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美國崛起是當代最偉大的事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蒙代爾(Robert Mundell)2001年底在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演講時引述說,“從政治與經濟上看,美國的崛起確實是當代最偉大的事,它改變了世界的政治歷史。”而意大利前總理貝盧斯科尼的話,則傳遞出所有因美國幫助而獲得自由的國家與人民的心聲:“我們永遠不會忘記,我們欠美國一筆巨大的債:我們的自由,我們的繁榮,我們的民主……美國不僅是我們的朋友,他們是民主、自由的保護人……每當我看到美國星條旗,我看到的不只是那個國家的代表,而是民主和自由的象徵。”

Read more

曹長青:從“政教合一”到“政經合一”

安蘭德是第一個從道德的角度為資本主義辯護的哲學家。她認為,市場經濟、資本主義,不僅是可行的,更是道德的,因為它提供了自由交換產品(包括思想)的機會,體現並尊重了個人權利。而政府主導經濟,以及各種剝奪個人私財的集體主義,不僅是不可行的(帶來貧窮和專制),更是不道德的,因為他們以“人民”這種集體的名義,用高稅收的手段,去追求所謂的“公共利益”。最後剝奪的則是個人的權利,個人的自由。對於政府主導經濟,安蘭德甚至說,“政府對企業的‘幫助’和政府的迫害一樣可怕。”安蘭德的追隨者、前美國聯儲會主席格林斯潘說,蘭德為資本主義確立了道德性,這點改變了他的一生。

Read more

曹長青:美國強盛的根本原因

三十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時,左派羅斯福政府就乘機推行侵蝕個人權利與自由的大政府新政,其熱衷的榜樣是共產蘇聯和法西斯的意大利。羅斯福的主要智囊就曾感嘆,“為什麽讓蘇聯獨享改造世界的樂趣?”羅斯福們也要像蘇聯那樣推行改造社會的烏托邦。那個時候通過的退休金制度,福利制度,國營經濟等,至今仍在損害美國的經濟,以及美國先賢們確立的個人自由原則。

Read more

曹長青:言論自由有沒有底線?

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主要條款就是“國會不得立法限制言論、新聞自由。”這條法案使國會無法通過任何損害言論和新聞自由的法律。中國俗語說“無法無天”,沒有“法”,就是沒邊的自由,最大的自由。美國憲法極具權威性和穩定性,美國建國225年來,除了增加一些修正案,憲法正文從沒改動過。而修改憲法,需要聯邦的參眾兩院和50個州各自的參眾兩院四分之三多數議員通過,而這種要求是極為困難達到的。

Read more

曹長青:安蘭德 vs.奧巴馬

奧巴馬當選總統進入白宮後,他的自傳當然就會是暢銷書。不僅在美國,即使在中國最大的網路書店當當網,奧巴馬的《無畏的希望》中譯本也曾排進“自傳類暢銷榜”。首位黑人總統的故事,本身就令大眾關注,再加上左翼媒體對奧巴馬的偏愛和宣傳,可想而知,對其著作的促銷作用有多大。

但在奧巴馬進入白宮的2009年頭七個星期,美國女作家安. 蘭德(Ayn Rand)的哲理小說《阿特拉斯聳聳肩》的銷量居然超過了奧巴馬的自傳。而這頭七周,正好是奧巴馬就職總統,媒體報導和渲染最熱門的期間。蘭德並不是當前流行的小說家,她在1982年就過世;她的這本書,是1957年出版的。一本半世紀前的書,怎麼至今還暢銷,而且銷量還會超過當前名聲如日中天的黑人總統奧巴馬的自傳?這不是奇跡嗎?

Read more

曹長青:我怎樣成為一個美國右派

左派民主黨和右翼共和黨在上述一系列問題上的不同,從根上來看,全部 (!)都和經濟理念有直接的關係。所以,要想真正了解美國(和其它西方民主國家)的兩黨政治,左、右派的不同,首先必須弄清它們經濟政策的不同,以及背後 的哲學理念分歧。而在一個以市場經濟為主的國家生活,不懂經濟就像今天不會使用計算機一樣,不僅是一個嚴重的知識缺陷,而且會直接影響你自身的經濟利益。

Read more

曹長青:讓民主自由的價值霸權世界

今天,我們看到星條旗不僅在美國,而且在世界各地飄揚。對於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們來說,這面旗幟的意義已經遠遠超過了國家象徵,它代表著自由、尊嚴、文明 的價值;人們舉起這面旗幟,更支撐起這面旗幟所代表的價值。如果這是霸權,那麽就應該讓這種民主自由的價值霸權整個世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