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瓦文萨也当过共产党线民?

众所周知,共产党统治主要靠公开的暴力和宣传。另外还有一个隐秘但也是人所共知的方式,是靠大量线民,地毯式监控,全面控制社会。东欧共产政权垮台後,秘密档案展露出惊人内幕,其雇用的线民之多,渗透到反共阵营的层次之高,到了难以令人置信的地步。

最近一颗新的炸弹是,波兰团结工会的重要领导人,当上了波兰首任民选总统的瓦文萨,居然也当过共产党的线民!

这个传闻早年就有,但瓦文萨否认,经法庭审判,以缺乏证据判瓦文萨无罪。但这次人们拿到的证据,是瓦文萨本人签字的文件。原波兰内政部长(秘密情报头子)基什恰克在1996年曾立下字句∶这份文件在瓦文萨去世五年後才可公开。但瓦文萨还健在,这位将军却在去年(2015)底死了,他的妻子把家里的文件(700多页)卖给了波兰的国家档案馆。在这些文件里,人们发现了这张瓦文萨亲笔书写并签名的线民保证书,内容是∶ “本人愿意与秘密警察合作,揭发和对抗波兰人民共和国的敌人。签署人∶莱赫.瓦文萨。” 这份文件显示,在1970-76年,瓦文萨为秘密线民。

瓦文萨目前仍否认做过线民,并表示会在法庭上为自己的清白辩护。但人们推断这件事的真实性有如下理由∶第一,这批文件来自前秘密情报头子家里;第二,文件经过波兰权威专家鉴定,的确是共产党的秘密档案。第三,如果这份保证书是打字稿,只是下面有瓦文萨的签名,还可以怀疑是伪造(在瓦文萨签字的空白纸上後加的文字)。但这份文件是手写的,鉴定专家认定出自瓦文萨之手。第四,瓦文萨数年前承认,曾签过一份做共产党线民的承诺,但强调他从未执行过线民任务,没举报过任何人,也没有收取任何钱款。但瓦文萨之前的“承认”佐证了这个线民书的真实性。第五,这批文件中还有当局付款给瓦文萨的签收清单与备注。

瓦文萨被“把柄”牵制

当然,有这个文件的存在,并不能证明瓦文萨一定出卖过什麽人或事,也不能抹杀瓦文萨领导波兰人民反抗共产统治的历史性作用和贡献。与此同时,那些贡献也不能抵消瓦文萨的这个严重道德污点。他起码有两层错误∶一是曾签署过抵押灵魂的文件;二是长期隐瞒并否认(之前的传闻)。作为反对共产主义(虚假是其最重要特徵)的领袖人物,瓦文萨却在自己的历史上撒谎,欺骗了波兰人民(而当选总统)。

瓦文萨担任总统期间(1990-95年)有一些怪异行为,曾经十分令人不解。在这份瓦文萨亲笔签署的文件出来後,分析家认为,可能就是因为他有“把柄”在共产势力手里,所以导致其内外政策受到牵制。

第一个怪异,当时波兰人民(尤其保守派政党等)强烈要求加入北约,但瓦文萨却提出替代方案。按理说,反共、亲西方、厌恶苏联的瓦文萨,应该比一般人更积极推动波兰成为北约成员才对。因为加入北约,波兰安全才更有保障(遏阻俄国),同时也是波兰融入西方的重要标志。现在分析家认为,不排除当时苏联和前共产势力用“线民书”要挟(不按他们意图就公开),才导致瓦文萨不敢冒著苏联的强烈反对而支持波兰加入北约。虽然瓦文萨说他没伤害任何人,但如果这是波兰推迟加入北约的原因,那麽瓦文萨伤害的是整个波兰!

第二个怪异是,共产统治被结束後,波兰(尤其是保守派)有强大呼声,要制定《除垢法》,公布秘密线民名单,清算前共产头目,不让他们在新政府任职,不让他们担任法官、校长和掌控传媒等。但这个除垢法案,却遭到瓦文萨的抵制。这也很不合情理。瓦文萨那麽强烈反共,为什麽却不赞成波兰转型正义中这重要的一步?

现在人们分析,问题可能还是出在这个“线民书”上,瓦文萨担心,他如果支持,激怒对方,那麽他们就会公布这个“秘密”。而事实已证明,推迟《除垢法》对波兰的转型正义构成重大的障碍。瓦文萨虽说没伤害任何人,但他此举至少伤害了在共产时代被迫害者的利益。

现在更多人质疑的是,如果瓦文萨是这个原因而反对《除垢法》、阻扰波兰加入北约,那麽其他那些支持他这种立场的头面人物里,是不是也有类似问题,也有把柄在前共产党势力手里?

拒绝清算共党的代价

例如在这个问题上比瓦文萨还要强烈的波兰《选举日报》主编米奇尼克(Adam Michnik)就被严重质疑。因为米奇尼克利用他的报纸(当时波兰发行量最大)强力反对《除垢法》,指责清算共产高官是“独裁倾向”,提出要爱一切人的“爱的项目”。他跟波兰军事管制时的元首雅鲁泽尔斯基成为好友,强烈反对审理这位共党领袖镇压团结工会、杀害异议人士的罪行。他甚至在报上赞美雅鲁泽尔斯基和上述那位内政部长(共产情报头子)是 “有尊严的男人”(the men of honor)。

米奇尼克的另一怪异之举,是把一个被揭露出来的秘密线民高调请到他报社担任专栏作家。这个秘密线民在大学时有两个同窗好友,他把好友的私下反共言行密告。两好友中的一个怀疑他可能是线民,结果共产当局为保住这个被视为有价值的密探,把那个怀疑者殴打致死。共产政权结束後,此事被揭露出来,拍成纪录片《三位好友》,震撼了波兰。但那个秘密线民却因为瓦文萨和米奇尼克们阻扰《除垢法》而躲过法律惩罚,米奇尼克甚至把他聘为报纸评论员,宣传他们的反对《除垢法》,推销反对清算前共产分子的“爱的项目”。

米奇尼克更离谱的行为是,反对清算共产党的党产,认为那些党产不应退回给人民,後共产党人有拥有那些财产的权利!结果共产分子巧取豪夺的人民财产没有被清算,“由於这份资源,前共产党精英得以继续主导波兰的银行、工业和媒体。”

中国“米奇尼克们”的怪异

和中国有关的一个怪异是,就这样一个米奇尼克,居然受到一些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和海外民运领袖的欢迎。米奇尼克2010年到中国访问时,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跟他座谈,颇推崇他的观点。米奇尼克建议说,中国知识分子应该遵循他的方式,不要跟共产党对抗,而是要跟共产党合作,等待共产党的意识改变。米奇尼克这种说辞遭到很多中国异议人士的反对,认为那等於是给共产党帮忙。海外也有中国民运领袖热衷推崇米奇尼克,出书列专章歌颂米奇尼克。更有一些民运名人对米奇尼克简直到了崇拜的地步,以能跟他合影为荣。

当时波兰驻台湾的记者沈汉娜(Hanna Shen)很焦急地给我写信,提醒中国知识分子不要上米奇尼克的当。她说,当年米奇尼克给波兰开的药方就是错误的,才导致我们的转型正义被推迟,波兰人民付出重大代价,“但我们花了近二十年才意识到这一点。”

米奇尼克本人是否也有类似瓦文萨的那种东西,人们目前还不知道。但共产党的渗透之大,雇用线民之多,阶层之广泛,令世人震惊。曾担任“自由欧洲电台(RFE)”波兰语部主任的纳科德(Z. Nakder)给共产党做过线民。波兰“团结工会运动”对外发言人、常被西方媒体报导、像电影明星般的知名异议人士涅雅碧妥斯卡小姐(M. Niezabitowska)也曾跟波共合作,她在警察局档案的秘密代号是Nowak。连华沙大主教、被称为“波兰天主教会最有权势的”维尔格斯(Stanislaw Wielgus),竟然是跟秘密警察合作20年之久的告密者。这种线民遍地的现像不仅在波兰,在整个东欧国家都是如此。不要说很多普通人,连东德的著名异议诗人、民运领袖安德森(Sascha Anderson)也是共产党线民。东德档案披露∶曾有34%的人与国安合作,出卖过家人、朋友、同事等。

今天,波兰、捷克、东德等东欧共产政权都被结束了。但中共政权仍在。这个最大的共产党集团,又会有多少线民?尤其是在财大气粗的今天,他们更有能力,在中国内部、在海外,在台湾,到处密布线民。如果波兰的反共英雄、第一任民选总统,都曾是共产党的线民,今天中国的线民又会多到何等地步!

今天,推崇米奇尼克的“跟共产党合作”、“反《除垢法》”的思维,就是鼓励更多的人给中共做线民!

2016年3月15日於美国

【原载台湾《看》杂志

2016-04-25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