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台灣邦交國是無底洞

不久前巴拿馬與台灣斷交,再次引起人們對邦交國數量,尤其金錢外交的討論和批評。這不是藍綠問題,也不是哪個黨執政,而是中共打壓台灣外交空間、金錢收買的必然。

在馬英九執政時,也發生甘比亞與台灣斷交。蔡英文執政後,前後有聖多美普林西比、巴拿馬等兩國與台灣斷交。在中國外匯存底世界第一,共產黨只算政治帳、不算經濟帳、刻意打壓台灣的政策下,台灣的邦交國被北京收買,只是早晚的事情。

在這種情況下,台灣的外交戰略應重新思考,應從這種惡性金錢(外交)中脫身,不應再拿台灣人納稅錢做無謂競爭。因為以往的“競爭”,台灣損失大量金錢,教訓慘痛。

我們先只看巴拿馬這個例子。早在八十年代,為保持與巴拿馬邦交,中華民國政府不惜給當時巴國的軍事強人諾瑞嘉提供金源,諾瑞嘉早年曾到台灣受訓。後來諾瑞嘉涉販賣毒品、洗錢等被美國制裁,發不出軍餉時,報道說是台灣方面(當時是蔣經國掌權)提供了四千萬美元(12億台幣)的金源。這筆錢有去無回,因不久諾瑞嘉就被抓到美國受審關押。

1997年台灣首次直選後第二年,李登輝總統率106人龐大代表團出訪巴拿馬,為了什麼北美環球高峰會(最後只有台灣的邦交國元首出席,其他預定的沒有來),結果花了昂貴的1.4億美元(42億台幣)。

那次巴拿馬之行,李登輝總統還訪問了另一邦交國巴拉圭,拍板在該國續建“東方工業區”。結果至今20年,這個工業區也沒正式使用,因貸款爭議,內部貪腐,至今還在打官司。據前台南縣長蘇煥智的文章,中華民國前後花費:貸款975萬美元;中共一度提供工業區貸款要掛五星旗,台灣又標回花了710萬美元;打官司花了600萬美元。只是這三項就高達7億台幣。

去年蔡英文就任總統後首次出訪,也是巴拿馬,提供了多少金源不得而知(一定會有)。當時也是順道訪問了另一邦交國巴拉圭,媒體報道說,民進黨政府給了巴拉圭7500萬美元援贈。這又是22億台幣。

巴拉圭的國會大樓花了二千萬美元,媒體報道說,也是台灣提供的。這又是6億台幣。

光是李登輝當年的巴拉圭東方工業區花銷7億,加上國會大樓6億,再加上蔡總統出訪援贈22億,這三項加起來就是35億!台灣的錢,就這樣被邦交國“無底洞”吞噬了。

而對巴拿馬,馬英九執政時,國民黨政府就前後給予金援高達35億美元(超過1000億台幣),幫巴拿馬蓋醫院,買飛機,建大眾住宅。且不說台灣各方面都需要資金建設,只是大眾住宅,台灣很多年輕人買不起房子,因政府沒有提供足夠的低租金政府房,可是台灣卻拿出巨資給他國蓋房子,慷國家之慨,苦自己國民。

馬英九時代拿出35億美元,巴拿馬還是與台灣斷交。因北京提供巴拿馬80億美元投資項目,3億美元無息貸款。這個價碼(比賽),台灣承受不起。

這次巴拿馬斷交之前,台灣還給了巴拿馬290萬美元,相當9千萬台幣。這個損失至今沒人負責,反正是國家的錢,是納稅人的錢,不是外交部長的,也不是總統府任何人的,花了虧了,都是白花。不論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哪個黨的官僚都善於大撒幣,慷國家之慨。

這種外交無底洞的深度是驚人的,還有一般不被人注意的開銷。這次巴拿馬斷交才被爆出,巴國在台灣有59名留學生,生活費由台灣負擔,每月三萬台幣(超過台灣年輕勞工平均每月所得)。四年算下來,又是八千萬台幣。

之前斷交的聖多美,也有幾十名這樣台灣供養的留學生,也是每人三萬,總花銷要一億台幣。

聖多美只有20萬人口,國民生產總值才3億美元,卻開口跟台灣要2億金援(占其GDP的60%)。台灣外交部答應給200萬美元,對方不幹,又價碼到400萬美元,對方也沒同意。如果聖多美當時同意了,台灣就又白白送出一億多台幣。

媒體報道說,在聖多美和巴拿馬沒有斷交前, 22個邦交國有2500名在台留學生得到台灣的全額資助,四年的獎學金是20億元,生活費每人每月三萬,四年是36億元,兩項加起來是56億台幣。《紐約時報》國際版廣告費整版是8萬美元,如果用這個留學生費用的56億台幣在《紐約時報》做廣告,可以連續做2500多天、7年!那會是什麼樣的宣傳(台灣)效果啊!

可以從1971年聯合國通過2758號決議,決定中華民國不能再代表“中國”,絕大多數國家斷交之後,台灣為了保住一些邦交國,花費的資金(金援),如果外交部敢公布出來,會是驚人的天文數字!只是上述的巴拿馬、巴拉圭這“雙巴”,前後就把台灣納稅人的1140億元吞進去了,成為外交傷疤!

台灣上下都支持外交走出去,但花錢買這些小國(金援其實就是買邦交),是不是值得?這些小國在全球政治上沒什麼影響力,很多人都分不清誰是誰,什麼尼加拉瓜,危地馬拉,厄瓜多爾,薩爾瓦多等等,什麼“瓜瓦多拉”。在經濟上,這些小國對台灣也沒有多大幫助。根據2016年的台灣經貿統計,台灣與美洲五個邦交國(巴拿馬,危地馬拉,薩爾瓦多,洪都拉斯,尼加拉瓜)的貿易額,少到只佔台灣全球貿易的0.14%;其中台灣與巴拿馬的雙邊貿易額是1.6億美元(48億台幣),不到台灣與(非邦交的)日本602億美元貿易額(2016)的一個零頭。

今天,面對巴拿馬斷交,台灣外交部,尤其總統府,會不會有新的外交戰略,把外交重心放在美國、日本、歐盟這三塊,而結束那種無底洞式的被小國勒索外交呢?

——原載台灣《看》雜誌2017年7月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