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挺韩公知们,请帮韩寒一把!

如果我是韩寒,现在我一定很寒心。当我的声望如日中天时,当我被中国网民潮水般的网络票选,推成《时代》周刊的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时,很多“公共知识分子”争先恐后,在我的光环上再涂一笔金。那时候,你们是站在“当代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意见领袖”一边,因为我不仅有千百万大众粉丝,“站在发出呼声最多的派系里”,连政府都不打压我,顶多遮屏几个他们看不顺眼的博客而已,连“被喝茶”都没有过;我还可给众多商家代言,是方方面面、各个层次都可以接受的最受欢迎偶像人物。所以,赞美我,不需要勇气;歌颂我,你和正义在一起。

但今天,我被这么多人严重质疑,他们中不仅有以打假著名的人物,还有记者、编辑、作家、学者、教授等等一大堆真名真姓的人们,出来写了把我脑袋都看炸了的那么多文章。更严重的是,我还被数不清的网民们穷追不舍,他们像福尔摩斯般把我过去13年的作品和影视节目都拿到放大镜下面检查。于是造假、有代笔、骗子等等大帽子扣上来。那些人的质疑被贴到千百个网站、博客上,已经基本上给我盖棺论定了。而我的粉丝们,除了跟人家叫骂(给我的阵营降格)之外,一篇有力的东西都拿不出来。在关键时刻我才发现,拥有五亿博客点击量的我,除了官媒和一堆政协委员,还有些“伪公知”,竟然没有多少人公开站出来给我说几句话!这更使我确信我的韩三篇的正确性:中国人就是素质差,怎么配民主?要给这样一群人自由,这个国家还不乱了套。真名实姓帮我的,除了党的利益集团的,就是我的商业集团的,像我的书商路金波和他的签约作家饶雪漫就会骂人,女人也骂,“愿世上所有的疯狗都安息”,跟我自己骂质疑者是“你们朝天泼粪,只会掉到你们自己脸上”同一个档次,统统只给我帮倒忙。

我真的很不忿,也无法理解——如果你们相信我是真的,如果你们觉得我仍在正义一边,为什么在我危难之际不站出来替我说句公道话?用你们的名望、你们理性的声音、你们思辨的能力、你们有力的文笔,来助我一臂之力!你们现在的表现太让我伤心。我说过要杀戮权贵、杀戮群众,还真没敢说过要杀戮公知,你们就不可以在如此关键时刻show一下公共良知吗?难道你们只有结伙杀戮我对手老婆的本事吗?

我上面这三段,绝对无意调侃韩寒。有网友搜集了过去这几年一大堆文化人赞美、推崇韩寒的言论(其中也包括我本人的),所以我认为,由于大家曾经从不同的角度用自己的信誉给韩寒背书,大大小小、多多少少地都给韩寒做了广告,增加了他的公信力。就像我们大家都给一个什么奶粉做了广告宣传一样,哪怕只是给邻家刚育婴的年轻夫妇推荐了一下,那么今天在韩寒的诚信问题备受质疑之际(等于很多顾客怀疑奶粉有假),曾经给韩寒背书的公知们,是不是应该有勇气做出一点对自己以前的言论负责任的举动?曾给奶粉做广告者,比别人更有一份责任促使专家对奶粉尽快检验。

我已经从给奶粉背书,变成严重质疑,所以写了七、八篇文章表达这种质疑,以此否定之前的判断。回想我自己对韩寒的美言,当时是不够负责任的,如果我不只是看海外网站转载的那有限的几篇,而是真的去了韩寒博客看一眼(确实没觉得他有分量到值得过去看一下),如果看到那些流氓痞子式的东西,尤其是那篇“文坛是个屁,谁都别装X”(以及其后续),即使今天没有韩寒涉嫌造假的事情,没有韩三篇,我也绝不会捧韩寒一个字。因为那种东西不仅仅是文字极端下流,其思维方式,辩论方式都是流氓式的。中国文坛再烂,靠那种地痞流氓式的东西都绝不可能给它带来一点点正向的东西。

韩寒已经被质疑两个月,“凤凰网”和“雅虎焦点关注”的民调显示,“倒韩”网民人数已经超过“挺韩”。所以,到现在为止仍然相信韩寒、继续支持韩寒的文化人,最应该公开站出来,帮助韩寒接受专家和公众的检验。这样第一可以驳倒那些质疑者,还韩寒的清白,别让韩寒父子继续受炼狱;第二可以证明自己以前给韩寒背书、现在仍然挺韩的正确性。这不仅是还韩寒的信誉,也是确认你们自己的判断力、公信力的机会。

真正相信韩寒的,真正挺韩的,应该是最希望韩寒出来接受检验的。否则就等于目睹一个有才华的年轻作家、一个相当有影响力的青年意见领袖被网络质疑的潮水吞没而无动于衷,这起码是对自己所支持的东西缺乏勇气和道义感。挺韩、倒韩都不会有政治危险,却是一个检验文化人价值取向、辨别真假能力、承担精神的机会。

韩寒本人可能会认为这种出来接受检验的方式有失自己的尊严,甚至有受侮辱的感觉。但是,如果他是真的,应该考虑一下,到底是这样躲起来拒不接受检验损失大、受侮辱大,还是站出来洗清自己损失大?毫无疑问,接受检验好处太多了:

第一,还自己清白。韩寒承认,这种对他的质疑“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那么面对毁灭性的打击,出来接受检验的委屈和不出来被认定作假相比,那真是星星和太阳般的差别。谁会为了保星星瞬间一闪的小面子,而丢掉永恒的太阳的光芒呢?

第二,让挺你的官方文化红人们,《萌芽》的赵长天、李其纲们,易中天、萧瀚、张鸣、叶兆言、冯骥才、葛剑雄,葛红兵,梁晓声,谭盾,尤其是新浪网、南方周末等力保你的媒体们真正扬眉吐气一把,证明他们挺你的正确性。

第三,给那一、二百个为了挺你而不惜掉价、牺牲自己名誉去“追杀”你对手老婆的联名学人们找回一点点脸面。

第四,给那些一个多月来刀枪不入、用义和团精神誓死保卫你的韩粉们一个惊喜。魔手套摘下来,秀一秀真正的魔手!韩寒不会忍心让那些带给他13年的春风得意和多少千万人民币的粉丝们伤心、失望吧?

第五,重创那些质疑你的人们。让他们哑口无言,不得不道歉。(中国人做错了事儿,没有道歉的习惯。什么吴征杨澜呵,唐骏之类,被证明造假后从无一个字儿的道歉。不过在中国越错越不用道歉,越不道歉过得越好。但在美国不行,无论什么人,错了就得低头认错。所以,如果韩寒能证明自己的确是署名“韩寒”的文章、小说、博客等的作者,我个人肯定公开撰文,为我前面那些严重质疑韩寒的文章道歉)。

我觉得除了那些曾在媒体上给韩寒背书的文化人之外,像下列这些人最应该行动起来,帮韩寒一把,促成韩寒上一个有公众参与的直播电视节目:

《萌芽》主编赵长天,《萌芽》副主编李其纲,新概念作文选的评委叶兆言,方方,《三重门》的编辑袁敏,给《三重门》写序的北大教授曹文轩,当年新概念作文的两位高级评委: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前文化部长王蒙等等。

还有在视频节目中跟韩寒对过话的王朔、陈丹青、何东等。你们明显是真诚地相信过韩寒,所以在和韩寒的对话中,对韩寒的谈话、回答问题,你们经常显得有些发愣,可能脑子里想的只是韩寒的“特”和“酷”,所以一点都没有挑战他。面对今天这么多质疑,你们是否也有一份责任,再跟韩寒对一次话。如果继续相信韩寒,就应帮韩寒一把,更帮助读者们认清一下,到底韩寒有多么“天才”。如果不信了,是否有责任指出“三鹿奶粉”有毒呢?如果你们也像韩寒一样“闷着”的话,观众脑子里就留下一个你们被耍猴的印象。一直沉默,不等于过去给韩寒的背书还有效吗?

韩寒在2007年对《南方人物周刊》说,“我掌握的知识和技能,要比全中国任何一个作家都要多”“我不看文学史,我就是文学史啊”。那么也请你们给韩寒一个机会展示他自身的文学史般的知识和技能。

如果曾经赞美过韩寒的公知们都不肯出来帮助韩寒证明自己,那就等于传递一个清晰的信号:他们也认为韩寒造假,只是不肯负责任地出来表一下态而已。同时,韩寒本人的沉默(连高调的起诉都从法院撤了,没再往上交),同样也是给出了清晰的答案:他是假的。因为:

第一,笔头上,韩寒没有就被质疑的那一堆问题拿出任何可信、有力的反驳文章。

第二,真人秀上,迄今为止的所有视频节目,都成为判断韩寒的终审节目,都证明韩寒是个文学白痴、政治白痴。所以,不回答,已有的那些视频节目就是答案,是结论。

我在“韩寒是石头,不是金子”一文中已经列出了一大堆韩寒像白痴的表现。最近土豆网登出视频“中文网采访韩寒视频实录”(用括号里的字就可搜到),其中有一段是韩寒接听一个电话,被无意录下,有人认为该电话透露韩寒有代笔。这点是否准确还待考。但通过这个视频,有一点是再清楚不过了,那就是在长达100分钟的时间里,韩寒的水平连一般初中学生都不如,完全回答不了任何问题。网友们提的问题都很正常,很有水平,都是关于文学、写作和政治方面的,和韩寒的作品、博客密切相关的问题。但韩寒的回答——天哪,他连一个靠自己能力当上娱乐明星的人都不如!任何一个对自己、对读者负责任的、曾给韩寒背书的文化人,都应该“浪费”100分钟,看一看他们曾赞美的中国的“青年意见领袖”是何等水平!

视频节目中的韩寒是个礼貌、谦恭、不骂人、也不说脏话、满招人喜欢的小伙子,只是他的智能发展明显缓慢,其说话口气、内容、神态都像个未成年的中学生,和他的实际年龄有相当的距离,和文字中那个一会儿老成持重,一会儿狂傲不羁,一会儿又撒野骂人的韩寒更完全是两个人。那么到底哪个是韩寒?哪个是“替身”?哪个是“本尊”?

一個14歲写《小镇生活》,16岁写《杯中窥人》,17岁出版《三重门》的作者,30岁的时候,其思想、成熟程度连上述作品作者的一半还不如。以前从没听说过智商可以随着年龄增长而负成长的,难道30岁的韩寒已经得了阿兹海默尔症?

在人类迄今为止的历史上,全世界无论有多少作家被怀疑抄袭、剽窃,或者有代笔,但没有一个人(!)被质疑到今天的韩寒这种程度!

如果韩寒被证实是造假,那么“韩寒”这个名字必定将成为中国历史上造假的最典型代名词,它将远比“雷锋、王杰、欧阳海”等等更具代表性,因为那些是党造出来的低档次的假。如果韩寒是被造,那么所有挺韩公知都成为协助造假的一部分。

如果韩寒不是被造,那么任何一个真正爱护韩寒,对公众负责的“公知”,难道不应该此时用真正有效的方式帮韩寒证明一下自己吗?(caochangqing.com)

2012年3月11日于美国

——原载“曹长青网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