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方舟子把曹长青骂倒了吗?

从我一月底写了“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之后,陆续有读者、朋友来信来电对我“加入方舟子倒韩阵营”不解、不满,甚至愤怒。其中有些纯是因为很不喜欢方舟子这个人,认为他打假当然很好,但他做人不地道,甚至有泄私愤的东西。在我几天前写了“156名学人《联名信》劣在哪里?”痛斥了一百多学人集体联名对付方舟子妻子这件事之后,更有朋友干脆把10年前方舟子骂我的文章传了过来,提醒我,方舟子是个很糟糕的人,不值得我替他说话。

事实上,(迄今为止)我写了六、七篇质疑韩寒的文章,既不是“加入方舟子倒韩阵营”,也不是“替方舟子说话”,我对“打倒某人、挺某人”毫无兴趣,只是想求一点真实。至于另一个(一些)同样想寻求真实的人,他是谁,是否骂过我、找过我的茬,根本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一个人心胸狭窄到那种地步,迟早把自己憋死。我还想心中充满阳光地好好活着呢。

方舟子骂我的文章(附本文后),10年前我就看过了,其中有相当严重的问题:

1,态度不对:企图用攻击我的政治观点来迷惑一些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读者。为了扭曲我这个人,不惜讨好亲共愤青和极端民族主义分子,跟这次一些挺韩人士在一个路子上。方舟子的悲哀。

2,严重违背事实:他说“曹长青早被网民们揭露过有为了宣传西藏独立捏造证据的不良纪录”。在哪里?谁说的?也许他自己是他说的那个网民,发在他自己网站。我不是西藏人,想捏造,有资格吗?如果有“捏造证据”这种远比抄袭之类更严重的事情,方舟子还不一口气挖下去,一剑捅死我?一个打假的人,不惜编造一个耸人听闻的句子来攻击一个人。方舟子的悲哀。

3,行文口气很低档。

4,以为别人都在跟他抢打假的功劳,反映一种很不健康的心态。

但是,对这样一篇低劣、完全站不住脚的东西,我一句嘴都没回,一个字都没写。他网站还发表更恶毒的假名文章,编造更荒唐的东西攻击我。我当时可以一口气写30多篇质疑吴征杨澜的文章,难道没有能力回方舟子一篇吗?为什么不做?因为我坚信,谁写那种不负责任、站不住脚的东西,谁就是自取其辱。只是今天再被人提起,我就借机说几句。我是不是方舟子指控的“网坛剽客”,几千篇文章晒在网上,任人评判。能像韩寒父子所说,被几个人“臆想、构陷”一下,就一脑袋扎地上起不来了吗?

所以,被方舟子骂过的,大可不必像他那样记仇。真有错,改正比硬挺要容易得多,更对自己有益;没错,也没必要满腔复仇怒火,他打不倒你。我对读者大众“常识”的“正向性”一直充满信心,绝不怀疑!(这也是我坚信一人一票选举制度的根本原因。对哪里的人民来说,靠大众常识的投票,都远比任何“精英”统治要好。)

在这次韩寒事件中,有不少人(我自己就知道很多)即使认为韩寒很可能是假的,也不情愿加入质疑大军,就因为方舟子是主要质疑者之一;或者说,方由于被韩寒起诉而成为质疑者的代表,“倒韩”就成了“挺方”。于是一些人宁可沉默,甚至宁可面对真实闭上眼睛,也不愿意让方舟子得意。

但我不认同这种东西。“选人站边”跟“因噎废食”是一回事。在以前的文章中我多次强调过,判断问题,要“重是非,不重人;跟理念,不跟人”。不能因为一件事是哪个人、哪个种族、哪个国家干的,我就接受或不接受,而是应看对不对,好不好。否则你自己是最大受害者。今天哪个中国人会因为计算机是比尔盖茨、乔布斯这些美国人发明的,他就硬抱着老祖宗的算盘去跟人家拼天文数字,以此表示爱国呢?这例子好像有点夸张,事实上,这次面对韩寒事件,真有不少人死抱着算盘呢;怎么也拼不过,就硬挺着,还不出大气地嘟囔(喊不出口):瞧着吧,我们算盘的能耐在后面呢,等着四月一号愚人节吧,一千页手稿拿出来,砸死你们!

话又说过来,在遍地是假,却鲜见有人出来跟假战斗的中国,方舟子唐吉珂德般地打假,非常难得,立下了汗马功劳。但为什么仍有那么多人不喜欢方舟子呢?被他“打”到头上的人毕竟是极少数,应该构不成这么大的(在韩寒事件之前就有的)“方黑”势力。那方舟子是否的确有需要检讨之处呢?是否有太随意的指控,或者自己的心态有需要调整之处呢?

就像方舟子下面这篇对我的指控。当时的情形很像这次韩寒事件,最早一个署名“罗向真”的网友开始质疑吴征的学历(像这次麦田之举),随后方舟子还有许多网友(主要在海外)加入了质疑大军,我则根据网上资料经过自己的核查写了篇评论。该文第一段就指出是综合网友质疑,并在文尾列出了出处,只是没有特别提一句方舟子,他就火冒三丈,给我扣一顶“网坛剽客”的帽子。他自己表示,因为看到北京《中华读书报》转载了我的文章(大概没转他的),所以不忿。这实在有点小女人之心了(抱歉此句政治不正确)。我是写评论的,主要根据现有资料做分析评论,而且主要写政治评论,谁想过跟“方大侠”去争什么“神探”的位置呢?

我的很多文章被转载,要么作者名字被删掉,要么文章内容被肢解,要么句子被删改得前言不搭后语,更有挺著名的自由派学者,还有我的朋友,大段大段地“挪用”我文章中的内容(不是资料,而是我原创的评论),一个字的credit都没给。但我理解国内不得不遮屏或删除一些敏感词的无奈,所以对填上作者名字的很感谢,对把名字删掉的也没怨言,在我这里,能使我所推崇的价值、观点传播出去是最最重要的。转我引我文章的,不都是认同我观点的吗,那些观点得以传播,中国成为一个自由的、正常的国家之后,才会减少抄来抄去的不规矩做法,作者的劳动才会有正常的回报。哪一码更重要分不清的话,其实是个很不小的问题。

就像这次韩寒事件,最早麦田那篇东西是下了很大功夫的,而且原创的价值是无以估量的,后来又有国内外教授学者作家编辑们写了很多文章,更有无数网民的贡献,才构成今天这么大的质疑韩寒的声势,但现在不都是说“方韩大战”吗,把credit都给了方舟子,有谁去跟他争呢?我引过别人的,别人也引过我的,更有众多匿名网友的精心调查、精彩分析,大家都相互引来引去,感觉“同一战壕战友”的欣慰还来不及呢,有谁开始想“摘桃子”了呢?这就像我曾讽刺某人,中国民主八字还没一撇呢,就琢磨要做第一届民选总统了。这种心态实在很害人,就是害自己。

我相信方舟子先生今天已跟10年前有很大变化。但是最近在处理他妻子刘菊花被质疑事件时的“态度”实在不给他加分。刘菊花女士如果要做平民“小蚂蚁”(她自己的话)就压根一声不吭,把private person做到底,直到社科院查起来再做答复。但如果作为公众人物方舟子之妻出来说话了,那就应该说清楚,不要犹抱琵琶半遮面,一边说自己成绩多么好,一边就是不晒毕业证。有的话就应该晒出来嘛。

在今天网络这么发达的情况下,任何一个小萝卜头的嫡子嫡孙只要被网民抓住什么要查起来的话,他家老鼠洞里藏几斤粮食也能给翻出来。像方舟子这么“唯一”的打假大侠,迟早是得从头到脚都被用放大镜查个遍的。你的亲人就是你自己的一部分,完全private是根本不可能的。她总得有同事、同学、朋友、亲人吧,自己走过的历史怎么可能藏得住呢?与其让网友翻个底朝天,不如自己坦坦荡荡亮出来。这样不仅对方舟子夫妇都好,也给质疑韩寒阵营加分吧。方舟子夫妇目前的做法很转移大家对韩寒的视线呢。

另外,虽然我痛批了联名状告刘菊花的一百多学人,但对方先生那种要报复联名者的做法我只能摇头。继续打他们当中的人的假没错,但报复心态实不可取。还是那句话,别害自己。干什么事情,摆正心态是最重要的,心中多一份阳光,精神多一份健康,其结果也有益于公共平台的正气占上风,更有助于方先生和我们大家都关注的打假事业。(caochangqing.com)

2012年3月8日美国

(为了避免方舟子指控我不出示他的东西,只自己一面之词批评,所以把他当年的文章附在后面)

方舟子:“吴征事件”小插曲:网坛剽客曹长青

新浪网联席主席吴征的学历真假,经众多网民的质疑、调查和分析之后(光是新语丝网站就刊登了四十多篇有关文章,新语丝论坛的相关讨论更是不计其数),可以说已是真相大白。于是就有投机分子要来摘桃子,把众多网民的劳动占为己有。四、五天前,对此一事件置若罔闻的多维网突出开始连载曹长青的“专稿”《对吴征的六点质疑》,即是这种表演。多维网在中文网络臭名昭著,被称为“多伪网”,以造谣、剽窃闻名;曹长青做为“民运分子”、“藏独分子”,在美国华人社区中也是臭名昭著,属于典型的“妓者”,信誉极低。所以对他们的表演,最好的办法是置之不理。但是看到今天(2001年12月12日)的《中华读书报》也刊载了曹长青的这篇文章,不能不说几句。

曹长青的文章(据《中华读书报》)一开始就说:“本文在调查核实的基础上,提出六点质疑”,既已“核实”,何来“质疑”?自打嘴巴且不说,光看他的口气,好像这六点质疑是他自己提出来的,俨然成了神探。大概看到网上有许多人骂他剽窃别人的工作无耻(有个帖子这么说:“曹开始在多维用广大网友的质疑,包括新语丝的文章批吴征,但是也不说明出处。好象他一下就成了神探似的, 真是无耻”。)【曹长青注:这是方舟子自己的贴子。他自己贴,自己引,然后说“很多人”。根本没有任何其他人指控我剽窃。】今天才匆匆忙忙发了个帖子加注说:“正如本文开篇所说,主要信息和网址最初多是从互联网上人们对吴征的质疑文章中获得,在此一并表示感谢”。事实上,第一,他的“开篇”从来就没有说他的“主要信息和网址最初多是从互联网上人们对吴征的质疑文章中获得”;第二,他在文后列的网址,全都是原始信息的网址,没有一个是网民文章的网址,在他的文章中也没有提到过任何其他质疑者或文章;第三,他从别人的文章中获得的,不仅仅是他列的这些信息和网址的全部(不是“主要”和“多”)他的文章中的每一点质疑,每一条理由,每一个论点,也无一不是从别人的文章中拿来的。曹长青如果不服,可以声明哪一点是他的首创,我马上可以从新语丝的网站或论坛翻出原始张贴来堵他的嘴。

曹文中唯一的新东西,是他号称采访过几个有关人士,并记录了对话。这种没有旁证的对话你知我知,其记录是否可靠,完全要看记者的人品是否可靠。不幸的事,曹长青早被网民们揭露过有为了宣传西藏独立捏造证据的不良纪录,所以他的这些对话的可靠程度,是很值得怀疑的。曹长青说“由于网络论坛上的文字是自由输入,作者又多不署真名,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其报道和分析的新闻公信力”,颇以自己的文字不是“自由输入”,又署“真名”为荣,却不知他的“真名”臭名昭著,还不如用个化名更可让人相信。

文坛剽客古已有之,网坛剽客却是个新现象。对此我们已揭露过多起,比如不久前我就揭露过国内一位叫张立勤的记者剽窃网民(包括原封不动抄袭了我的一段话)评论上海交大招生事件的文章凑出一篇《比腐败更可怕的是集体淡漠》登在《南风窗》上,他还到处喊冤,说抄了几句话不算是抄,其厚颜无耻,连“不署真名”的网民也要自叹不如。

网文缺乏版权保护,更容易成为剽客的碗中肉,对这种网坛剽客的最好惩罚,就是在网上将其“曝光”、“封杀”。

2001.12.12.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