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陈映真的假天真

【曹长青自注:陈映真去世,有一条小新闻,不是因为他的文学成就,而是因为当年他从台湾投奔中共,当了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享受副部级待遇,最后死了,葬礼还在中共高官独享的八宝山殡仪馆举行,被中共当作自己人。1989年天安门运动发生时,在美国旧金山曾举办有一个中港台三地文化人的讨论会,当时会议安排我跟陈映真住在同一个房间,于是我们有过长谈。后来他投奔中共时,我在台湾《自由时报》专栏中写了这篇文章。现在陈映真死了,他没有返璞归真,至死都坚持做虚假的一部分。在此重刊当年那篇文章,也印证我当时对陈映真的预测是对的。】

在中共对众多异议作家严酷镇压之际,台湾却有陈映真、朱秀娟、莫那能等三名作家给共产党“献礼”,加入对岸的“中国作家协会”。媒体报导说,中共方面喜出望外,因这是首次吸纳台湾会员,认为可以此做突破口,扩大对港台作家的统战。

作家加入“作协”,本无可厚非;但中国作协,却是一个明码标价的洗脑机构,其网页上明确写着,中国作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其主要任务是:组织作家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学习党的方针政策。”进行文学评奖、创作和文艺批评等。

陈映真、朱秀娟等人,是真的不知道中国作协是怎么回事?还是要到这个组织里“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然后像中国官方作家那样,写歌功颂德共产党的文字,给台湾人洗脑?

在中国,正直的作家,近年都在退出作协。几年前,就有湖南两名作家退出作协;连山西省作协副主席李锐,《山西文学》主编张石山等,都发表公开信,退出中国作协。今年四月,中国知名儿童文学作家郑渊洁也公开声明,退出中国作协,理由是中国作协难以促进中国文学的繁荣发展。

作家被称为“灵魂工程师”,但为什么中国作协的名声狼藉到如此地步?除了因为它帮助中共对百姓洗脑、毒化之外,它还是由政府出钱供养一大批平庸写作者的官僚机构;还把作家分成一级、二级,官位等同于政府的部级、厅局级等;他们拿着政府薪水,养尊处优,却不出成果,被称为“不下蛋的鸡”。他们的升迁荣辱主要是根据对党的忠诚度。

在自由世界,作家靠版税而生存,以作品而赢得尊敬。在中国,则是靠加入作协,或爬到作协主席高位,进入权力场,靠政府的撑腰而招摇过市,狐假虎威。例如现任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在中共六四屠杀后,是第一个公开表态支持武力镇压的省文联主席(当时她在河北文联);靠忠诚共产党,还不到五十岁,更无重要文学成就和资历,居然接任巴金,出任了“全国作协”主席。当然,圈内人知道,直到五十岁都单身的铁凝,是长袖善舞的女人,在老男人成堆的文化官僚圈中,她的得宠,可想而知。铁凝的“成功”之路,是标准的共产世界文人获得顶戴花翎之路。

在当今中国,“作协”已成为一个耻辱的象征,中国网络上流行的幽默是:甲:听说你在作协?乙:你才在作协呢,你们全家都在作协!

就这样一个作协,陈映真们却要巴结进去,实令人不齿。二十多年前,在旧金山市一个文学研讨会上,我被安排和陈映真住一套房间。言谈中感觉他比较亲共,所以我用了大半个晚上,给他讲中共的残忍,中国人的苦难。他没有反驳,只是说,真没想到,好像他并不知情。后来得知,他一路亲共,却又无法反驳那些事实,只好装出天真的样子。

这次陈映真加入中国作协,更不是天真。陈映真、朱秀娟早就申请加入,对于这次被“批准”,陈映真撰文谈喜悦,朱秀娟则一副卑贱口气地对北京记者说,“台湾这么多作家,能挑出我,肯定我,我自然高兴。”她同时坦承,“前三四年我说自己要退休了,因为我觉得写不出来了。”写不出作品了,就加入中国作协。这才是朱秀娟一语道破真谛的最精彩之作。

——原载《自由时报》 2010/07/12

One comment

  1. 曹老師 這幾個人我想如果你不提根本沒台灣人認識他們,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要投奔作協, 因為沒實力混不下去. 那為沒作品確可以當主席的也是一樣, 沒真正的內容所以只好靠別的方式去奪取原本屬於別人的位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