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为什麽美国人高举安兰德的画像

西方左右派之争在美国最为典型,在三十年代左翼罗斯福总统上台推行“新政”后更为明显。罗斯福利用美国出现“大萧条”经济危机,全力推行社会主义政策——大政府,高福利,高税收,国有化,扩大政府权力。新政获得左翼主导的知识界欢迎,因为它的旗帜是均贫富、社会平等。这种口号本身就占据道德高地,符合知识份子要建立“理想国”的乌托邦幻想。

但“新政”遭到右派的抵制,认为它是摧毁资本主义、剥夺个人权利、抵触美国建国先贤在《独立宣言》中确立的人的三大权利——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追求幸福”主要指个人发财致富的私有财产权)。这三大权利,都是指个人,而不是群体和政府。

但由于发生二战,在经济和战争内外双重压力的特殊环境下,罗斯福得以连任四届总统(死在第四届任内),获得美国有史以来最长的总统任期(权力),所以得以把名为“新政”的社会主义政策全面推广。今天美国的很多“大政府”福利制度,都是新政的产物,所以说,罗斯福是导致美国政府左倾源头之一。

右派为什麽强烈反对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被视为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二者的理论根基和核心目标都是均贫富的乌托邦。共产党用“人民”名义均贫富,剥夺个人财产,以及政治自由。西方左派政府,则以“公共利益”名义,高税收的手段抢劫个人财产。共产党用暴力建立“共产主义天堂”。西方左派政府则用“不缴税进监狱”的“软暴力”推行“社会主义理想国”。两者都是用群体名义剥夺个体权利,本质是一场集体主义(collectivism)要摧毁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的战争。

双方都有自己的理论基础。左派经济学家、曾风行一时的凯恩斯,崇拜马克思的《资本论》,为罗斯福的新政提供了主要理论。连近年获诺贝尔经济奖的《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至今还动不动引用马克思语录,有人统计其引用次数之多,全美第一。

左右派理论在学术界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哈佛两位教授,左翼罗尔斯(John Rauls)写的《正义论》强调“善大于权利”;简单概括就是,为多数人利益可以剥夺个体权利,劫富济贫是应该的、道德的。哈佛另一位教授诺奇克(Robert Nozick)则针锋相对反驳罗尔斯,认为“权利大于善”,如果可以用多数人的名义、以公共利益的名义、以国家和人民的名义剥夺个体财产和权利的话,最后将走向集权社会。

比诺奇克更鲜明、强烈、深刻的是女哲学家、作家安兰德(Ayn Rand),她全力为资本主义正名,强调“个体权利”不可剥夺。资本主义是为自由竞争、个体权利的实现提供最合理平台的制度。而一个能保护个体权利的制度也是最道德的制度。

左派强调“善大于权利”,表面好像很占道德高地,但离开捍卫个人权利的“善”,不仅一定是“伪善”,而且其实质是“恶”!因为它以多数的名义、公共利益的名义,剥夺个体权利,走向以集体主义为核心价值的社会;其结果就是毁灭每一个具体的个人。

今天在美国风起云涌的“茶党”运动,其旗帜就是反对大政府,反对剥夺个体权利,反对建立在集体主义根基上的福利社会主义,捍卫个体自由。他们中多信奉“绝对自由意志论”(libertarianism),即推崇小政府、阔斧砍税、控制赤字,保护个人权利,尊重个体自由意志的价值。很多茶党集会,都高举安兰德的画像,把这位八十年代去世的美国畅销书作家(代表作《阿特拉斯耸耸肩》和《源泉》)和客观主义哲学创始人视为精神领袖。在美国,正有越来越多的人自豪地宣称自己是“绝对自由意志论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