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美國共和黨與民主黨的價值分歧

美国四年一度总统大选,从两党参选人的竞选口号等,可以看出美国两党的主要不同,而这种不同,不仅体现美国历史以来两大政党理念的根本区别,也反映了当今英、法、德等主要西方国家两大政党的基本分歧。

在民主制度比较成熟的美、英、法、德等国家,基本都是两大政党轮流执政。美国是民主党和共和党;英国是工党和保守党;法国是社会党和共和联盟;德国是社会民主党和基督民主党。

美国的民主党,英国的工党,法国的社会党,德国的社会民主党,属于一种理念的政党,在国内政策上,都比较强调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作用,重视社会福利,强调穷人利益,倾向于增加税收,以福利的方式把通过税收得来的财产再分配给穷人。其基本特征是强调社会平等;因而一般被称为左派政党。

而共和党、保守党、共和联盟、基督民主党,则属于另一种政见的党派,它们更多强调小政府,削减福利,减税,充分市场化、自由化,放松(对经济的)控制。其本质特征是把自由(竞争)看得比平等更重要。一般被称为右派政党。

●企业百米赛跑,法国穿拖鞋

西方很多国家都是这样左、右翼两种理念的政党相互竞争,轮流执政。左派政党的经济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和凯恩斯,马克思追求社会平等和福利,凯恩斯强调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尤其是美国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使凯恩斯主义得以流行。当时美国左翼民主党总统罗斯福实行“新政”,就是强调政府干预经济,进行宏观调节。凯恩斯主义和罗斯福新政不谋而合,而走红西方。

左派政党几乎都热衷于国有化,政府干预经济,高税收和福利政策。这样政党主导下的国家多被称为“福利社会主义国家”。

法国是这种福利国家的典型之一,其资产国有化比例为西方七大工业国之最,占24%以上(美国低于15%,英国低于20)。法国的税率为54%,再加上10%的社会安全税,高达64%。企业和个人收入的一多半被政府强行收去。法国的税收已占国民产值的50%以上。

法国人的福利是世界闻名的,付薪假期长达六七个星期,遭解雇,可获60%工资,甚至长达五年。任何人去世都可从政府得到安葬费6,000多美元。这种国营和福利政策,产生灾难性后果。国营部门大多效率低下,亏损严重,仅法国铁路,一年就亏损几十亿美元。通膨指数和物价都比其它国家高很多。

法国的失业率也是欧洲最高之一,近年一直在9%左右。法国几年前又把工作时间从每周39减到35小时,使公司雪上加霜,等于工厂每周减少四小时的产值,使法国企业在国际上更缺乏竞争力。法国企业家抱怨说,“这等于全球企业百米赛跑,法国要穿脱鞋,我们没个赢。”

●福利政策是劫富济贫

欧洲另一个更有代表性的福利国家是希腊,更是实行高税收、高福利的社会主义政策,导致入不敷出,债台高筑,要靠从欧盟借债度日,还时常赖帐(希腊国民的逃税率近90%),波及欧盟,进而影响世界经济。所以美国等国家的保守派喊出的一个警讯就是“不要希腊化”,因为那代表着灾难。

●政府只能是“守夜人”

西方国家右派政党的理念和左派完全不同,其经济理论基础是亚当.史密斯的《国富论》和哈耶克的《通向农奴之路》。这种经济哲学主张,政府不得干预经济,经济应由“看不见的手”,即市场规律自然调解。国家的职能仅是“守夜人”,保障契约权利,防御外敌入侵。这种经济学的核心口号是,“放松控制”,“自由市场”。

这种经济哲学的主要体现者是美国的共和党和英国的保守党。八十年代,英国保守党领袖撒切尔首相和美国共和党籍总统里根领导了一场被称为“金色紧身衣”(The Golden Straitjacket)的经济革命,即减少经济规定,限制政府权力,降低税收和福利,经济充分私有化、自由化,市场化,把权力从政府转向市场,实现小政府,大社会。

里根具体提出“滴水经济”,即只有让富人更富,财富增加之后滴下“油水”(扩大投资,开设更多工厂),滋润穷人(增加就业),才能改变失业与贫穷(左派的做法是,用高税收榨干富人的油水,最后穷人富人一起在受穷中平等。

撒切尔和里根的“金色紧身衣”经济革命,使英美两国经济充分私有化和市场化,福利和税收受到限制,企业增加了活力,个人随之富有。在欧洲,目前经济最好的是英国,失业率为欧洲最低之一。而且私有化程度也是欧洲最高的之一。

美国经济曾连续增长113个月,打破战后记录,成为建国二百年来持续最长的经济扩张期,主要是由于里根总统两任八年的经济革命,共和党的理念得到了相当的体现,才为这种经济成长奠定了基础。

美国是全球私有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国营成份降到历史最低的15%以下。铁路、航空、石油、矿山、金融、电讯等各种领域都实行了私有化,而且近年连监狱和消防都在进行私有化。美国有26个州的160所监狱交给私人公司管理,有三分之一的消防队已私营。充分的私有化和市场自由竞争,降低了价格,使消费者受惠。美国的物价(以收入为参照数)可能是全球最低的之一。

●平等没实现,自由被剥夺

因为美国是全球经济的“火车头”,它实行什么样的经济政策,由哪个党执政,对整个世界经济关系重大。所以美国总统大选,对全球经济具有重要意义。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经济理念,基本是继承西方国家右派政党的传统,强调自由经济、减税和小政府。共和党的理念是,要尽量控制政府的花销,控制政府的规模,减少税收,“把人民的钱,还给人民”。不是国富民强,而是反过来,首先个人富有,才结出国家富强这个果。

而民主党总统提名人的政策,则是继承左派政党的传统理念,要扩大政府开销,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加强福利,增加公立学校开支,并谋求政府包揽全民医疗保险等等。

左右派政党理念的根本不同主要体现为两点:在自由和平等之间更看重哪个价值;在政府权力和人民权利之间,视谁为根本。

美国民主党等左派政党,其社会主义色彩的经济理念,和共产主义有共同之处。共产主义追求“大同世界”,消灭差别,均贫富,人人平等;并用暴力手段,劫(杀)富济贫,通过计划经济,强行社会“平等”。欧美左派政党虽在民主制度下采取的是和平手段,但仍是利用政府权力强行高税收和福利政策,把富人的财富“劫”来均给穷人。

高税收,就是劫富,因为富人穷人收税比例不同。例如在美国,最穷的人不仅不用交税,还能从国家得到退税补助;中产阶级则交15-28%的税;年收入28万以上的则要交39.6%的税(奥巴马上台前个人最高税率36%)。

高福利,就是济贫。通过这样的劫富济贫政策,好像社会更平等了,但结果是抑富养穷,最后大家平等地贫穷。共产国家就是这种左派理念的极端形式,政府包揽一切,管理一切,革了所有富人的命,最后除了统治者,所有人都成了穷人,经济停滞以致崩溃。不仅平等没有实现,自由更被剥夺。

美国共和党等右派政党强调小政府,就是更看重人民的权利。因为人们为了防范被他者侵犯,才同意组成政府,放弃了一部份自然法权。因为“人”为先,“政府”为后,人是根本,政府是衍生。政府角色必须尽量缩小,不能膨胀。尤其在经济领域,应由市场自然调节,政府干预越少越好。香港曾是全球最繁荣的地区,就是因为那里实行小政府和“放任经济政策”。香港前总督彭定康曾说,他原推崇左派工党的福利和国有化政策,但在香港的经历,使他改信自由经济。

●“第三条道路”是体面地投降

由于福利社会主义政策导致经济停滞,左派政党近年提出“第三条道路”,以美国民主党总统克林顿和英国工党首相布莱尔为代表,不再强调国有化、福利等,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同意右派政党的经济政策,注重市场,削减福利和税收。

“第三条道路”使很多左派政党获得执政机会,并被左派经济学者捧为新政策,新方向。但所谓“第三条道路”,其实就是左派政党体面地向右派政党的理念靠拢,不得不做的让步。左派政党提出第三条道路,如同中共提出“社会主义特色的市场经济”一样,实际上是婉转表达不得不走资本主义。西方国家的右派政党,就从来没有提出“第三道路”,而是一直坚持本来的道路——市场化和自由化。

●知识分子乌托邦害人害己

西方国家左派政党所以至今不衰,不仅是由于所有国家都是穷人占多数,都喜欢高福利,而且更重要的是,能够影响思潮的知识分子多是左派。例如,即使在基督教和共和党右翼势力很大的美国,新闻媒体中注册为左派民主党的记者仍达50%以上,注册右派共和党的仅为20%,其它30%为独立派。美国主流报纸,除金融大报《华尔街日报》以外,其它基本都是左派倾向。

知识分子的理想主义,使他们天生同情穷人,支持福利政策,并追求均贫富、人人平等的乌托邦。而且这种知识分子多不懂经济,也不愿去研究经济。福利社会主义,对知识分子有巨大的吸引力,使他们成为这种理念的支持者和宣扬者。

这在中国知识分子身上也体现得相当明显。近代中国知识人,依附国共两党的都算上,多是主张依靠政府力量,干预经济,以达国家强大。三十年代国民政府的著名经济机构“能源委员会””,成员多是从伦敦左派根据地的“政治经济学院”留学回来的信仰社会主义的费边社成员,他们压制中国当时的私有企业,推行政府包揽经济的政策,其主要成员翁文灏和钱昌照等,最后都投靠了主张计划经济的共产党。共产党提出的平等观,最能吸引弱智的知识分子。

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总统选战所体现的理念之争,将是今后所有民主国家要面对的问题。中国知识分子对这两种理念的了解和认识越深入,越能促使未来民主中国避免走左派均贫富的社会福利国家的弯路。

2016年1月9日改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