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川普要重新定义“一中政策”

川普与蔡英文通电话,成为一条国际性新闻,在全球主要媒体,几乎都成为头版报道要闻,因为这是美国自1979年跟中国建交(跟台湾断交)后,美国当选总统第一次跟台湾领导人通话,对美中台关系,具有震撼性的意义。

不管这是川普随性所致,还是精心安排,这通电话起码效果明显,给Taiwan做了一次全球性的免费广告!

美英法德加意日等七大工业国的主要媒体,都纷纷报道这个通话,并邀请专家分析研判美国的对台政策,及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等。除主流媒体,更有数不清的社交网络关注讨论川普的“惊人之举”,对Taiwan的网上搜索率,达到100%的热度!

随着对台湾的了解,更多国际人士知道,这个像美国一样民选总统的主权国家,由于北京专制政权的打压,至今被排除在联合国之外的不合情、不合理!川普作为商人总统,用商业模式给台湾做了一个全球性宣传!凸显了Taiwan的生存处境,增加了民主台湾的世界曝光率!

在美国,媒体报道更加密集,专家学者争相分析。但左派与右派,明显反应不同:左翼民主党发表声明,谴责川普的这通电话鲁莽草率,影响美中关系。左媒《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等,调子基本是批评。而保守派媒体像福克斯,更有共和党的议员等,则多称赞川普说实话(把台湾视为主权国家),敢于跟美国的亚洲盟友加强关系。

虽然副总统彭斯表示,这只是礼貌性通话,不代表美国对华政策改变。但其实这个通话本身就已是政策“改变”了,因为这是过去近四十年从未有过的。除此之外,川普称蔡英文为“台湾总统”,等于公开承认台湾是主权独立的、民选总统的国家,而且突显这个国家的名字是台湾。1979年美台断交后,历届美国总统都没这样做过,这本身就是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重大变化!

很多人关注到底是哪些人安排了这次通话,但这不是关键。重要的是,川普为什么会接受蔡英文总统的电话。川普当选后,有太多的国家领导人希望跟他通话、拉关系,但据副总统彭斯披露,川普当选后只有过五十通电话。刚被任命为“国家安全顾问”的弗林将军说,他就接过十多个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祝贺川普当选的电话。那些阿拉伯元首,没法跟川普直接通话,就打给川普的亲信弗林。所以,川普能够接蔡英文总统的电话,当然是精心安排的,绝非偶然所至。设法给他打电话,怎么做都不稀奇,而他是否接,才是关键。

川普接这通电话,跟他的智囊有关。在竞选时他说过会启用专家。从目前他已任命的内阁成员来看,不仅都是该领域的专门家,而且几乎都是立场非常坚定的保守派,甚至都是鹰派,而且多亲台湾,厌恶中共政权。反而只有华人赵小兰比较四平八稳。

例如川普的三位重要智囊——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前共和党主席蒲博思(已被任命白宫幕僚长)都是亲台派。而这三人都跟力挺台湾的前副总统切尼的亚洲安全顾问叶望辉有关系:朱利安尼和金里奇当年选总统时,叶望辉是他们各自的亚洲问题顾问,双方有深交。去年共和党通过的党纲,列专章力挺台湾,叶望辉是党纲起草人,蒲博思作为党主席是主导者,两人对台湾问题很默契。这些人都相当影响川普的台湾观点(包括对华政策)。

另一个重要智囊,是国务卿人选呼声很高的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在川普与蔡英文通话前一天,博尔顿被邀到川普的曼哈顿寓所,媒体猜测,可能川普就是听取博尔顿的意见。博尔顿早在今年一月就发表文章强调,面对中共在南中国海扩张,美国应打“台湾牌”,加强美台关系。意思是,要给北京一个下马威。在川普与蔡英文通话后,博尔顿又在美国电视上力挺川普,毫不客气地批评北京说,美国总统跟谁通电话,不需要获得中国的同意。面对左派们批评川普的通话,博尔顿甚至提出,美中关系需要“震动一下/有个新的起点”(shake up)。而川普本人则在竞选中说过,他希望美中关系稳定,但中国如执意盲动,双方也可以“分道扬镳”。这展示川普颇有些美国的西部牛仔风格,敢想敢做,不墨守成规。这点也是北京最忌讳的,所以至今中国方面没敢直接批评川普。这种态度也是以往从未有过的。

虽然川普的一通电话并不能导致美国对华政策一夜骤变,但它预示着,未来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不排除发生重大调整的可能。调整的方向是:不会改变一个中国政策,但会更明确“一中”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公开承认台湾的主权国家地位。

北京的“一中原则”跟美国的“一中政策”有两点一致,一点不同:北京的一中原则是三段论: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中国;大陆和台湾都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的一中政策是,同意北京的前两条(北京政府代表中国,中华民国不能代表中国),但不同意第三条。美国从未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前几年联合国公文说“台湾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国国务院特别致函纠正。里根总统1982年提出的《对台六项保证》,其中第六条就明确写着:美国不会正式承认中国对台湾的主权。

但对这个“第三条”,美国一向不那么公开强调。川普下个月就职总统后,起码在前两年是共和党完全执政,不仅掌控白宫,并在参众两院都是多数党(直到2018年中期选举),所以川普政府要调整对华政策,也不是没有可能性。

但现在的问题是,即使川普政府想跟台湾关系正常化,在技术上、法律层面上都是无法操作的。因为美国不承认“自认”代表全中国的“中华民国”,这个立场美国不会改变,因为中华民国不能代表中国是事实、是现实、是常识。所以只要台湾还戴着“中华民国”的帽子,美国就不会跟台湾正式建交,因为在法律上,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一个叫“台湾”的国家。目前台湾只是一个地名,而不是国名。

所以跟川普的这通电话,虽让蔡英文总统感到很爽,甚至可能在目前民调低迷、大众支持不断下降的情况下,像打了一针强心剂。但与此同时,也等于美国把这个球踢给了民进党政府,需要你首先致力“国家正常化”,不再有中华民国代表中国,或“中华民国就是台湾”这种荒唐的政治宣称,把“台湾”正名为国号,才会有美台关系的正常化,美国才能正式承认台湾,双方建交,而后帮助台湾加入联合国,真正走向国际社会。

如果美国政府开始朝向这个目标,那蔡英文总统准备好了吗?开始准备吗?如果蔡英文继续要“维持现状”,不致力改变马英九国民党遗留的政治现状,跟美国倾向承认台湾是主权国家的愿望不合拍,那么台湾的绿营支持者,台派知识分子,要做怎样的反应?是默认,服从,还是反抗,施压,甚至用选票惩罚民进党,寻找绿营的敢于改革的川普?这是此通电话之后,摆在台湾人面前的一道必须回答的问题!

2016年12月4日于美国

3 comments

  1. 曹老師!
    我非常喜歡你的正直言論!
    台灣欠缺像你這麼客觀而且理性的人 ,而且不做作 , 有什麼說什麼
    我真巴不得以你可以在台灣當一個具有影響力的官員
    好好整頓這七十幾年的遺毒!
    加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