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奥巴马和希特勒

很可能会有读者瞪眼,怎么可以把奥巴马和希特勒相提并论?希特勒的德国是纳粹,曾用武力征伐世界,对犹太人种族屠杀。美国是自由世界旗手,民主联盟的大本营。两个国家的领导人有可比之处吗?当然太有了。而且不仅今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德两国领袖就有相像、可比较之处。

三十年代初,世界东西两半球前后脚产生两大领袖:美国是罗斯福上台,德国是希特勒当元首(也是通过选票)。一般史家都专注于:这大两国所体现的是民主和专制的对立,尤其二战爆发后。但后来研究者注意到,罗斯福和希特勒的掌权,对人类的自由进程,都带来灾难性后果,因为这两个表面上看来对立的国家政权,在根基上有非常相似、重迭的地方。罗斯福和希特勒都信奉国家主义、社会主义。两者一个是没有公开宣扬(罗斯福),一个是明确清晰、理直气壮(希特勒)走群体主义道路。而人类的一切邪恶(包括今天的极端伊斯兰专制等)都是建立在群体主义的基础之上。

●左派实质是法西斯主义

一般人想到纳粹,就是铁蹄侵伐,种族灭绝。其实纳粹的全称是“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从这个名称就可看出,他们追求的是:国家主义,社会主义,平等主义(强调所谓穷人的利益)。

在这三点上,罗斯福和希特勒都可谓不谋而合。罗斯福当选后推出的“新政”,实质就是把这三点具体化:企业国营化——推行国家主义。如果不是最高法院裁决“违宪”,罗斯福甚至要把钢铁厂等也收归国有。高税收——推行社会主义。当时美国最高个人税率达91%,企业税90%,政府强行对社会财富二次分配。通过高福利来推行平等主义。而且,如同瓶子里放出的魔鬼般的“社会安全基金”(social security) 就是从罗斯福政府开始建立而一发永不可收。另外,最低工资,保护工会特权等具“大锅饭”特性的政策,基本都是从“新政”开始的产物。

所以美国《国家评论》杂志(NR)社外编辑戈德堡(Jonah Goldberg)在2011年出版的新书《自由派法西斯主义:美国左派的秘史》(Liberal Fascism: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Left)中,把罗斯福新政跟纳粹的社会主义相提并论,指出罗斯福等左派的实质,是一种法西斯主义。“因为两者都崇拜国家主义,都向往社会主义,都要通过政府力量来主导人类生活。”

按照20世纪杰出的市场经济学家、奥地利学派传承人米塞斯的说法,社会主义剥夺了“消费者主权”;米塞斯的学生哈耶克则把它称为“通向奴役之路”。因为国家主义、社会主义、平等主义,在本质上都是剥夺个体权利和自由。

●罗斯福是“准独裁者”

那么这样一种“通向奴役之路”的思潮,怎么能横扫德国和美国的人心(希特勒和罗斯福都是通过选举上台)?当时两国颇有相似之处:德国经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经济萧条,怨声载道,民众渴望俾斯麦那样的铁血元首,恢复强大德意志。美国则遇到大萧条,物价飞涨,股票崩盘,民众渴望强势领袖,重建超级美利坚。希特勒和罗斯福,都有审时度势的政治嗅觉,于是通过国家崇拜(state worship)、大众主义(populism),承诺建立强大国家和社会(不是以保护个体权利为核心)而一举俘获人心。

人类历史已多次证明,在一个国家经济萧条或战败时,民众多是渴望秩序、盼望强人,结果容易容忍或接受国家主义,而对抵押自己的权利和自由没有警觉。

除了理念上的相似点之外,希特勒和罗斯福都掌权时间较长。当然,希特勒靠的是专制,从正式上台到二战结束身亡,前后11年。罗斯福虽然靠的是选票,但他是首位,也是唯一打破开国元勋华盛顿建立的总统最多做两届八年的惯例,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恋权、不守规矩的总统。罗斯福做完两届后再次参选,做了第三届,然后再来,死在第四届总统任期上,前后掌权13年。罗斯福死后,美国国会通过宪法修正案(第22条),特别规定“总统最多连任一次”,就是防止再有罗斯福式专权。

由于罗斯福跟希特勒的理念(社会主义、国家主义)相近,又都长时间掌权(恋权),戈德堡在他的书中把罗斯福称为“准独裁者”(quasi-dictator),跟希特勒这个“大独裁者”相提并论。

●“新政”延长“大萧条”

希特勒纳粹的邪恶和结局众所周知,但罗斯福“新政”给美国带来的灾难则是绝大部分人所不清晰的。为什么呢?因为在过去这七十年里,左翼知识人(跟罗斯福同样热衷社会主义乌托邦)一直主导美国的报纸、出版、大学及好莱坞,等于是话语权、宣传界、教育界这些最重要的意识形态领域都被左倾思潮主导。在这种情况下,“新政”被美化成解决三十年代大萧条的药方,罗斯福成了“英雄”。但这完全是神话。我们只从几个经济数据,就可看出真相是什么:

罗斯福当选总统前一年(1931),美国失业率是15.9%,罗斯福执政两届八年的1939年,美国失业率是17.2%,比原来还高。

私人投资在罗斯福当选前(1929)占美国GDP的16%,可直到罗斯福去世前的1941年,才恢复到14%,仍没达到大萧条时的水平。高税收政策把创造者的钱都抢到政府腰包。1929年美国的最高税率是24%,罗斯福上台第三年就把它大幅升至79%,增幅55个百分点!如此高的税收,私人企业哪还有钱再投资?

所以,罗斯福的新政,既没带来整个国家的经济复苏,更没有带来个人财富的增长。1939年,美国的人均GDP仍是十年前的水平。直到二战全面爆发,美国成为盟国军工生产基地,承担主要军备,才刺激就业增加,经济复苏。二战结束(罗斯福去世)时,才基本结束了那场为期十多年的经济萧条。

按美国经济学者罗姆尔(Christina Romer)的研究,在大萧条之前的43年间,美国的经济衰退平均长度只有10个月,最长一次是16个月。如果罗斯福政府不实行国家干预的社会主义新政,经济触底后会自然反弹回升,美国的经济危机根本不会延续十年之久。罗斯福不仅帮了倒忙,更成了美国走向大政府的一发不可收的源头。

●从希特勒得到灵感

今天,奥巴马上台后,被左右两派都视为步罗斯福新政后尘,也是走大政府、高福利、高税收的社会主义之路。连奥巴马的支持者、著名左派经济学家克鲁格曼(Paul Krugman)都说,罗斯福是“新政”(New Deal),奥巴马是“大政”(Big Deal)。意思是后者比前者更“大政府”,更乌托邦,只不过克鲁格曼把奥巴马的乌托邦美言为理想性。

当年希特勒推行国家主义,并不是没受到本国反对党和自由媒体的抵抗。但纳粹采取高压政策,取缔反对党和报纸,把议员和记者送去集中营。今天奥巴马推行社会主义,在美国当然也遭到强烈反对。强调个人权利和自由、强烈抵制奥巴马“大政”的“茶党运动”在全美风起云涌。以福克斯电视台为主的媒体也每天都在痛批奥巴马走回头路。

但别以为在美国这个自由国家政府就不那么可怕了。不是的!奥巴马政府对异议声音的反应,很有希特勒的遗风,也是通过国家机器来压制不同声音:

最近媒体揭露出,奥巴马政府的税务局过去几年来一直刁难(扣押)有“茶党”和“爱国”字样的民间组织的免税申请。被刁难的团体现已查出75个。另外奥巴马政府的司法部还秘密监控窃听了“美联社”20条电话线,包括美联社总机在内的100多名记者、编辑的电话遭监控,有记者的手机、家庭电话都被窃听。

如此滥用政府公权力压制不同政治见解(组织),动用司法部门窃听恐吓记者(和提供消息者)的行为,引起舆论大哗。美国国会为此举行了听证会,正进一步独立调查。评论家说,这种压制不同声音和媒体的做法,不像是民主美国的行为,而是共产国家、极权社会的做法。

奥巴马政府想用这种方式,降低对他实行社会主义政策的反对声音,实在是误判了美国和世界形势。当年罗斯福像希特勒那样也要走社会主义,还有情可原,因为当时俄国斯大林推行国家主义和工业化,迅速发展了工业和军事。希特勒推行的社会主义也使德国经济迅速好转。所以当时罗斯福内阁有不少人羡慕德国俄国模式,甚至公开推崇意大利墨索里尼的所谓要照顾穷人(little guy)的社会主义。

●奥巴马的“水门事件”

但今天,斯大林和希特勒的社会主义,都随着共产政权和法西斯的毁灭而寿终正寝了。现在俄罗斯已经迈向市场经济,红色中国也羞羞答答地走向资本主义(自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在欧洲,福利社会主义的危害更是一目了然,处于经济崩溃危机的希腊成为典型代表,所以欧洲国家呼喊“不要希腊化”,外部世界则警觉“不要欧洲化”。

在这种“全球化”市场经济的背景下,在美国内部“回归宪法”之声(美国宪法精神是:限制政府权力,保护个人权利)鼎沸之际,奥巴马背道而驰,想重走罗斯福、希特勒式的国家主义、社会主义老路,甚至动用压制不同声音、威胁自由媒体的手段,结果只能适得其反。

美国共和党众院领袖誓言,对税务局滥用权力、刁难不同政治声音的做法要查到底。“这不是哪个人辞职的问题,而是谁要蹲监牢的问题”(税务局两名主管已辞职)。如果最后查出奥巴马本人下令或参与此事,等待他的将是“弹劾”,下场不会比尼克松的水门事件好多少。

奥巴马政府的这两个丑闻,典型地代表了政府是怎么从两个最关键的领域开始掌控、左右民众的。税收是掌控经济大权的手段——公民缴税不够有坐牢的可能;刁难你的税收问题,直接影响到你的生活资本。信息是掌控思想的手段——政府封锁什么信息,让你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直接可以主导你的思维方向。这点我们从一切独裁国家的做法上早已清清楚楚。一个政府掌握了其公民的经济命脉和信息渠道,就是掌控了人的一切!

今天,美国政府还远没有大到可以掌控人的经济命脉和思维空间的地步,奥巴马政府就敢如此嚣张,可见拥有政府权力的人会有多么狂妄。所以,对奥巴马阔步迈向社会主义的警告一点也不夸张,把他跟希特勒比较也不是耸人听闻之言。真按奥巴马的政策一路走下去的话,美国有一天成为独裁国家并不是天方夜谭。

——原载台湾《看》杂志2013年6月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