方。这并不是由於传统的东西离今天远,当代的东西离今天近,而是由於推崇传统西方价值的,绝大多数是由沉默的中产阶级组成;而代表当代时髦西方的,则是全方位掌握著话语权力的所谓知识份子——记者、作家、大学教授、法官、律师、演艺界人士等等。他们的声音以最快的速度、最响亮的分贝在媒体、校园、法庭和银幕舞台上被表达出来。而且,推崇传统保守主义价值的中产阶级,在民主国家不「闹事」,他们对国家领导人或政府政策不满意,倾向用选票和法律程序来「平静」地表达。而倾心时髦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左派人士,则热衷煽动街头抗议来发泄各种不满情绪,诸如反战、反经济全球化、支持堕胎、支持同性恋等等。所以,我们从媒体上看到的那个喧嚣热闹的西方,多是那个左倾的西方。

在过去近一个世纪以来,西方知识界基本上是被左派主导的(所以导致了一系列人类的重大灾难),大部份名声震天响的文化界人士都是左翼;右翼保守派一直是极少数,而且在媒体、大学、研究所等各个领域都遭到冷遇和杯葛。但是,在西方左右派的激烈较量中,从来都是保守主义的主体价值胜利。为什麽?就因为它right(正确),就因为它是经过了人类千百年生命的体验,所凝聚出来的、符合人性的价值。所以,尽管步履艰难,尽管全方位地遭到声势浩大的左翼自由派的阻碍,西方右翼保守主义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挪动著。而西方左翼,在输掉了冷战这个廿世纪最大的战役之後,不仅没有吸取任何教训,现在又成为廿一世纪人类战胜恐怖主义的长久战争中最大的障碍之一。恐怖主义并不可怕,因为它根本没有实力;可怕的是那些阻止你和恐怖主义战斗的西方左派。

●左派以「善」的名义剥夺「权利」

在廿一世纪的今天,西方左右派的争斗主要表现在外交、经济和社会问题这三大方面:

在对外政策上,面对伊拉克战争、北韩和伊朗发展核武等问题(包括如何对待共产主义、伊斯兰基本教义派、恐怖份子等),左派总是主张沟通,谈判,对话,对邪恶有浪漫情怀和幻想,不坚持原则,没有绝对的道德标准。这种浪漫的结果,不仅不能坚定地抵抗邪恶、战胜邪恶,反而在多数情况下由於姑息邪恶(或因恐惧不敢应战),而成为邪恶的帮凶或同谋。

右翼保守派则清晰邪恶的本质,强调不可姑息邪恶;主张强大国防,通过发展军事来保障和平,用邪恶听得懂的语言铲除邪恶。

在经济政策上,左派基本都是「大政府派」,尽管没有胆量承认,但他们所做的,就是反对资本主义,要建立福利社会主义国家。他们总想由政府包揽一切,管理经济,实行高税收,高福利政策,以建立均贫富的所谓平等社会。实际上就是以平等的名义剥夺人的自由。因为只要增加政府对经济的管理和掌控,并用高税收(再分配给穷人)进行财产二次分配,就一定导致官僚主义泛滥;越分配,政府就越大,腐败会越严重;最後既没有平等,更无自由。用与哈耶克齐名的自由经济思想家诺齐克(Robert Nozick)的话说,左派就是倡导「善」高於权利,其结果一定是以善的名义剥夺了权利,践踏了自由(选择)。

而右派强调的是小政府、大社会,尽量降低税收、削减福利,重视充分的市场经济,看重的不是平等,而是自由;让经济在自由竞争和市场的调解中,得到充分的发展。

●灾难根源——「道德相对主义」

主张对资本主义自由经济进行种种干预的西方左派们,在社会问题上,诸如婚姻、家庭、堕胎、同性恋、非法移民、犯罪等等问题上,却全方位地推崇自由。他们认为道德是相对的,不强调家庭价值,对离婚不那麽苛刻,对单亲家庭十分宽容(甚至赞美),支持堕胎、同性恋,主张毒品合法化,以自由的名义纵容个人行为;为违法、犯罪者争取权益不遗余力(这点比较容易让来自独裁国家的人倾心,因为经历了政府制度性地迫害个人的情形,他们容易忽略在民主法治社会,违法者基本上都该受到惩罚)。这点和他们在国际问题上对恐怖主义的妥协是一脉相承的。

而右翼保守派则主张严以律己,严惩罪犯。他们绝大多数有信仰,推崇来自上帝的绝对道德标准,倡导家庭价值、个人对自己负责的精神,不支持堕胎,反对同性恋婚姻,不欣赏单亲家庭;不支持非法移民(左派支持非法移民的主要原因是他们将来绝大多数都是民主党的票源),主张移民通过合法渠道获得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居留权;对违法者更强调法治,而非滥用同情心。在西方一个明显的现象是,每当遇到任何犯罪问题,主张严惩罪犯的基本上都是右派;而为罪犯进行种种辩护、争取赦免和轻处罪犯的基本上都是左派。

概括说来,左派除了个人行为要全方位自由以外,其他什麽都要政府来干预:经济、教育、医疗、福利等等。而右派除了强调个人道德和社会的法律、秩序以外,其他全方位主张减少政府干预,因而右派才是传统(或古典)自由主义者。

●中国铁幕後的古典自由主义呼声

所以说,西方是两个西方,左派的西方和右派的西方,两者一直在进行著激烈的没有硝烟的战争。西方右翼在和共产主义、恐怖主义,以及全世界所有独裁国家战斗的同时,更耗费了最大的精力和自己内部的左倾思潮战斗。但是在西方以外的媒体上,却很难看出这两个西方的激烈角逐。

在独裁国家,官方根据自己的需要来索取西方的新闻和意识形态内容,以达到强化其专制统治的目的;在多数情况下,他们选择西方左派的言论,因为左派更倾向反西方基督文明、反资本主义。而在民主国家,由於从西方主流媒体上看到的,大多数都是左倾的东西,所以想亲西方、跟西方,也很容易就追随了那个左倾的西方。

西方以外的民主国家,大多是近年来才摆脱了专制,一般来说,更容易接受西方左派的所谓「自由思想」,因为专制制度总是和压抑人性联在一起的,所以在那些刚刚苏醒的人性抗争中,如果没有清晰的道德规范导向(尤其是在无神论的地方),自然而然就会倾心西方左派所推崇的东西。这种现象在中国和台湾的表现有很多共同之处。

由於中国是专制国家,媒体仍几乎完全在政府的掌控之下,而西方的左倾社会主义思潮,正符合中共官方,他们可以用「西方的理论」来攻击那些推崇西式民主道路的观点。虽然今天的网络世界已经在相当程度上打破了往日的铁幕,人们可以得到来自外部世界爆炸般的信息,但只要政府主导舆论,不仅新闻只选对中共统治有利的,而且如果没有多元的评论跟上去,人们仍然很难有选择和鉴别的余地,仍是只有极少数的人有可能把握一点真正西方的脉搏。

尽管如此,在中国仍十分可喜地产生了一股追随西方保守主义价值的思潮,或者说,有相当一些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在追随西方古典自由主义的价值。而且,有些中国国内的人,对西方(尤其美国)左右派之争非常清晰,有读者在给我的电子信中,甚至可以指名道姓地表示喜欢某某美国当红右派评论家,简直比住在美国的华人还关心、还清楚。可惜他们的声音根本无法在官方媒体上发出来,而只能在网络或其他「小众」媒体表达。

●右派网告诉你一个真实的西方

台湾的情形则比较令人沮丧。尽管台湾已经有了新闻自由,但无论泛蓝、泛绿的媒体,只要牵扯到国际事务的报导和评论,几乎全都跟著西方左派的调子走。曾经最反共的《联合报》,今天不仅跟左派旗舰、对自由世界俱有相当破坏力的《纽约时报》的调子跟得最紧,其高层领导人甚至跑到北京去拜访《人民日报》社长,组团向《人民日报》取经。统独问题已经把他们弄到神经错乱的地步。

台湾文化界是以泛蓝国民党势力范围的前中国人为主体的。在统独问题不像今天这麽激烈的时候,他们一直是反共的,或者说是自然右倾。由於台湾历来都是美国的盟友,文化人们自五十年代起就开始陆续来到美国。以他们的反共立场,以他们反感共产党的造反作风,以他们没有受到文革式的人性摧残,以他们一直推崇中国传统的道德伦理哲学,并一直主张自由经济,早就应该有一批文人,出来向华人世界介绍和推广西方右翼的保守主义理念。但我在美国十八年,却没有看到一个来自台湾的清晰的右派撰文宣扬西方保守主义价值,那些稍有点名声地位的来自台湾的文人学者们,几乎都跟著西方左派的调子走。为什麽会出现这种情形?我认为和胡适当年并没有传播任何真正的西方古典自由主义有直接关系,这个问题我会另文再论。

而海外的华文媒体,从美国的情况来看(我对其他国家华文媒体的情形不太了解),华文印刷媒体不仅基本上和美国的左右派之争几乎毫无关系,而且近年来更几乎是一片倒亲共了(在曾被共产专制奴役过的国家的移民中,没有任何一个团体像海外华人这般亲共,中国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实在是很值得研究的题目)。华文网络媒体上也鲜见对西方两大势力激烈角逐的反映,所以,只是流览华文媒体的人,很难了解西方(尤其是美国)主流媒体和主流社会之间的巨大不同和根本冲突。而懂外语的文化人,则又很容易随主流媒体的影响而左倾。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推崇西方保守主义理念的华人,联手创建了一个「右派网」(youpai.org),鲜明地举起了海外华文世界第一面保守主义的旗帜,提供一块倡导保守主义价值的阵地。这种声音尽管现在看来还很微弱,但它点点滴滴地向中文读者提供真实的关於西方的信息,使人了解一个更全面的西方,尤其是那个创造了人类最先进的文明、最繁荣的经济、最民主的制度的传统西方。对传统西方文明的捍卫和传播,就等於是往通向自由中国的道路上铺垫石子。

(原载《开放》2006年6月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