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国民党“灭扁”计划的背后

陈水扁家庭海外汇款案,简直像是一场没有间歇的连续剧,几乎每天都有“爆料”,用一种铺天盖地的煽情文化,未审先判、舆论定罪。表面看,这是义正词严地打击贪腐,但其实剧本背后,有著深远的政治背景和阴险的党派企图:

八年前,由于李登辉没有重用宋楚瑜这个“美丽错误”,导致国民党分裂;准备还不那么成熟的民进党,在只得近四成选票下获得执政权。对国民党来说,他们更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根本无法接受;这种政党轮替简直是台湾本地人“窃国”!

于是他们先把怨气发在李登辉身上,围攻他的住宅、逼他离开国民党,尽管李登辉是一心一意支持连战的。经过四年集结,曾相互对骂的连宋在“仍计前嫌”的情形下联手,要再造党国,以为双方加起来起码有近六成选票,结果又是完全没想到“连战连败”。可想而知,他们怎能咽下这口气?于是本土政权的代表陈水扁,自然就成了国民党发泄愤怒、甚至仇恨的目标。

先是以枪击案是“自编自演”的荒谬理由,大闹天宫,再次拒不接受选举结果。但两、三年下来,国民党“真调会”的各种努力都无法证明“自编自演”的指控。这条把陈水扁扯下台的路走不通了,又想在立法院罢免总统,但无法拿到规定的三分之二票;法律上又走不通了,就发动“倒扁”,想用街头运动推翻民选总统。但这不仅没有获得多数民众的认同,反而刺激了绿营的凝聚力。红衫军以一败涂地收场,又是一股咽不下去的气。然后,在马英九“特别费”直接汇私人帐号而判无罪的情况下,要用特别费定罪陈水扁,更凸显“双重标准”,会使绿营群情激昂,这个案子就很难硬办下去。

在这种背景下,出来了“陈家海外汇款案”。这个案子的“问世方式”就很不寻常:它不是由检方根据已掌握的证据,认定陈水扁嫌疑违法,用正式起诉他而公开宣布此案,而是由国民党的立委出面开记者会“爆料”。然后通过媒体不断渲染,煽动情绪,形成舆论定罪。

但现在“舆论”有了,愤怒情绪也基本形成,马政府却要回头去重点办“国务机要费案”。这一点非常值得人们深思:“国务机要费案”才四十万美元,而海外汇款案有两千多万,不仅数目悬殊,且后者涉“洗钱”,量刑程度当然更不同。如果说国务机要费案是“性骚扰”,洗钱则像“杀人”。现在放著可能“杀人”不重点办,却回过头来先办“性骚扰”,显然不符合基本的逻辑和常识。因为只要查实“杀人”,就可能判死刑,根本就没必要办那个“性骚扰”了。

但马政府为什么不按常理出牌呢?奥秘就在这里。首先,为什么采取爆料的方式?正式起诉多有力呵。但他们不能。因为没有拿到陈水扁家庭贪污和洗钱的证据。我们设想,如果他们有清晰的线索和证据,会这么着急吗?绝不会!而是会悄悄地、稳步地,把所有罪证都拿到手,然后一锤定音,打死陈水扁。但为什么不这么做呢,就是因为没有“洗钱”的证据。所以他们才用找人爆料的方式,用媒体炒作的方式,在没有拿到罪证之前造成轰动效果,让舆论、大众给陈水扁定罪。

舆论定罪的目的之一,就是利用“义愤”,解除绿营对陈水扁的支持,然后对“孤立”的陈水扁可任意政治凌迟,以解他们对绿营拿去八年政权的心头大恨。煽情起到了相当效果,连绿营理论家都认为“这个家庭比国民党更可恶”,台独元老更高喊要陈水扁“跳海”自我了断。连绿营精英都这样激动、愤怒,这足以证明他们把绿营百姓的情绪调动到何种地步。

在达到了这个目的之后,现在他们再回头办“国务机要费案”,自然就不再有绿营的群情激昂和杯葛抗议了。因为他们已经用爆料方式的舆论定罪,把绿营的人都吓住了,吓跑了,甚至唯恐不及地要和陈水扁切割。主题跟“挺扁”毫无关系的八三零大游行,绿营的四大天王,除了游锡堃,其他都不见踪影。而这也正是国民党要的“效果”:让陈水扁吓死你们!没经济问题的,要以“和陈水扁切割”树立自己的“反贪腐”爱清廉的形象;有潜在问题的,更要和陈水扁划清界限,期待蓝营放过他一马。在这种情况下,陈水扁已是孤家寡人,任蓝营宰割。

在红衫军倒扁的时候,我曾写过几篇星期专论,主要强调两个原则,我们不是支持陈水扁这个人,而是支持两个原则:一是不可用街头运动推翻民选总统的宪政民主原则;二是支持陈水扁政府所代表的台湾国家正常化的方向。今天同样,我们也不是要支持陈水扁个人和他的家庭,如他们违法,绿营绝不可包庇和护短,必须支持独立司法审判。但在台湾这种特殊的政治环境下,人们更要挺的是“司法公正”的原则。在马英九把特别费当作私财申报了都无罪情况下,怎么还要追究同性质的绿营领导者的“特别费”?这不是赤裸裸的用司法做工具进行政治清算吗?

国民党用爆料煽动起“恨扁”情绪,就等于给绿营整体打了一支“麻醉剂”,在整体没有知觉之后,他们就可以对任何绿营领袖任意动刀了。陈水扁后面,还有一长串的名单——游锡堃、陈唐山、杜正胜、吕秀莲等最坚定的台湾派,都被“特别费”起诉,都可能被以此类推、定罪。这样,国民党就可以铲除本土精英、摧毁绿营士气;让你们一蹶不振,元气长期恢复不起来,于是达到他们连续掌权的战略目标。

六十年前的“二二八”,台湾精英几乎被杀尽之后,才有了国民党外来政权的长期统治。今天,卷土重来的国民党,要再次清算本土精英,灭掉你们的元气。只不过这次先用“煽情麻醉剂”让台湾人失去要求司法公正的警觉,然后再用“司法”软刀子屠宰你们。而面对这种屠杀,绿营还得说“该死”。这真是令人恐怖。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08年9月7日“星期专论”

2 comments

  1. 美国人迷信政党轮替,政教分离。但忽视它的前提: 拥护同一部宪法。
    怎么可能在不断修宪的情况下政党轮替呢?46年前后,美国就”强奷”了中国

  2. 二二八元兇不是老蔣跟陳儀 而是連震東與孫運璿 再加上外省軍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