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高智晟妻子耿和應該出來澄清

最近國內維權律師高智晟發表聲明說,“這些年有個‘六四領袖’一直‘代表’我們家的名義接受秘密捐款,僅幾位華人朋友幾年捐到這個人手裡的美金即達七萬多元。”他沒有點名,但海外有媒體把這個詐捐者指向了唐柏橋。據高律師聲明,他的消息來源是女兒耿格。昨天高律師的第二個聲明更等於直接這樣宣布了,而且兩篇聲明的語言之苛刻比法庭宣判還嚴重,但卻完全沒有“嚴謹”可言,出自律師之手,令人咂舌。

唐柏橋在第一時間即和妻子一起出來做視頻澄清,堅決否認有詐捐,但承認與高智晟妻子耿和有經濟關係——耿和在他們夫婦經營的家庭旅館(Airbnb)商務中有投入。唐柏橋太太公布了幾張給耿和的支票數額,好像有數千美元,是請耿和在旅館做清潔工作的報酬。唐太太說,當初找耿和,也是想幫她,給她找個活,大家一起賺點錢。就被指控詐捐一事,唐太太在視頻中說,她給耿和打了電話,顯然是希望耿和出面解釋和澄清,但耿和都不回應。

我看到高律師這個聲明的第一感覺是,這個所謂七萬美元的詐捐信息是誤導。稍微了解點海外情形的人都知道,現在別說捐到七萬美元,找個七千美元都不容易。以資助某人生活的名義募捐,即使在幾年內捐到七萬美元都不大可能。

其二,高律師引述女兒的話說,耿和因損失三百美元哭了一天。那如果唐夫婦有詐捐,且數額高達七萬,耿和怎麼可能不在第一時間去跟唐柏橋夫婦要?正常的程序一定是,耿和去找唐夫婦詢問,那幾個華人捐給我們的錢為什麼不給我們?如唐夫婦否認有收到捐款,那第二步就是找來那“幾位捐款華人”,跟唐夫婦對質;再不行,就是打官司,通過法律解決。

其三,耿和人在美國,如果幾個華人常年要捐款(不是因某個契機見到唐柏橋要他轉手一下),直接捐給她本人就可以了嘛,多簡單。常年通過唐捐款,不合常理。而且,高律師聲明已經好幾天了,迄今為止沒有一個華僑出來證明說曾通過唐柏橋轉捐款給耿和。

但無論外人怎麼從常理角度設想、推定,對具體情況都一無所知。指控這麼一大筆款項的詐捐,等於指控一個犯罪行為。被暗指是詐捐人的唐柏橋夫婦馬上做了視頻講話澄清,解釋自己跟耿和的關係,這是對自己和對大家負責的行為。耿和女士也有責任(責任!)出來,解釋、澄清事情的原委。這不僅是對被指控人負責,也是對你本人和高智晟先生負責,否則此事對你本人和高智晟先生的形象損失未見得亞於對唐柏橋。起碼在我這裡,看了唐柏橋夫婦的視頻解釋,傾向相信。那也會有很多讀者觀眾跟我同感吧。

如果耿和表示,確有唐柏橋詐捐七萬美元的事情。那我們大家來找這幾個華人核實,如果屬實,輿論肯定會一面倒譴責唐柏橋,幫助耿和要回捐款。輿論無法要回捐款的話,也一定會有律師幫助耿和打官司,索回捐款。對律師來說,這不僅是道義,也是生意呵。

但迄今為止,耿和女士保持沉默。她女兒發博客說,媽媽對來電詢問這件事(包括唐太太電話)等一律不理,甚至說,聲明是我爸爸發的,我跟我媽都不是當事人,你們找我爸爸去。這種說法和態度是完全無法讓人接受的,甚至是非常無理、無禮的。聲明是高智晟律師發的沒錯,但他是根據你們母女的說法才做出這種定論的!

那麼高智晟妻女的說法有事實根據嗎?如果是道聽途說,或受人挑撥離間,或是自己編造謊言,那不等於是首先欺騙了高智晟律師(你們自己的親人),然後欺騙了大眾,抹黑了唐柏橋夫婦嗎?如此不負責任的指控,由高智晟律師以“完全認可”的口吻轉發,如果不能核實、證實的話,如前所述,其對高智晟本人的形象損失,未見得亞於對唐柏橋。

當然耿和女士可以說,高智晟的聲明沒有點名,是唐夫婦自己對號入座的。那麼請問耿和女士,如果你跟我有生意往來,我發個聲明說,有去美國國會作過證的維權律師家人,騙了我10萬美元,我憤怒譴責!那麼,因你是維權律師的家人,曾去國會作證,那就有人(甚至媒體)說那個騙錢的就是耿和。你給我打來電話,要我公開解釋和澄清,但我就是不回你電話,也不出面解釋,用這種方法默許大眾認為你是詐騙者,你難道不會憤怒嗎?所以,再重複一遍,耿和女士的沉默,不僅是對唐柏橋夫婦,而且是對自己,對高智晟,對關心高智晟和國內維權律師的社會大眾的不負責任。

另外,高智晟先生聲明中引用的他女兒的一些描述,也不能令人信服。例如,耿和因工作一天只睡三、四個小時,腿都站腫了,意思是一天要做工很多、很多個小時。耿和有美國身份,不是非法打工,如有老闆如此苛刻地虐待她,可以告到法庭懲罰老闆。

耿和逃亡到美國,獲得政治庇護,並得到美國政府的生活資助,應該感恩這個偉大的國家!但經高智晟轉手的那種描述,等於是詆毀美國。讓國內的中國人看看,逃到美國去的中國維權律師的妻子,在美國是多麼凄慘的狀況,無論政府和民間都沒有關照,打工還苦到那樣,哪有人權可言?

實際情況根本不是這樣。我知道的很有限,但也起碼了解:德州的傅希秋牧師幫助過她們,香港有團體定期給耿和經濟支援,耿和也拿到美國政府的福利金,法輪功學員和其他反共的華人也給過她們幫助,也有台灣朋友給過援手。我不相信高智晟妻子在美國有其女兒描述的那種凄慘。

雖然中國古語千百年來都教導說,滴水之恩,湧泉相報。但我在華人社會見到太多的情形是:你幫人90分,如果有10分沒幫到他滿意的程度,或得罪了他,那麼前面的90分,就不僅一筆全抹掉,甚至成了90分的負數。這種情形在朋友和親人中都相當多,甚至普遍。即使對美國這個國家也同樣。享受的那麼多好處,會被某一不順利、不順心事件而痛恨美國。華人社會缺乏感恩之心,這是華人世界的一大悲哀。正向的做法應該是,雖然我有10分的不滿,哪怕你得罪了我10分,但念你那90分的幫助,起碼,我不會報復你,更不會誣陷你。當然,如真有缺德或犯罪,那另當別論。我在此絕不是指任何人,而是借題發揮,指出一種我一直感觸很深的現象。

我對這個問題的敏感可能超過許多人。這種現象的極品典型是桑蘭案。就此我曾寫過幾十篇文章,有興趣的讀者可上網查閱。那個索賠20億美元的荒唐案,最後以桑蘭全部撤訴告終。但卻耗費了被告之一的、在美幫助過桑蘭十個月、在中國幫助她十年的劉國生謝曉虹夫婦80多萬美元律師費,更別談那些傷心、痛苦、憤怒和耗費的巨大時間精力應付官司。當然,天理仍在,桑蘭因此身敗名裂,她也會以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恩將仇報的典型永載史冊。所以,網絡有流行語:防火防盜防桑蘭,做人不能太桑蘭。

言歸正傳。由於唐柏橋是激烈的反共革命派,所以跟高智晟在理念上更接近。在海外我看到的,對高智晟最高度讚揚的是唐柏橋,把高智晟譽為中國的曼德拉等等,最初耿和帶兒女抵達紐約,也是唐柏橋在餐館接風,然後安排住到他家的。他們之間後來發生了什麼不清楚。但從最近幾年耿和與唐柏橋夫婦在北加州合作經營家庭旅館的情形來看,之前並沒有什麼事。在後來的商務合作中,如有不愉快,或有報酬不合理等情形,不滿意,耿和可以離開這種“合作”。給耿和一份工作,讓她能有些收入,是好意。在美國這麼自由的世界,誰也不能強迫別人做工;如果唐夫婦剋扣,欺負高智晟妻女,耿和女士可以公開說出來,起碼讓輿論懲罰唐夫婦。如有更嚴重問題,就去打官司。

如果這些都不做,也不出面做任何說明,那是什麼問題呢?今天是網絡時代,網民都有自己的智慧。耿和有責任公開出來澄清是否是事實。否則隨意指控,對其本人和高智晟先生的形象損失未見得亞於對唐柏橋。不能因為誰遭受中共迫害,勇敢反抗,贏得大家的尊敬和同情,就可以有隨意指控的特權。

高智晟的女兒耿格不久前在挪威的“Oslo Freedom Forum”(奧斯陸自由論壇)上有一個英文演講,字幕上打出:Truth is power, and I will continue to say it.(真實是力量,我將繼續說出真實)。耿格用流利的英文,落落大方的神態,講述了她父親在中國因為維權而遭到的酷刑迫害。她講到自己落淚,也感動了全場,演講結束時,獲得熱烈掌聲。今天,面對這個所謂七萬美元詐捐事件,作為當事人之一的耿格(今年已24歲,已是成人),是不是應該按照自己演講的原則,說出真實呢。

(附註:唐柏橋和耿和我都認識,但本文不是調查報告,沒有向任何一方做任何詢問,只是就目前網上的信息,就此事論此事,談一點自己的直覺和看法。)

2017年8月10日於美國
【【註: 因Spam太多,管理不過來,所以關閉了評論欄目。請到我的推特留言。謝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