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刘晓波1993年在纽约接受《北京之春》亚衣采访时明确地说:“包括我自己在内所考虑的不是一种民主理论上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而是一种安全的考虑。这样一种安全的、非暴力的东西就值得研究……因为这个政权实在太强大了。使用暴力,你没有办法与它斗,反而授它以口实。所以说,出于安全、策略的考虑是这样。”

胡平们听清楚了,刘晓波自己说的,他不是(!)民主理念上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策略、是策略、是策略。什么是策略?就是计谋、算计!

胡平当然早就清楚,他昨天(2017年7月17日)在美国之音说,“我们之所以选择非暴力抗争,是因为对我们民众来说,非暴力抗争是我们唯一的选项……国家政权所掌握的暴力机器太强大了,民间不可能用暴力去对付。所以出于安全、出于策略,你也不得不采取非暴力的抗争。”

这些成天策略、成天算计的人,国内和海外民运的两大代表人物,他们从来都把策略、计谋看得高于理念,高于原则。难怪跟共产党算计了30年,彻底算输!

既然是跟绝大多数民众一样,在没有其他选项的情况下,刘晓波为了安全和策略,选择了非暴力,那他的“高级”“伟大”在哪里?如果是没有其他选项的“唯一选项”,那还用你们那么高调去张扬、去占道德高地吗?在大家都能做狗熊却找不到英雄的年代,还需要呼吁大家都去做狗熊?而且还显摆做狗熊多么高级,多么甘地,多么了不起?既然大家都已经在呼吸空气、沐浴阳光,还需要你们来号召大家都去吸空气、沐浴阳光吗?刘晓波本来一个自保的策略,后来他自己和胡平等一干以作秀为民运首要目标的人们,就硬是把这个算计甘地化、马丁路德金化了。

我实在不想在刘晓波刚刚被葬身大海之际就继续我在《零八宪章》出笼不久后开始的对他的批评。晓波死的太惨了!4月被查出病,6月7日才保外就医,6月26日才对外公布,奄奄一息时都被坚拒到西方就医的最后请求……住院37天就骤然离世,咽气不到两天就被火化,火化当天就被葬身大海!

有谁见过死的这么惨的人?刘晓波千错万错,怎么也不能就死了?!而且是这么个惨死法!我到现在还有一种难以相信的感觉。

看到几近骷髅的晓波奋力求生地喘最后几口气的视频,真是痛心不已! 无法不想起我第一次到纽约时,面对那個满眼新鲜却一片陌生的世界中心,是晓波带我去观赏大都会博物馆、去参观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去看42街的西洋景,去感受时代广场的自由气息…… 晓波是个很好相处、也是有话可聊、有想法可交流的朋友,有时还很幽默,比如我想起一个很好玩的:他因参加89民运入狱后,我在纽约东北同乡会帮他捐了一点钱,托一个朋友带到深圳他的吉大同学(我们深圳青年报编辑)吕贵品那里。晓波出狱后,贵品把美元现金塞在球鞋里(要知道是那个年代)穿去东北送给了晓波。93年来美时,晓波用他特有的结巴调子说,“长青你、你——们资、资本主——义的臭、臭钱可真——臭呵,贵品他藏——在臭球鞋里带、带过来的。” 当时把我太太逗得哈哈大笑。

一个虽然多年不见,但想起来仍栩栩如生的人。实在无法接受,那个当年精神抖擞、在纽约大街上踌躇满志的帅小伙,此刻竟已化为灰烬、甚至被葬身大海了!

大家都知道中文里有“死无葬身之地”之说,把它看得很重,形容残酷、严厉的惩罚,所以一般都是用来诅咒对手、敌人——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结果这个14亿人里唯一高喊“没有敌人”的刘晓波居然就“被死无葬身之地”了!我们就目睹了如此一幕超现实的、真实的荒谬剧!

晓波,你不是痛斥中国人“生活在荒诞中却没有荒诞意识”吗?从你给皇上递谏言状子《零八宪章》,到被重判11年;从你高喊“我没有敌人、要“非暴力、消除仇恨”,到你走向死亡、被葬身大海的整個过程,难道不是太荒诞了吗?在你最后清醒的时光里,是否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种荒诞呢?我多希望你能出来,一定亲口问一问你,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在没有了恐惧的地方,你最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结果你在离世前,连一秒钟的自由都没得到,连一口自由的空气都没呼吸到。你不仅没能实现“死也要死在西方”这个最后、(对你来说)最卑微、也应该是最容易实现的愿望,甚至连骨灰都永远不可能埋葬在自由世界了,连象征意义的自由都无法得到!

在刘晓波被如此残忍的“国家暴力”害死的今天,那些曾经跟着他唱喝“非暴力”“无敌论”的胡平们,不立刻出来深刻反省、检讨就已经该被谴责了,结果他们反而先跳出来继续张扬那个有利于延续邪恶政权的作秀高调。

如果中国民间有人偷运武器、组织游击队,今天炸了沈阳军区,明天去刺杀习近平,后天要杀向中南海,你喊这种“要非暴力”的口号也算“有的放矢”,尽管是完全错误。可现在连第二个拿刀杀警察的杨佳都没有,除了政权在一路用暴力残害人民、欺压人民之外,民间目前连一丝一毫暴力革命的影子都没有,胡平自己也说民间根本没有进行暴力的选项,那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胡扯这个“非暴力”的假议题

刘晓波为了自己的活命,也为了做自己的“高级秀”,整出这一堆什么“非暴力、没有敌人、没有仇恨”的景儿,于是一帮对诺奖叩头的人们就真跟着唱喝起来了。闹不闹呵!不让端着刺刀的共产党笑话吗!

念叨了20多年“六四亡灵”的刘晓波“没有敌人”,那么那些活蹦乱跳的生命怎么一夜之间变成“亡灵”了呢?我一直等待着晓波刑满出狱后问问他,你为之大哭了好几场的六四遇难者们是被谁杀死的?不是被敌人,是被朋友吗?真是万万没想到,在我还完全没有机会问这句话的时候,晓波他自己竟然也变成“亡灵”了!

刘晓波在全世界瞩目下,超级迅速地死去、被葬身大海。至此,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刘晓波用生命的代价,彻底否定了他那一堆错误的言论。那么这些活着的人,难道还要继续那些害人害己的错误吗?

我曾写过,刘晓波的“不要让仇恨和暴力毒化了我们的智慧和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说轻了,是用批判一个假设,来显得自己高级;说重了,它可以起到弱化中国人对专制的痛恨、对共产党独裁的愤怒的作用;而没有相当一批中国人对专制深恶痛绝,对独裁咬牙切齿,中国的民主就只能遥遥无期。

胡平为了拔高刘晓波的“策略”,这次又祭出被西方左派捧出来的作秀“圣人”甘地和马丁.路德金,他清楚地知道,甘地们面对的是法治、理性的英美政府,所以那种高调可以唱得成。但我们看苏联异议分子、东欧反共分子、茉莉花革命的中东人士,以及全世界所有前专制国家的反对派,谁喊“非暴力、没有敌人”来着?

再问一遍,既然民间根本没有“暴力”这回事儿,为什么成天喊“和平、理性、非暴力”这个假议题?我们要讨论的是,胡平的“朝野良性互动”能不能成?刘晓波的“没有敌人”起到什么作用?

我们喊的是要革命。革共产党的命!不是靠刀枪,而是靠思想的力量,是靠说“有敌人”这种真话的力量。人类自古以来都是思想战胜刀枪,更何况在信息爆炸的今天。不能在思想上战胜敌人,结果才是肉体被消灭。共产主义灭了那么多人,就靠马克思一个人冥思苦想出来的一个乌托邦。

而中国民运的问题是,“没有敌人”连刘晓波的乌托邦都不是,而是一个自保、作秀的口号。当年很多人真诚地相信了马克思的乌托邦,可以理解。今天胡平们压根不相信“没有敌人”(他不刚刚说完中共是暴政吗?),却为了维护刘晓波而百般为他的错误辩护,其结果就是欺骗一大批可能奋起跟暴政战斗的人,让他们对共产党那永远不会到来的改革寄予希望。

胡平们高度赞扬刘晓波的回国、刘晓波的谋取大多数人的共识。我的回答是:如果回国为了活命只能跪着说假话,不如在海外站着说真话;如果为谋求大多数共识而放弃原则底线,去做和事佬,不如单挑,在坚持理念原则的基础上高喊出自己内心真正的呼唤。

如果胡平们真相信刘晓波的“没有敌人”,他们怎么不回到“没有敌人”的狼窝去改良狼,去和平、理性、非暴力?因为他们知道,那些狼们不会跟他们“良性互动”,而是会把他们变“亡灵”了。

所以,面对一个狼性的残暴政权,人们要高喊的,绝不是什么“非暴力”,而是“一定要推翻共产党”,一定要消灭这只凶狠的狼!自由的渴望在每个人心中。追求自由,无论在哪朝哪代,无论在世界哪个角落,都是那些视自由如生命的人自觉自愿的行为。你自己怕死,凭什么阻止别人做英雄?甚至污蔑仇恨共产党的人是“被仇恨毒化”。对共产党,对暴政,难道不应该仇恨怒火满胸膛吗?在很多情况下,一个英雄就可以扭转整个乾坤。谁说除了“非暴力”就只有“放弃”这种昏话、混话?

当年有一个勇敢的台湾人在纽约刺杀蒋经国,虽然没有成功,但蒋经国再也没敢出国,而且解除了“党禁、报禁”,也就是被迫地拉开了台湾民主的序幕。今天如果有勇敢的中国人,找机会刺杀中国的金正恩,难道我们是应该高喊着“非暴力”的口号去阻止他吗?今天的习近平政权,难道不是希特勒政权吗?难道刺杀希特勒是应该被谴责、被阻止的吗?凭什么要把可能的独胆英雄妖魔化成“激进”?凭什么要在他尚未萌芽的阶段就先踏上一只脚把他灭了呢?

没有人期待流血,事实上也不会流血!别拿独裁者的刀枪吓唬中国老百姓。这点郭文贵先生远比刘晓波胡平们头脑清晰百倍。郭文贵在面对一个流氓政权动用国家力量、国家机器打击他的情况下,自己一批又一批地爆料揭露中共高官的巨贪,而且还自己出钱(奖励)号召知情者都起来检举揭发。毫无疑问,中共高官们登峰造极的贪腐越多地暴露在阳光下,老百姓对共产党的愤怒和仇恨就会越强烈。一旦有一个爆发点,他们就一定会涌上街头抗议,造反!14亿人里面,“只要几百万站出来,几千万站出来,他们敢杀谁?”郭文贵说。“他们就结束了!他们就结束了!”

没错,完全正确!等中国老百姓对共产党的愤怒再一次爆发的时候,中共就结束了,就这么简单!哪里用得着去打游击战?没人逼民运领袖刘晓波胡平们去搜刮步枪、手榴弹,别先吓尿裤子了,打出白旗,把老百姓们全挡回去了!

哪怕在28年前,在有绝对权威的第一代领导人的天下,在中国经济尚未跟世界接轨的年代,在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把信息瞬间传遍天下的时代,屠杀,都是独裁者难以承受之重。邓小平们对自己的行为从来都不敢理直气壮。在屠杀的第二天,就开始动用全部国家机器,用墨写的谎言,去涂抹滴血的真实。直到现在,他们都在全力捂盖屠杀的真相。

今天,在人人都有手机,人人都是现场实况转播员的情况下,习近平敢杀人吗?即使他有毛泽东/邓小平的狠,下面的将军们有那份忠、有那个胆吗?敢负杀人的责任吗?习近平不仅从来就没有毛/邓那份权威,而且,跟广大网民们一样天天看网的习近平,你以为他能像当年袁世凯一样不知道全国人民私下都在骂“习包子、习猪头”吗?中南海的网络可是没有城墙挡的,海内外的信息他清清楚楚。在独裁者权威大幅、大幅下降的今天,人民和(别忘了,包括军人在内的)各级官员的觉醒程度却在大幅上升。哪里都不是铁板一块。习近平要敢杀人的话,他和彭丽媛就是齐奥塞斯库夫妇的下场!到时候,全国人民就喊这一句话,看他敢不敢开杀戒?

几百万人,甚至几十万、几万人的一个“暴政必倒!”的口号,就有足够的力量推翻一个独裁政权;而一个“我们没有敌人”的口号,就完全可能毁掉一场必胜的革命。

哪怕邓小平今天复活,他也绝不敢再杀!即使在28年前,在威严的邓小平一直紧握军政大权的情况下,都有38军军长徐勤先的抗命,拒绝调兵到北京。他说:“宁肯杀头也不能做历史的罪人!”他用行动、用坐牢的代价实践了英雄的豪言壮语。

所以,我毫不怀疑,在下一次中国民主运动风起云涌的时候,不仅会有更多的军人抗命,而且会有更多的军事将领站到人民的一边,哪怕没有把枪口转向习近平的壮士。

在东欧共产专制崩溃的时候,哪里的军队杀学生、杀人民来着?在茉莉花革命、埃及革命的时候,哪里的军人杀人民来着?中国军人在信息封锁的年代杀了一次,今天还敢再杀?除非你相信中国军人都是畜生。我绝不信!

站在人民一边的埃及军事将领塞西,人民随后用选票给了他总统大位,中国人为什么不可以也呼唤这么一位将领出来呢?我们怎么不可以喊,谁军事政变推翻共产党,就选谁当第一届民选的中国总统。不是只有胡平有当总统的雄心。总之,当人民“必须让共产党的独裁暴政垮台”的目标清晰的时候,什么变数都可能出现。下一次,是必胜的一场革命。革命!

八九民运的失败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因为它出发点的标志是在人民大会堂前的跪求,它结束点的标志是刘晓波的“我们没有敌人”。你一边跪着求狼,一边说狼不是敌人,一边再喊着“打倒共产党是不民主的(刘晓波语)”,你怎么可能不被吞噬?!

今天,那些跟着唱“和平、理性、非暴力”高调的,你们站出来说说,到底是谁不和平?谁不理性?谁暴力?刘晓波们的根本错误,是去给不和平、不理智、更从来都使用暴力的共产党递请求他们改革的状子;却对手无寸铁、被暴力镇压了近七十年的平民百姓喊,“你们要理性,你们要和平,你们要非暴力”。真是颠倒黑白、颠倒是非、颠倒价值!

我相信人民的觉醒,人民的力量。唯一担心的是,到百万、千万中国人再次涌上街头的时候,胡老爷又像香港雨伞运动时那样冒出来了,他不是高喊“让共产党退场!”却着了魔一样,一遍又一遍地喊着要学生、百姓退场。那种喊声呼应着政权的镇压,到底是把雨伞运动给灭掉了。还要继续喊着“我們沒有敵人,要非暴力”去灭我们的下一场吗?

今天,胡平说,“全世界眼睁睁地看着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死在中共暴政之手而无可奈何。”但在我们强烈谴责暴政之后,要不要检讨,这里面又有多少刘晓波自己糊涂、错误的因素?他压根没想到会因《零八宪章》被抓(刘霞说),当然更没想到会被重判11年,更别提最后的惨死。这个“没有敌人”却被敌人如此残忍地灭掉的事件,简直像出自上帝之手那么令人目瞪口呆。

对,我只能套用基督徒的话说,这是上帝允许发生的。无论我多么强烈地反对刘晓波的某些言论,也不想看到上帝用这种方法拖走他。如果刘晓波的惨死,真正唤醒一批中国人的“敌人”意识,彻底认清共产党的狼性,那才是他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最后、最有意义的贡献。

2017年7月18日于美国

12 comments

  1. 你可拉到吧。中国内地听说过刘晓波的人寥寥无几,再过20年恐怕要死光了。

  2. 曹老師,

    我認為您說的有理!面對英美民主政府,人民可以用「非暴力、不合作」方式抗爭!面對一黨專政的政府不敢反抗,等於是支持或承認他們的合法統治權!統治者與人民既然相安無事,不就表示其政權之合法性?全世界所有國家幾乎都無法否定其合法性!長期有13億人效忠的政權,說話可就理直氣壯矣!

    我們實在不知道該為中國人民高興還是傷心呢?

  3. 言之有理。共产党用通俗说法是,吃硬不吃软—— 它只认坦克、机枪、航母或者黄金、美元(硬通货也是硬旳、欧美若冻结红二代银行存款肯定奏效)。真不明白刘晓波。

  4. 有人说六小波的逝去说明了非暴力在中国的失败,是吗?人家印度搞的是非暴力运动呢,是有群众基础的,中国人搞的是小群体精英非暴力运动而已,所以要先改造国民性,搞广泛的无为的不合作运动才是出路。概念都搞不清!。。。又比如说共产主义的错误不在于其概念本身,而在于人家搞的是假的,而且所谓的适应社会的初级阶段也是假的。呐!我不是帮他们说话啊!不要连这个都分不清哦!真是混账!不如休也!

  5. 真理啊!
    只是洗脑近七十年,人都麻木了。文革和各次运动中被整得差点没命的我父母不知道多么爱他们眼里的党。白痴多的是!

  6. 一部分,甚至一大部分人口的知识文化不够,没有现代政治权利意识,或者用非常政治错误的话来说,“不配享有民主”,这其实并没有关系。选民是需要教育培养的。关键是还有一小撮人口他们想要民主啊?就不给是吧?人数少就没发言权是吧?

  7. 点一个赞!!!曹先生文章通常是分析到位,一针见血(除了去年错看川普选情)。非常不喜欢刘晓波及胡平之流,这些“民运人士”可以休也。

  8. 李登辉总统对国民党采取的就是策略,他还不是对国民党内采取权谋算计。说刘晓波是算计,说他算计失败,这其实才是真正的骨子里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中国思想,李登辉难道就没有在国民党内采取权谋手法?只不过李登辉算计并且成功了,但是刘晓波还没成功而已。民主理想是本,但是方法上当然要采取技巧,天天对共产党喊打喊杀,共产党员也是人,你们这些所谓理想崇高的民主人士要把共产党员死无葬身之地,共产党会和你和平民主变革吗?真正能推动中国和平民主转型的伟人,他必须有摆平各方利益和关切的本事,而不是所谓的一味蛮干。如果美国人都是所谓曹先生所说的没有智慧只有理想,那当年美国就应该把核武器全部投向苏联,现在就应该打中国,还谈什么谈?在基督徒眼里,这些自以为掌握绝对真理的无神论就是没有智慧,从某种方面就是魔鬼,还自以为很厉害。当然我并不是说理想主义者不对,只是上帝造你的原因并不是让你当总统,而是让你推醒民众摆了。
    而且我想说,那些没信基督教的在美国混的包括民主人士,其实在真正的美国人眼里本质就是魔鬼,问问美国人喜不喜欢持无神论主义的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