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要多研究问题,更要多谈主义

知识分子有两大群类:一类是主义型的知识分子,一类是问题型的知识分子。对前一种知识分子来说,应该是多谈主义,对后一种知识分子来说,应该多研究问题。但是我觉得,在中国更为重要的还是应该多谈主义,多谈好的主义,尤其要多谈保守自由的主义。因为主义的推动力量更大,也给问题性知识分子提供思想的武器。

Read more

杨逢时:尊严的代价——“六四”27周年纪念

【编者按:在六四屠杀27周年之际,旅居芝加哥的中国作曲家、指挥家杨逢时录制了这个纪念音乐。六四屠杀之后二十多年来,杨逢时(第一个在西方取得作曲博士学位的中国大陆女作曲家)和她先生汪成用(文革后在中国第一个取得作曲硕士学位的研究生)几乎每年都创作悼念六四遇难者的乐曲,举办六四纪念烛光音乐会等,因此他们的名字被中共政权列入黑名单,多年不被允许回中国。这是今年六四之际他们的最新作品。】
几乎每年六四之际都制作悼念音乐,并举办六四纪念会的

Read more

安兰德:什么是美国价值

美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实践保护个人权利的国家。什么样的国家才能真正保护个人权利?那就是推崇个人主义和资本主义价值的国家。安兰德是对此阐述得最清晰、最犀利的思想家。这篇安兰德在1946年发表这篇《什么是美国价值》对这点作了简要、清晰、深刻的论述。

Read more

何清涟:文革毒地依然在,只是缺契机

文革究竟会不会回归中国?这得先弄清楚文革是什么。中国 文化中,对“力”的崇拜源远流长,根深蒂固。对“力”的崇拜呈两极表现,一是对权力的崇拜,极致是对皇权的高度崇拜;二是对暴力的崇拜,中国江湖文化始终 存在,比如对水浒英雄、游侠文化与黑道文化的崇拜。如果要对文革下一个定义,那就是:文革是权力与民间暴力在中国千载难逢的一次大结合。现在很多人批评习近平集权、鼓励对他的个人崇拜,是想建立独裁政治,并将这点与中国回归文革联系起来。

Read more

莫天:个人主义“解毒”

个人主义的土壤在中国历来是贫瘠的。这贫瘠的原因有二;一是对个人主义的理解的偏差。在我们的概念里,将个人主义与侵害他人相混淆,个人主义等同于洪水猛兽;二是君主专制权力的强大,借集体主义使君主专权更加稳固,个人主义的土壤严重的水土流失。

Read more

陈破空:百年反思 孙中山是问题人物

孙中山一生精于暗杀谋划,曾组“支那暗杀团”;暗杀对象,包括各类政敌,而不论敌方、己方(如杨衢云、邓铿、陶成章等)。孙借口宋案,发檄讨袁,于同年7月,发动“二次革命”,被袁击败后,逃亡日本。实际上,从1911年底归国起,孙就一心倒袁自立,不达目的誓不休,而罔顾国家大局大势。孙想当大总统,依当时条件,大可循宪政之路、选举之路,惟须等待数年而已,何不为?原来,孙深知自己在党内已失人望、在国内已失人心,难以赢得选票,故铤而走险,假借“二次革命”旗号,搅乱天下,图谋趁乱东山再起。“天下为公”乎?天下为私矣!

Read more

韩连潮:台湾已步入先进国家之列,美国应重新考虑一中政策

如果當今國際社會要評選世界模範公民的話,以中華民國為國號的台灣一定會名列榜首。

台灣是一個資源有限的彈丸之地,但人民善良平和,恭謙有禮,勵精圖治,不僅經濟開創奇跡,人均GDP從1961年的153美元提升到今天的2萬3千美元,成為發展中國家的典範,而且政治改革成就更是輝煌,民主、自由、人權、法制進步令人側目,已經名副其實地步入了現代先進國家之列。

Read more

美國東西方研究所方大為(David Firestein)北京演講預測美國總統大選

上述視頻是美國資深外交官、美國問題專家方大為先生(David Firestein)2015年11月22日在北京由《共識網》總裁周志興主持的演講會上就美國今年總統大選所做的預測分析。

方大為曾為美國國務院官員,派駐中國和俄國大使館做外交官。現為總部在紐約的“東西方研究所”(East-West Institute)副總裁。

Read more

袁晓明:日本社会主义VS.美国资本主义

瑟姆爾-里普斯特是美國著名的社會學家,他曾任美國社會學會的會長和美國政治科學協會的會長。早年,里普斯特的父母希望他成為一個牙醫,但他卻專攻社會學,其動機是他想知道為什麼美國從來就沒有社會主義黨派成為美國的主要政黨之一。里普斯特對美國缺乏社會主義的研究使他寫成了一系列的著作,歸納起來,里普斯特的結論是,美國特殊的個人主義使美國失去了社會主義的土壤,而社會主義在歐洲卻是大行其道。

Read more

曹長青按語推荐——茉莉:达赖喇嘛二哥的糊涂和误判

我沒有讀過嘉樂頓珠寫的這本英文自傳《噶伦堡的面條商人》(The Noodle Maker of Kalimpong,2015年4月出版。嘉樂頓珠在印度的葛倫堡鎮經營一個面條廠)。但是從茉莉的評介和以往對這位達賴喇嘛哥哥的觀點的了解,更加深了嘉樂頓珠是一位“藏人的張伯倫”的感覺。

嘉樂頓珠直到今天,仍有這種張伯倫式的幻想,真是令人遺憾。他早已過了“不惑”之年(今年已87歲了),卻仍糊塗到張伯倫地步,還寫書總結自己的糊塗(自認聰明)毒害新一代的藏人。

Read more

何清涟:当大批德国女性被性侵 媒体为何集体噤声?

2015年12月31日,德國科隆中央火車站發生了1000余名阿拉伯裔男子分組包圍性侵並搶劫90余名德國女性的惡性事件,斯圖加特、漢堡也發生了類似事件約10來起。這些事件在社交媒體上傳得沸沸揚揚,但德國那麼多媒體,卻因“政治正確”選擇了沉默,直到2016年1月4日,《法蘭克福匯報》 以《科隆性侵,女市長召集危機緊急會議》(Sexuelle bergriffe in Kln Oberburgermeisterin beruft Krisentreffen ein)為題報道,德國媒體才紛紛跟進,期間媒體失聲了三天整。

Read more

蕭天權:邪惡的伊斯蘭教——與伊利夏提先生探討

對了,很可能我們沒有了解深奧的伊斯蘭教,也许伊斯蘭教有博大精深的地方,其實任何宗教都不會把“殺人”作為教義。但是你中間的jihad會誤導人,如果說,伊斯蘭教說對邪惡的人才開殺戒,那麼怎麼判斷誰是邪惡的人就因人而異,因為他們可以把任何人以他們的理解解釋為邪惡的人,這就是伊斯蘭教邪惡的地方,所以它是邪教。

Read more

伊利夏提:中國人和伊斯蘭教(兼駁曹長青)

巴黎恐怖襲擊,大概是9.11之后,對世界產生較大影響的一次恐怖襲擊案。

巴黎恐怖襲擊案一經報道,全世界都處于震驚;震驚之余,大家紛紛以各種形式表態,表達對法國人民得支持,對恐怖主義的強烈譴責。

大多數人,選擇在社交媒體上,將個人頭像換成法國三色旗作背景;有些人,則以長篇大論形式,發表感慨、發表觀點;表達對無辜死難者的哀悼,表達對恐怖分子濫殺無辜的憤怒和強烈譴責;同時,大家都在,問為什麼?

Read more
1 11 12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