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 日本的第三次重大变革

日本的第一次重大变革,发生在140多年前。虽然当时日本跟古老的中国一样,也是亚洲文化体系(即群体主义文化),但日本率先改革,进行“明治维新”,即更新文化,推动工业现代化,目标是走向西方资本主义。这从当时日本的口号“脱亚入欧”就可看出,即脱离以中国儒家为核心的亚洲守旧体系,而进入欧洲的创新改革之路。结果日本成为强国。

但明治维新最后走向偏颇,激进派把日本推向军国主义,结果导致先是不思改革、守旧腐败、辛亥革命后又军阀混战的中国一再成为日本扩张的牺牲品,被侵略践踏。日本打著“大东亚共荣圈”幌子的扩张最后被美国用军事手段终结。

日本的第二次重大变革,是二战结束后在美军占领下实行西式民主。日本原来没有三权分立、新闻自由、定期选举的文化,全是从美国进口的,而且还是在军事占领的强制下进行的。但日本再次展现出其与众不同,不像今天的伊拉克,或是阿富汗,动不动就有对西式民主的暴力反抗,而是出奇地平静与配合。日本没有出现“后军国主义”的骚乱,更别提军事反抗。虽然半个多世纪都有美军驻扎日本,但在日本社会,却没有强烈的反美情绪,而是输了就认输(日本战败承认输给了美国,他们不认为是败给中国国共两党军队),发誓反省、重新靠自己的努力再站起来。相比之下,南韩就一直有一种狂暴的反美情绪,而南韩不仅没挨美国打,反而完全是靠美国牺牲了五万四千人才保住、没成为今天那个到处饿死人的北韩。

更与众不同的是,虽然日本实行美式民主(采用英法德的内阁制),但日本从来没有像西方国家那样,左派势力有那麽大。虽然日本也有左翼政党甚至共产党,但自1955年保守派政党自民党成立,至2009年左翼民主党选举获胜掌权,在这长达54年中,除二年半之外,其它时间都是右翼自民党执政,因而有美国专家称日本是“一党独大”。

为什麽保守派在日本能一直占上风,而不是像美国等这样左、右两派轮流执政,甚至左翼掌权的时间更长呢?原因可能主要是这样两点∶

一是可能跟日本的东方文化背景有关,那就是老百姓更加务实,秉承勤劳致富的最基本的生活原则(而不是左派的乌托邦平等幻想),更推崇常识和常理(而不是左翼的意识形态和政治正确);

二是日本民族作为整体是“强者心态”,而没有亚洲其他国家,以及中东、非洲等国家民众那种强烈的“受害者心态”。即使二战惨败、遭到人类空前的原子弹轰炸、被美国在军事占领下强行实行西式民主、被整个亚洲其他国家的民众敌视等等,都没有使日本人民产生“受害者心态”。这真是一个“特殊材料制成的”民族。受害者心态,不仅不健康,更是滋养左翼思潮的土壤。日本基本没有这种土壤,所以缺乏民众和文化根基的左翼,短暂地执政几年,迅速就会垮台。

2009年8月的日本国会改选,自民党大败,左翼民主党上台,但只掌权三年零四个月,到2012年12月那次选举就败选被终结。虽然还不到美国一届总统的四年,但那已是左派在日本历史上掌权时间最长的了。

日本人为什麽当时淘汰了自民党?因为它长期执政,权力使其腐败,民众把它选下台是发泄愤怒,而不是像西方的一半民众那样喜欢民主党的左翼理念。这很像把人关了三年多禁闭作为惩罚,最后还是请他出来管理国家。虽然他有瑕疵,但在正确的方向下。

左翼民主党虽然只是短暂执政三年多,就导致民怨沸腾∶经济恶化,外交困境,民心大失。在这种背景下,自民党在几年前曾短暂做过首相的安倍晋三领导下,誓言改革,结果卷土重来。今年这次,则是安倍领导的自民党的第二次重大胜利。

安倍晋三可能推动日本的第三次重大变革。这从他信奉的理念可看出端倪∶

第一次任首相之际,安倍出版了首本著作《走向美丽之国》(台湾出了中译本),明确表示他是保守派,并详细论述他为何信奉保守主义价值∶小政府,减税,强大国防,道德责任,家庭价值,对共产主义和恐怖主义等邪恶绝不姑息。尤其对经济问题,安倍非常推崇市场经济和小政府,他引用西方学者的话说,“可以放进浴缸大小的政府就够了”。

在对外政策上,安倍跟前首相、也是他的同党前辈小泉纯一郎同样都是亲美派(他俩都曾在美国留学),好像有点百年前明治维新时“脱亚入欧”派的隔代遗传,而不是像他的前辈田中角荣、中曾根康弘等首相那样有强烈的“中国情结”。

安倍在《走向美丽之国》就警告说,不少研究专家都因堕入对中国文化的恋情,而对北京政府做出错误判断。安倍强调“不在别人的舞台唱戏”,即“不照对方的规则玩对方想玩的游戏”,而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在谈到这个问题时,特别提到,不仅对平壤,对北京也是如此。

安倍强调实力外交,强烈主张提升日本自卫队的地位(为国防军)。明显的事实是,二战已结束近70年,日本早已成为民主国家,并是自由世界旗手美国的亚洲最大军事和政治盟友。安倍认为,时代变了,日本也要随之改变,日本应建立正常的军队,把自卫队升格为国防军。安倍认为,德国也曾是二战侵略国,但走向民主之后,德国的军队国家化,成为协助美国维持世界和平秩序的重要力量。日本也应该这样跟进。

在上届选举时(2012),日本右翼的代表性人物、前东京都知事(市长)石原慎太郎出面组织的新政党(日本维新会,俗称太阳党),因提出迎合一部分大众口味的竞选口号而一下子赢得53个席位,成为安倍的自民党,左翼民主党之后的日本第三大党。

但这次则不同了,石原的太阳党只是昙花一现,太阳就落山了,席位大减。这表明日本民众对极右派势力并不买账,或者说更欣赏安倍所代表的理性、务实、稳健、变革的(而不是石原那种带有作秀性质的夸张举动)力量.

这次安倍领导的右翼联盟赢得了475席位中的326个,超过了三分之二(即317席)。左翼民主党仅获73席。石原的维新会选前就已分裂,极右翼的“下一代党”从19席输至2席。

这次选举令人瞩目的,不仅是安倍所属的政党大胜,还有左右两极的政党领袖的惨败。极右的石原慎太郎这次在他的选区落选,连议员都没保住,石原被还原成完全的平民。

以亲北京著称,被称为“一出生就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的左翼民主党总裁海江田万里(他父亲特意用中国的万里长城给他起了名字“万里”),也在他的选区落选。连党魁都落选了,看这个党输得多惨。

谄媚中共、2010年在东京演讲时还歌颂毛泽东(说佩服毛敢对抗美国)的左翼民主党前任首相菅直人,也在自己的选区落选。

上次选举时,亲中国派首领之一、前首相田中角荣的女儿田中真纪子(日本首位女外相),就丢掉了她在家乡经营了几十年的国会席位。

正因为左右两极的存在,左派亲北京,甚至亲共,更不要说还有共产党存在(这次选举从上届的8席增至21席),还有反美、带有军国主义色彩的极右派(石原们),结果安倍所代表的理性的右倾力量,就更被选民接受。

安倍把他做过外相的父亲的话作为座右铭∶“政治家要达成目标,就必须执著”。他更佩服外祖父岸信介的勇气。岸信介做首相时,不顾左派组织三十万人包围首相官邸的抗议,坚持跟美国签署了《安保条约》。但他最推崇的政治家是英国首相丘吉尔,他说“古今东西的政治家中,最富有决断力的是英国首相丘吉尔。” 所以说,有清晰的理念、欣赏并要效仿丘吉尔精神的安倍,可能促使日本发生第三次重大变革。

2014年12月15日于美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