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劉曉波和狼性化環境

聽到劉曉波肝癌晚期、他妻子說已“不能手術,不能放療,不能化療”的消息,非常震驚!不僅因為劉曉波是諾獎得主、人權鬥士,而且他是一個相識多年的朋友。對任何人來說,一個自己熟悉的人遇到災難或不測,那份心痛和悲憤是難以言喻的!

劉曉波才六十齣頭。雖說不管哪個年齡段都可能得癌症這種令人色變的病,但劉曉波的病,絕對跟中共政權的摧殘有關!

當年他被抓被判,就是典型的以言獲罪。中共判決書的所謂“重大犯罪”,就是從電腦查出他的六篇文章,其中包括《零八憲章》。六篇文章就判11年!差不多一篇判兩年!

當時我寫了“重判劉曉波展示狼性”,指出這展示中共本性:殘忍而暴虐。共產黨無法用文字對文字,因為它們已沒有思想,沒有文字,無法講理,只能用赤裸的暴力。

經過近9年的關押,外界鮮少知道劉曉波的生存狀況,他必定是被“狼”政權咬得遍體鱗傷。這再次證明,中共監獄絕不是“人性化環境”,而是“獸性化地獄”!

雖然劉曉波的父親是肝癌走的,但畢竟活到80歲。這種疾病可能有遺傳因素,但長達九年的牢獄之災,當然會刺激和加速癌變。不僅物質生活條件差,心理摧殘也是重要原因,他基本上是被與世隔絕的。另外監獄醫療更差。這些,都會加重、加快病情。尤其是,為什麼肝癌晚期才發現?為什麼5月23日查出肝癌晚期,拖了一個月後才公開?共產黨為什麼隱藏病情?為什麼不馬上讓世界知道,讓他到西方獲得好的醫療條件?而且連他想去北京治療的要求都被拒絕,實在是太殘忍了!

近日因消息在海外曝光,中共才在監獄網站發表一個107字簡短公告,承認是肝癌送獄外醫院治療。但無論獄方還是中共發言人被問到這個問題,他們都不做任何詳細說明。中共發言人第一次竟說“不了解這個情況”。第二次則是一副天朝皇帝的蠻橫——不許干涉中國內政!

雖然外界還無法知道詳細病情,但從監獄公告說“已組成八名國內知名腫瘤專家”參加救治,尤其是他妻子哭訴“已不能手術,不能放療,不能化療”,足以說明病情的嚴重性。

想到曉波躺在病床上的痛苦場面,就想到那個在北韓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美國大學生。他被北韓同意送回美國後,一直昏迷不醒,直到幾天前去世。美國輿論認為,這個青年是被金正恩政權“謀殺”的。他是那樣無辜,而且天真到竟敢去北韓那種地獄旅遊。結果遭到送命的悲慘結局。

我曾毫不客氣地批評過劉曉波的寄望於中共漸進改革、甚至曾說中共監獄已是“人性化的生活環境”。今天,令人痛心不已的是,那個他認為“對不同政見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可以漸進改革的政府,卻用漸進的方式把他幹掉(拖延檢查和治療),那個“人性化的”監獄竟要毫無人性地把他摧殘至死!

那個美國青年至死都沒有醒過來,人們無法知道他是不是對自己的天真後悔。劉曉波是清醒的,但願他能儘快來到西方治療疾病,同時也讓世人聽一聽他被隔絕九年後的心聲。

對劉曉波的這種摧殘是中共暴政的常態。再過幾天七月一日,就是中共成立96周年。在這近一個世紀中,共產黨殺害了多少人?我曾寫過一篇“中共成立以來殺人記錄”(http://www.aboluowang.com/2015/0704/579881.html),把對中共大眾屠殺的資料匯總,請大家去看一下,共產黨是不是中國人的敵人、人類的敵人、自由的敵人?

對劉曉波式的摧殘當然更不是個案。這裡僅舉幾例:中國知名異議人士彭明,2004年從美國到緬甸,在那裡被中共特工綁架回中國,被判無期徒刑。去年底在監獄中突然死亡。他的哥哥每月去監獄探視,知道他鍛煉身體、身心健康。就在他去世前五天,哥倆還見面,彭明還列了書單。對這個突然的“死亡”,監獄不讓家人調查,馬上把後事做完。一個健健康康的人,怎麼突然就死了?是不是有其它原因,至今是個謎。

另一個更知名的中國民運領袖王炳章博士,曾創辦《北京之春》雜誌,出任海外第一個民運組織《中國民聯》主席。他在2002年從美國到越南,在那裡被綁架到中國,也是被判無期徒刑,至今被關押折磨已15年!去看望的家人得知,他多次中風,但卻不許保外就醫,在監獄有沒有合理治療、人道環境,外界都不知情。他甚至也可能某一天被“彭明方式”宣布“死亡”。中共每一天都在謀殺着生命,尤其是政治異議人士!

最殘酷的是對湖南民運人士李旺陽,他前後蹲監獄21年,由於不屈服,不認罪,有20次被關進被稱為“活棺材”的禁閉倉(寬一米,長兩米,高一米六的無窗暗室)。他在被摧殘到兩眼失明,兩耳失聰,重病時被送到醫院,在看守疏忽時,他被朋友接走,接受了香港記者採訪,發出“我就是被砍頭也不回頭”的英雄吶喊!結果三天後他就“被自殺”!在獄中20次蹲“活棺材”虐待他都挺過了,怎麼可能到了條件相對好很多的醫院裡反而“自殺”了?他清清楚楚是被共產黨謀殺了!我曾就此寫過“誰說中國沒英雄”紀念他(http://www.aboluowang.com/2014/0613/405851.html)。

從彭明、王炳章、李旺陽、到劉曉波,僅僅是這幾例,就可以清楚看出,共產黨是怎樣的狼性。我在“重判劉曉波展示狼性”中寫過:試圖通過對一個狼性的政府“曉之以理”,就能促他們政治改革,那是不幸走回了幾千年來中國文化人向皇帝進諫的老路。無論中國皇朝的歷史,還是中共的歷史,他們不僅對異議者,對進諫者同樣心狠手毒。不識狼性,試圖向狼諫言,結果會被狼“吃掉”。

對邪惡,必須說出它真實的名字、指出它真實的本質。就像美國內部對反恐的爭論,共和黨保守派強調,必須公開明確說出邪惡的真實名字——極端伊斯蘭主義。只有認清邪惡,最後才可能戰勝邪惡。如果不明確敵人的本質,甚至連有敵人都不知道的話,那不只有被敵人吞噬的結果嗎?

對今天的中國人來說,只有說出共產黨是狼、它絕不會自動變羊、而且這個世界上沒有溫和的狼,只有認清狼的本性,才可能有萬眾一心剷除狼的肆虐。

劉曉波的慘痛經歷,在令世人同情、心痛的同時,也再次警示大家,那些期待“狼”可以改革、要尋找“溫和的狼”的人們,不僅自己會被狼咬得遍體鱗傷、付出慘痛代價,同時也會傳遞錯誤的信號,讓人們相信“狼”可以改變其本性,結果就是誤導人民對狼性制度的認知,麻痹人民要揭竿而起、摧毀邪惡制度的智慧和勇氣,於是等於變相延續了狼的統治。

劉曉波一個人生的9年(當然豈止9年),中國一個民族的96年,難道還不足以讓更多人明白共產黨的本性嗎?

2017年6月27日於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