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彭明敏和“廖述宗纪念奖”

【曹长青注:在美国芝加哥大学任教并退休的廖述宗教授是一位很有学术成就的台美人知识分子,是台湾中研院院士,并创办北美洲台湾人教授协会。他去世后,教授协会设立了“廖述宗教授纪念奖”,有朋友咨询推荐人选,我认为最佳人选是前台湾总统府资政彭明敏教授,所以就执笔起草了这份推荐信。但因我不是教授协会成员,就找到前教授协会李学图总会长,后又经朋友联络到陈敬宏、龚森田、陈黄义敏、陈惠廷等教授,经他们联名推荐,新泽西州的郭正昭教授也另写了推荐书,彭明敏教授最近荣获此奖。彭先生获奖,不仅是他应有的荣誉,也是为这个奖增光。就像当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时(他有45本著作,其中六卷本《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尤被重视),瑞典文学院说:“一项文学奖本来意在把荣誉给予作者,而这次是作者给了这项文学奖以荣誉。】

“廖述宗教授纪念奖”的设立宗旨是:“在于肯定长期耕耘,并对台湾有卓越贡献,或有濳力为台湾做出重大贡献的海内外台湾人。被提名者必须有认同台湾,维护台湾主体性,追求台湾的民主、人权、与永续发展等价值观。”

按照这个标准,前台湾总统府资政彭明敏先生完全有资格获得此项殊荣。因为彭先生在“长期耕耘”“认同台湾”,“维护台湾主体性”上有“卓越贡献”。主要体现为如下四点:

第一,非凡的勇气。

早在1964年,在台湾白色恐怖时代,作为当时台大政治系主任(最年轻的系主任和正教授)、台湾十大杰出青年之一,中华民国驻联合国代表团顾问,被视为冉冉上升的政治新星的彭明敏教授,就敢于发表《台湾自救运动宣言》,公开喊出拒绝共产党,推翻国民党,“蒋介石是暴政”,台湾人民要自救,为争取自由“不惜流尽最后一滴血!”

在那样的严酷时代,彭明敏不顾个人利益,不顾生命安危(随后被逮捕判刑),发出这样振聋发聩的声音,被后来研究者誉为,如同普罗米修斯偷火种给人间,台湾自救宣言是在国民党的黑暗统治中,划出一道思想的火光。这种道德勇气,鼓舞了无数人,甚至五十年后的太阳花运动的年轻学子们。

第二,超越的智慧。

《台湾自救运动宣言》是最早、最系统、最明确的“维护台湾主体性”的理论基石。至今五十多年,不仅没有过时,而且对台湾的前途仍具前瞻性的指导意义。

《自救宣言》首次正式提出,台海两岸关系是“一中一台”,明确说,“『一个中国,一个台湾』早已是铁一般的事实!”这个提法比李登辉做总统时提出的“两岸是特殊国与国关系”(两国论)早了35年!

李登辉提出的“两国论”,前面加上了“特殊”二字,主要指两岸还是一个中国,只不过这个特殊阶段是两国(各自宣称代表中国)。所以李登辉的两国论,实际上仍框在“中国”架构里。而彭明敏先生在半个世纪前提出的“一中一台”说,就已经清晰、明确地摆脱“一中”或“二中”的架构,它是近四十年后陈水扁总统喊出的“台湾中国,一边一国”的最早之源头。

不仅指出一中一台,自救宣言更明确了台湾人民的奋斗方向:拒绝共产党,推翻国民党,台湾人走第三条道路:自救的道路。其目标是:制定新宪法,建立新国家,加入联合国。这十五个字,至今代表着台湾的前途方向。

这样一份自救宣言,其性质和意义如同美国的《独立宣言》,所以彭明敏先生被誉为“台独理论教父”。在2014年《台湾自救运动宣言》发表五十周年台北纪念会上,有多位学者认为,未来“台湾国父”应是彭明敏先生。

第三,自由主义的价值。

彭明敏等发表的宣言,目标是在台湾“使人类的尊严和个人的自由具有实质意义”。如此宣言,既不是从民族主义、国族主义出发,更不是从强调本地人DNA不同的血缘地域角度,而是从台湾人民作为人类成员,要获得“个人尊严和自由”的高度。这是建立在普世价值的高度,建立在恢复人的尊严、保障个体自由等价值层面上。这个视角和高度,是真正的古典自由主义的,是跟杰斐逊起草的美国《独立宣言》在一个价值系统之中,两者具有精神上的一致性。这种自由主义理念和价值,将是引导台湾成为一个正常化独立国家的理论旗帜。

第四,知识分子的独立性。

1996年台湾有了总统直选时,彭明敏先生作为民进党总统候选人参选。其它全部岁月,他都是以独立知识分子的姿态,关心台湾时政,传播自由主义的思想理念;秉持独立知识分子的道德良知,坚持维护台湾的主体性。

他当年逃离国民党专制的台湾之后,在美国先后担任台独联盟主席、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总会长,回台代表民进党参选总统失败后,又创办“建国会”,“新国家联机”,以及“文教基金会”和鲸鱼网站等,致力传播台独理念。而且彭明敏先生是国际法专家,发表有九本(其中两本与人合作)论述台湾独立之法理性的专著和传记等。

在台湾不少政治人物立场变来变去的情况下,现已九十多岁高龄的彭明敏先生,始终如一,保持了一个正派、独立的知识分子风骨。无论遭到多少挫折,他都坚持着台湾人有选择权利的台独理念,坚持着《自救宣言》提出的“使人类的尊严和个人的自由具有实质意义”的理想精神。半个多世纪的人格统一性,是一种值得人们仰望的道德高度。

西方人很重视人的integrity,即人的整体性(诚实,正直,前后连贯,言行一致等)。彭明敏先生在台湾复杂的政治环境中,在九十多年的漫长人生旅途中,保持了这种“人格统一性”。他与北美洲台湾人教授协会创会会长廖述宗教授在一个人格思想轨道。所以,彭明敏先生是“廖述宗教授纪念奖”的最佳人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