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中国赢多少金牌也不受尊敬

里约奥运在热热闹闹地进行,中国虽然仍会赢得不少奖牌,但中国选手在赛场却不受人们的钦佩和尊重,因为中国的奖牌中有水分和不公平性。它主要体现在两大方面:

首先,中国是举国体制,国家用大量资金培养运动员,是“宫廷体育”。2001年时,美国《时代周刊》引述说,中国拿一枚金牌的代价是八百万美元;现则飙升到一亿美元以上。这个数字是中国体育总局科研所研究员李力研统计发表的,他根据2004年雅典奥运会中国花费200多亿元,获得32枚金牌,推算出,每枚金牌的成本近7亿元人民币,被称为世界上最昂贵的金牌,其成本是俄罗斯所获金牌的25倍左右!而到了08年北京奥运,中国政府更是巨额投资,原1300人的国家队编制被扩为3000人以上,增幅一倍以上,投入的资金更为庞大。中国体育高官曾明说:“不追求金牌的体育就是失败的体育,我们对于金牌的追求是不计成本的。”

而西方国家,以美国为例,却跟中国相反,是大众体育。美国奥委会是民间机构(中国奥委会跟国家体育总局是一体的),美国没有任何体育项目的固定国家队,而是民间自己训练运动员,参赛之前通过选拔赛临时组成国家队。

以美国女足队为例,看美国大众体育的体现。美国女足赢过三次世界杯、四次奥运金牌。美国人口三亿三千万,女足注册球员有三百万。而在14亿人口的中国,女足注册球员才几千人。中国是倾国家之力(包括请外国教练等)培养选手,美国是私人训练地,或父母(本身曾是运动员)在家里培训,两者的财力等等都无法同日而语。所以中国的“宫廷选手”拿了金牌,世人也都知道是靠国家的金子堆出来的,所以很难赢得真正的敬佩。

其次,比举国体制更导致竞争不公平的是,中国运动员在国家支持下大规模使用禁药(兴奋剂)。这起码有四条根据:

一是中国两任最高体育总管都在回忆录里明确地承认这一点。前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说:当时(90年代初)有个共识,成绩不行就得服兴奋剂。服用兴奋剂三个原则:有用、无害、查不出来。伍绍祖所以这么写,就是他可能认为这是“为国争光”,能拿冠军,用点禁药没什么。接任他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则在回忆录中说,当时风靡一时、横扫国际比赛金牌的中国女子长跑队“马家军”,多人被查出用禁药。

二是近期曝光的中国记者赵瑜所写《药魔重创马家军》,详细披露了马家军成员普遍使用兴奋剂的内幕。赵瑜采访了这些女运动员,她们说出当年被强迫服用兴奋剂的悲苦经历。所谓悲苦,是因为她们抗拒甚至痛恨被用兴奋剂,这不仅有违道德,而且还摧残她们身体。马家军很多成员后来都落下毛病,不育、肌肉变型等。

三是前中国国家队医务监督组长薛荫娴的公开揭露。薛荫娴在中国体委工作了35年,亲眼目睹了中国运动员在官员的逼迫下大量使用兴奋剂。按照薛荫娴的说法,中国的田径和游泳,是最多使用禁药的。所以无论是之前的中国的马家军等长跑金牌,还是游泳队的什么五朵金花奇迹等,等于是用兴奋剂骗来的。

四是中国运动员多次被国际机构逮到用禁药。1994年广岛亚洲运动会,有17名中国选手被查出用了兴奋剂,11名选手的金牌被取消,其中有7名是游泳运动员。1998年澳大利亚的世界游泳锦标赛时,一名中国选手携带全队要使用的禁药(生长激素)入境被澳海关查获,她被取消参赛资格。比赛期间又有4名中国运动员赛前尿检呈阳性。九十年代,多达50多名中国运动员被查出用禁药。

中国政府用兴奋剂来拿金牌,是公开作弊。它不仅重创中国的形象,也残害中国运动员,很多用禁药的选手后来都落下身体毛病。

使用禁药来赢金牌,是当年苏联、东德、罗马尼亚等共产国家的发明和最爱。专制国家最需要“国”的所谓强大,来巩固其专制统治,所以他们要用国家力量堆金牌,以至用国家力量迫使运动员用禁药。苏联曾是金牌大国,一向跟美国争雄,背后就是靠禁药(欺骗)来支撑。这次里约奥运,国际奥委会要对俄国选手开罚,就是查到他们至今还在用禁药。虽然最后奥委会允许他们部分参赛,但开幕式俄国队入场时,观众发出嘘声,表达对“作弊”的蔑视和抗议。

东德当年人口才1600万,但却在长达20年里奖牌数排在美苏后的第三名!东德解体后文件证实,东德当局曾长期给至少一万名运动员用各类禁药,虽然拿到大量金牌,但造成一百多名运动员猝死和无数运动员终身伤残。东德当年在田径和游泳上占优势,就因这两项主要是拼体力,使用兴奋剂可立竿见影。中国也曾在田径和游泳上“成绩惊人”,被质疑是从东德学来的。而东德的用禁药专家教练,就曾被请到中国传授技艺。

今天,共产东德消失了,罗马尼亚也变成民主国家,结果这些国家的金牌奇迹也消失了,曾垄断世界体坛的罗马尼亚体操队也不见了。就是因为,不再是专制国家,就不靠虚假的“国家强大”来欺骗人心、维护统治;而且国家体制的体育也没有了,所以禁药也不再用了。

这次里约奥运,观众和其他选手,不仅对作弊多端的俄国队毫无敬意,甚至有敌意。而赛场的整体气氛,对中国队也“不感冒”,就是因为中国跟俄国一样,也是禁药丑闻不断。澳大利亚选手和法国选手,都公开嘲讽和蔑视曾用禁药的中国游泳冠军孙杨,就是这种情绪的反应。包括其他国家的选手们,也很多附和,强调要“干净体坛”,也是表达对孙杨们的厌恶。

中国一些网民在爱国主义迷幻药的毒化下,更在中共喉舌《环球时报》总编撰文的煽动下,不是抨击用禁药的可恶和丢脸,而是对西方选手群起攻之,满网义和团心态大爆炸。幸亏西方人不懂、也不去看中文网站,否则只会令世人对中国的形象更加厌恶。在美国,从媒体到普通人,都对曾用禁药的运动员嗤之以鼻。

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赢金牌是为了赢荣誉和尊严,但靠造假,靠歪门邪道,永远堆不出真正的荣耀,更堆不出尊严!事实上,只能适得其反!

2016年8月12日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6 comments

  1. 美国自行车运动偶像兰斯·阿姆斯特朗可是吃了十几年的兴奋剂,不但自己吃还带领全队吃。咋回事?

  2. WADA’s 2014 Anti-Doping Rule Violations Report.

    Russia (148) ,Italy (123), India (96), Belgium (91), France (91), Turkey (73), Australia (49), China (49), Brazil (46) and South Korea (43) rounded out the top 10 spots.

    有数据,有真相。中国,澳大利亚并列第7. 印度吃的药都用来打板球了?要不就是吃了也没用啊?

  3. 奥运会应该是大家乐呵呵的一场Game。如果运动员获得金牌后,却哭泣不止,获得银牌也痛哭流涕,这就令人不解了。

  4. 運動場講的是光明正大,用偷雞摸狗的手段,並不會對中國人運動強身,有任何好處,間接會產生大多數嗑藥,傷害身體的後遺症,希望中國人要能自我醒悟!

  5. 運動場本就應該,光明正大,運動員服以不當藥劑,會使中國社會年輕人,錯誤成習,導致損壞身體,令其一生無可回頭。曹先生正直遠慮,不忌人讒。是為君子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