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六四和习近平的三条死路

六四事件转眼二十多年了。中国在经济上发生了重大变化,但当年造成屠杀的根本原因——独裁制度没有改变,仍是一党天下,靠专制暴力统治。

正如对以往任何一次中共领导人更换,对习近平上台,又是无数人寄予厚望,认为他会推行政治改革,尤其习近平说过要按宪法行事。但人们现已看得很清楚,习近平不仅是“新平装旧酒”的一如既往,甚至可能比原来更糟,这从其政治、经济、外交等三方面的政策取向就可看出来。

在政治上,习近平上台就强调,不可跟毛时代“切割”,后三十年(改革开放)跟前三十年(毛的反右和文革)不可断裂。意思是要作为一个整体来继承。不说别的,仅仅是毛的文革,连中共官方文件也承认,给中国人带来巨大灾难,导致700万人伤残,170万人死亡,七万家庭被毁,一亿人受株连。可习近平却要连包括文革在内的毛主义都要肯定和继承,政改之意何来之有?

更严重的是,中共竟然还发出“七不讲”(不许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宪政民主、公民权利等),习近平们简直比毛时代还嚣张。毛泽东们虽然政治横行,但还要遮掩,提出“无产阶级民主”或“无产阶级自由”等,也不敢明火执仗地反对民主自由这些概念。而习政权则公然撕下面具,直接要求不许讲“普世价值”和“新闻自由”等,就直截了当地告诉你们:要公开把中国继续《一九八四》化,而且从江胡版,迈向习式《动物农场》。但这种“动物农场”化有可能成功吗?

在经济上,中共提出七大经济领域改革:金融,房产,财政、土地、收入分配和户籍制度等。但这些不是根本性问题,中国经济的关键是产权问题,是国有、私有能否真正分开,权利是否能真正归个人的问题。

现在中国国营企业仍占主体,因为共产党的宪法规定“以公有制为主”。而公有制的背后就是政府所有,被党控制。虽然民营企业的产值已占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的一半以上,雇员占中国就业市场的70%,但民营企业在中国根本没有经济平等和保障地位。而且即使民营,多数也挂靠政府部门,而不是像西方市场经济下的真正私人企业。所以中国不断发生“民营企业”董事长被当局撤职的新闻,党还是凌驾一切,不仅主宰国营,还统治民营,仍是共产党步步为营。

在这种产权不清的制度下,中国就不会有经济的健康发展。习近平上台后,至今都没有提出清晰的私有化、市场化的进一步经济改革。所谓七大经济领域改革,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继续走产权不清的国企主导、公私不清的道路,注定会问题越来越多,迟早走到死胡同。

在外交上,习近平更展示出保守愚蠢一面。他上台后首访俄国,意味很明显,仍要走过去“联俄抗美”之路。然后去美洲访问,也有拉拢美国后院的小国,联手制美之意。但习的俄国之行没有实质成果,因在政治上,已结束共党专制、走向民主的俄国,不会真心跟中共联手,更不要说历史纠葛和戒心。在经济上,俄国人期待跟美国合作,在经贸问题上谈判成功。当年中国就因先跟美国谈成,华盛顿开了绿灯,才加入的世贸组织。

在俄罗斯之行没有实效下,习近平才来美国访问,而且是在先访问美洲小国之后,回国途中顺道抵美。从习近平刻意制定的外交顺序,可看出他仍迷醉意识形态。而任何基本的政治常识是,中国的外交,第一重要的是“中美关系”。不要说是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超强,仅是经济层面,从1979年中美建交至今,中美贸易额翻番190倍,2012年达到历史新高的5000亿美元。而中俄贸易额(2012)才是900亿美元,不到跟美国的五分之一。

但习近平首访却不是美国,而是跑去俄罗斯。然后又跑到那些名字都让人记不住的小国(没人知道它们贸易额多少,可能小到不如中国的一个城市)。当然了,习近平带着夫人到那些小国,他们会感激涕零,对夫人也赞美有加。而到了美国可就不一样了,美国媒体会再次报道彭丽媛当年穿军服到天安门广场慰问那些刚刚屠杀了学生市民的解放军官兵、向屠夫们献唱的照片。

几年前习近平访问墨西哥时说“西方人吃饱了撑的来管我们中国的人权”,露出了他那种“土匪山大王”般的思维水准。最近访俄时他又感叹当年苏共垮台时“没有一个男儿”,那意思他要做“中国男儿”,挺身保卫共产党,绝不放弃一党专制。这些都显示,习近平可能比江泽民、胡锦涛更左、更愚蛮。在政治、经济和外交这三方面,他都选择了走向死结的道路。

2013年6月3日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