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祝美國生日快樂!

每到7月4日美國國慶節(美國人更願稱它是獨立日),不僅產生一種對美國強烈的感恩之情,更湧起一份自豪感和責任感。因為看到那面飄揚的星條旗,想到自己是屬於這面旗幟所象徵的自由世界的一部份,是捍衛這面旗幟所代表的民主價值的一員,深感這是一種多麼大的幸運,多麼崇高的榮耀!

自1776年至今,美國才走過242年。一個只有二百多年歷史的國家,影響了整個世界的進程和方向,這在人類歷史上是不曾有過的。在911時被撞毀的紐約世貿大廈已經重建成自由大廈(Freedom Tower),高度為1776英尺,就是紀念美國獨立年,表達自由精神不可摧毀的堅定信念。

你知道為什麼遇到重大事件時美國鳴放禮炮21響嗎?因為它是1776這四個數的總和。1776,是人類歷史進程中的一個重要程碑。如果沒有1776,沒有「美利堅合眾國」,這個世界今天不知會是怎樣。僅僅回顧過去一百年,20世紀如果沒有美國領銜抵抗法西斯和共產主義,今天人們可能不是生活在希特勒的全球化奧斯威辛之中,就是被關進共產老大哥主宰的「動物農場」。沒有1776,整個世界可能就是《1984》。

這不是危言聳聽。在抵抗納粹和日本軍國主義的人類解放戰爭中,美國投入了1,224萬人的部隊,最後40萬陣亡,100萬傷殘。意大利著名女記者法拉奇曾說,美國人解放了歐洲和亞洲等,但沒有佔領一寸土地,他們唯一的「佔有」是那些陣亡美軍的墓地,包括二戰時的美軍名將巴頓,也葬在了歐洲。

剛剛結束二戰,美國馬上又投入150萬部隊抵抗北韓和共產中國,結果陣亡近五萬人,才保住了自由的南韓,並使台灣沒被共產紅海吞噬;在隨後的越戰中,美國又犧牲了近六萬人,雖然在西方左派的強烈抵制下沒有打贏,但歷史會記得美國為阻止共產主義蔓延所付出的巨大代價。

人類進入21世紀以來,引起最大爭論的是美國領導的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場戰爭。雖然和越戰、冷戰時同樣,繼續遭到西方左派的嚴重抵制,但熱愛自由價值的美國人堅定地邁出了這一步,因為剷除了暴君薩達姆,不僅解放了伊拉克人民,更打開了中東專制鐵幕的缺口,在推進中東民主的同時,保障美國以及整個世界的安全。如果這個仗不在伊拉克打,就得在美國的本土打,因為如果你不進攻,恐怖份子就會再來襲擊,並在整個自由世界製造各種「911」。

伊拉克戰爭還標誌着美國對外政策的重大變化。在美國兩大主要政黨中,左翼民主黨的對外政策傾向強調人權的「自由派國際主義」(liberal internationalism),右派共和黨傾向從現狀出發、重視可操作性的「現實主義」(realism)。但這兩種主義都有弊端。左派雖然高喊人權和國際主義,但雷聲大、雨點小,因專制政權不被結束,空喊人權的效果相當有限。右派的現實主義,強調保持區域穩定和現狀(status quo),主張聯合小獨裁者,對付大邪惡;所以美國曾支持蔣介石、全斗煥、馬可仕等東亞強人。尼克松、基辛格掌權的時代,幾乎完全被這種政策主導。即使到老布什出任總統也是如此;1991年訪問烏克蘭時,他發表了被稱為「懦弱的基輔」(chicken Kiev)的非常糟糕的講話,因他不是鼓勵烏克蘭人民爭取自由,而是警告說,脫離蘇聯的民族運動是「自殺行為」。

打破這兩種主義輪迴鏈條的是里根總統,他是共和黨籍,但對基辛格的那種權術性的現實主義毫無興趣。他更看重推廣美國的民主自由價值理念,所以把結束蘇聯帝國作為其外交戰略核心。2005年美國網絡評選「最偉大的美國人」,近240萬美國人投票,結果里根名列第一(後面依序是林肯、馬丁.路德金、華盛頓)。多數投票者認為,里根提出「星球大戰」計劃,拖垮了蘇聯,而且在其兩屆任內經濟空前增長,使美國在越戰後重拾信心。

同樣是共和黨的小布什總統也明確地把向中東和整個世界推廣民主作為美國的對外戰略的核心。跟過去主導美國對外政策的「現實主義」和「自由派國際主義」都不同,布什信奉「全球民主」 (Global Democracy),他強調不要再有「雅爾塔」,即不要再為穩定而犧牲小國的自由利益;不要在中東「保持現狀」而容忍毛拉的專制,認為美國人要承擔傳播自由、解放被奴役者的道德責任,要重新舉起二戰時那面給所有被壓迫者帶來希望的星條旗,向全球傳遞自由的信息和價值。

另一場阿富汗戰爭更是必須的,因為襲擊美國的恐怖主義大本營就在阿富汗,必須端掉塔利班的老巢。現在,在那個曾鑿毀千年佛像、女性蒙面的貧窮落後的阿富汗,已經歷史性地進行了民主選舉。伊拉克更是有了多次成功的選舉,進入民主國家的行列。

今天,同樣是共和黨籍的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提出“重建偉大美國”,對外強勢地打擊恐怖主義,制約共產中國,阻止北韓發展核武,保護民主台灣和自由世界;對內更是大力推行市場經濟,把企業稅從35%減到21%!這是美國二戰之後最大幅度的企業減稅,給企業鬆綁,使經濟復蘇:川普上台500天,美國的失業率降至過去17年最低,黑人和西裔的失業率降到歷史最低點!美國的股市則飆升,增加了30%!川普總統不惜與中國打貿易戰,來爭取自由、平等的貿易,結束中共政權對美國的經濟侵略。

川普、里根等共和黨人之所以堅持推廣自由的價值、重視民主理念,緣源於美國歷史。美國獨立後的前三任總統華盛頓、亞當斯、傑佛遜都是這種理念的奠基者。其中起草《獨立宣言》的傑佛遜於1826年6月24日寫出他一生中的最後一封信,他說,由於重病纏身,無法去參加紀念國慶和獨立宣言發表50年的慶典,但他確信,自由的價值,一定會傳遍世界,「在有些地方快一些,有些地方會遲一點,但最後一定會在全球實現。」十天後,在7月4日美國建國50周年那天,傑佛遜闔上了雙眼,和他同一天去天國的還有他的前任、美國第二任總統亞當斯。美國兩個總統同一天在建國50年之際去世,大概不是巧合,而是在完成了上帝的使命之後,被上帝在同一天帶入天堂。

從傑佛遜和亞當斯去世至今,只有190多年,而在全球的近200個國家中,就已有130個是民主國家,佔60%以上。歐洲44國,全部走向民主,使歐洲成為地球上第一個都是民選政府的洲際大陸。美洲35國,除古巴外,也都實行了選舉制度。在撒哈拉的非洲,48國中有44個實行了多黨制。在亞洲,日本、印度、南韓、菲律賓、台灣、印度尼西亞、柬埔寨,都走向了民主。從美國誕生,至今才短短的二百多年,還沒有清朝的歷史長,可世界已經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變化。而這一切,都和美國的1776有關。

正是由於美國的存在,世界才充滿了希望;正是星條旗的飛揚,才給全球帶來自由!

美國,所有熱愛自由的人們心靈的故鄉,祝你生日快樂!

2018年7月4日於美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