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我为什么“掺和”高智晟/唐柏桥之间的诈捐之争?

就高智晟指控唐柏桥诈捐七万美元一事我写了两篇文章:“高智晟妻子耿和应该出来澄清”、“关于高智晟指责诈捐的12个困惑”。結果有些我认识的朋友公开、私下或直接发信给我,表示反对、不解,或劝说我停止写这件事,有的甚至撕破脸开骂。支持者是极少数。那我就简述一下我为什么写这两篇文章:

原因很简单,第一,我非常支持郭文貴先生的爆料!认为这是射向中共的重磅炮弹,其对中共的打击是任何其他人都无法比拟的。这点我在台湾的【政经看民视】节目多次讲过,也在郭宝胜先生一个多小时的直播采访中清晰地表达过。今后还会再讲。目前“支持还是反对”郭文贵爆料,似乎已经成了海内外所有反共/民运/异议人士划线归类的标杆、指标了。郭文贵不仅把中共高层给搅了个一团乱糟,同时也把反共阵营给折腾得很多人不知该往哪边站队了。很明显,过去三十年来的各路民运组织中的要角们,异议人士的头面人物们,还有评论家们,公开力挺郭文贵爆料者很少,这在我眼里是咄咄怪事!

唐柏桥是明确支持郭文贵爆料中的一个,目前又在筹备支持郭文贵爆料的民主大会。正巧在这个节骨眼上,冒出这个指控他的“七万美元诈捐案”,那我就关注了一下。对高智晟律师两个声明的内容完全没法接受,认为不真实、不正确、态度也不对。所以有必要评论几句。

第二,唐柏桥以前有争议事件,诸如他跟曾宏之争、跟刘青韩晓蓉之争等。对那些我早有所闻,也另有看法。几年前曾宏参加过一场我在纽约的演讲会,会后主持人安排聚餐,我也叫曾宏一起参加,以便聊天。餐桌上虽然只是简短交流,但我感觉他是一个很优秀的小伙子,谈吐大方得体、彬彬有礼,做旅游生意谋生,一直很关注美国价值的学习和传播。他给我和妻子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曾宏跟唐柏桥的那场经济纠纷,以及前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妻子韩晓蓉和唐柏桥的学校贷款纠纷等等,我都有跟本次高智晟指控事件不同的看法。但是,一码是一码,道理很简单:

如果这是陪审团判案,一个人被指控犯罪,他曾经的作为(无论定案与否),当然可以做为本次案件的参考,但只能是参考。在完全没有人证、物证、事实证据的情况下,你可否给这个被告定罪?当然完全没有可能嘛。而且在这种有争议的情况下,尤其要强调无罪定论的原则。诈捐七万美元是犯罪呵,可以因为这是高智晟指控就成立吗?

一个颇令人思考的现象是,就我两篇文章指出的问题,如上所述,民运/异议人士圈内支持者是极少数。但在大众读者中,支持者(也就是跟我观点相同者)占绝大多数,反对者是极少数。从我看到的推特和Youtube关于此事的讨论中大致得出的结论是:非常高比例的人(我感觉起码90%以上,读者可以自己去浏览估算),1,不认为有诈捐七万美元的事情(没有任何证据),2,不相信捐款人在国内(基本常识)。3,不认同耿和不接受采访澄清问题的做法。另外还有相当一部分人,非常不满(不是一般的不满)高智晟女儿耿格的说话口气和用语。

这件事情更让大家看清了我一直在台湾电视节目上强调的“陪审团制度”的重要性。大众是根据事实、证据、常识判案,而不是先入之见。这就是为什么律师选陪审团成员时,多愿意选择管道工、清扫员、出租车司机等普通人,而不是什么教授、作家、文科学者之类。正因为在这件事上我预料到民运圈的很多人一定会是让先入之见左右、未审先判,所以就出来喊了一嗓子。

这下不知惹了多少人非常愤怒,不仅叫骂,甩出各种指控,还愤愤不平——那你怎么不写唐柏桥的其他事情?正如几年前我撰文批评王丹的时候,纽约律师李进进以杨非羊假名指责我说,那么多比王丹错更多的人你不批,为什么专批王丹?这类“你骂甲为什么不骂乙”的指控还真有过不少。天哪,我既不是超人,也不是大侠,想挺谁就挺谁,想灭谁就灭谁的,还得按照你们的要求?我更从未宣称过代表正确、正义,我只是就自己碰到的事情,当时有想法,评论几句而已。如果后来事实证明我错了,改正就是。有那么严重吗?我不是就对川普的一些错误评论公开写了检讨书吗?

明摆着,那些对我的不满和愤怒,不仅仅是对着我评论高智晟指控唐柏桥一事,更是冲着我的高调支持郭文贵爆料。这不,不仅台湾的红色傀儡电视台中天电视指控我拿了郭文贵的钱,连某些反共/民运人士也指控我是“背后有巨大利益的驱使”。这“巨大利益”当然只能来自郭文贵。看来他们无论亲共/反共,都认一个共同的理儿:人为财死。大概那些自己会为财死的人,认定你们大家都是会为财死的。如此看来,我的运气相当不错——

二十多年前我支持西藏独立,就有人指控我“拿达赖喇嘛的钱”,支持台湾独立,就是“拿李登辉和陈水扁的钱”,今天我支持郭文贵爆料,就又“拿了郭文贵的钱”。

真得感谢这些人对我的器重,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这么厉害,支持哪个阵营的理念,都能从其最高领导人那儿拿到钱。其实他们还是低估我了,迄今为止,我花最大功夫支持的是美国共和党,他们知道我从布什和川普总统那儿拿了多少钱吗?今后我似乎应该考虑给习近平当笔杆子,他随手一甩不就得有几个亿?

真够闹的!在强烈反共的人士中,有人甚至写道:“有一位曹粉给我来电话,一声不迭一声地说:‘曹长青完蛋了,曹长青完蛋了。’”我这儿回一句,喊得太晚了点吧?

其实曹长青早该“完蛋了”。N多年前冒天下之大不韪支持藏独的时候就该完蛋了,N多年前跟横眉怒目的14亿人喊支持台独时更该完蛋了,N多年前反对中国最多精英签名的《零八宪章》时也该完蛋了,N多年来以N多万言痛斥了中国全部的三个诺奖得主之后难道还不该完蛋吗?居然好像还幸存,已经白捡了四分之一世纪,还怕挺郭文贵把自己挺完蛋?

看到推特上一条留言说,“曹长青你怎么还不去死!”我噗哧一声笑喷,第一次真正深刻理解了“笑喷”之意,因为把刚喝的一口水喷了满键盘,一边擦一边想,我写了啥?能把人气这样?太过瘾了!

2017年8月14日美国

【註: 因Spam太多,管理不過來,所以關閉了評論欄目。請到我的推特留言。謝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