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山皕:从另一角度看英脱欧

丘吉尔领导的战时内阁打败了强敌,挽救了英国。但胜利之后,英国人民就毫不客气的把丘吉尔选下了台。丘吉尔感叹:“对伟大人物的忘恩负义,正是一个民族强大的表现”。英国人民的强大,就在于他们把政府都看作公仆,不是主宰,更不是什么“大救星”,让自己做主。

Read more

茉莉 :钱杨的酒杯,自由派的块垒 ——一场关于知识分子责任的论争 

过去曾被溢美为“天才”、“博学鸿儒”的大师,现在被指出其著作既没有思想也没有创新,基本上停留在中国传统的学术方式上。批评者引用不少名家对钱钟书学问的褒贬。例如,余英时的看法:“一地散钱—都有价值,但面值都不大。”李泽厚说钱钟书只有零碎成果,是“买椟还珠”。

Read more

陈破空:台湾人为什么一定要独立?

其实,台独、港独、藏独、疆独,无论是一种思想或一种运动,都只是当地住民或民族的一项选择,是他们的天赋人权。独立,即自决。联合国宪章及相关公约对此有明确规定:“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他们凭这种权利自由决定他们的政治地位,并自由谋求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

Read more

中国实体经济究竟是被谁打垮的?

中国房地产经济有个最大的恶果,就是利润由寡头分享,其它人很惨。农民工辛辛苦苦拿了万元月薪,包工头赚了20万,一转身又交给老家县城的房产商了。由于房地产抽走了所有的消费资金,老百姓只剩下生活必需品消费,这就导致各行各业的很多产品卖不出去了。

Read more

张新宇:如果中华民族不忘恩负义,应该感谢美国

目前地球上最先进文明的国家是美国,美国是地球人的代表,美国是人类的“领头羊”,美国的建国理念,美国的民主政治制度就是普遍适应的价值-普适价值。美国的国家利益就是人类的整体利益,美国好了,世界就好了,支持美国就是在支持整个人美,反对美国就是在反对整个人类。

Read more

夜问天:帮派思维导致习近平的强奸主义

帮派思维在中国源远流长,从孔子的“父子相隐”就剔除了中立精神,中国人对公平正义一直很陌生,这是国人接受阶级斗争谬论的基础。习近平强调“姓党”,就是党性第一、“阶级立场”第一,“立场”就是帮派思维。习近平是维护一党专政的“男儿”,满脑子“帮派思维”,他只有狭隘的党派利益,没有普世价值的人类利益,没有“人民最大”即人民大于党派、高于党派的民主价值观。

Read more

夜问天:自由是勇敢的果实——香港民主靠年轻人勇敢

“幸福是自由的果实,而自由则是勇气的果实”。当自由在窗外招手、虚弱的专制政权拼命挣扎、企图苟延残喘的时候,要获取自由,最需要的已经不是智谋,而一举挣脱松动的枷锁、破窗而出的血性和勇气!这个时刻,耽于一己利害得失的精于算计的头脑,反而是夺取自由的最大障碍!

Read more

何清涟:你能不劳而获,只因别人代你负重前行

6月5日,瑞士就“无条件基本收入”计划进行公投,瑞士人居然以76.9%的比例否决了这个政府派发免费午餐的计划,这对全世界所有患上福利饥渴症的人,简直是一条太不和谐的信息。须知要求免费午餐及更多的免费午餐已经成为世界潮流,号称尚保持自由资本主义特点的美国都在2016年刮起了桑德斯旋风,其他国家就更未能免俗了。

Read more

金恒炜:蔡英文不要变成「蔡放水」!

已卸任的马英九公然藐视〈国家机密保护法〉规定的二十天申请时限,六月一日甫递件,六月十五日硬要闯关,公然要撕毁现行法律,要给二千三百万人民颜色看!马的原服务机关是总统府,作主的是总统蔡英文;蔡总统有而且只有打回票之一途,绝没有依违两可的余地。不然就是违法「放水」,蔡总统敢冒「蔡放水」之险?

Read more

英文报导陈水扁受到英雄般欢迎和彭文正披露法官落泪

正保外就医的台湾前总统陈水扁出席凯达格兰基金会餐会,虽按台中监狱要求在旁边房间见朋友,但却引起全场二千人的欢呼,甚至很多人落泪。一直关心扁案的美国人权工作者和作家迈克. 理查森(Michael Richardson)撰文写出实况及现场感受,以及台湾壹电视政论节目《正晶现时批》主持人彭文正现场讲话及披露当年判扁有罪的法官如果追悔及曾受马政府高层施压的内幕。

Read more

徐水良:评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刘晓波他们明明知道,中共是要作伪证。而这样作证,就是用小范围的没有死人,来掩盖大范围的杀人和死人。但他们仍然要去作证,当然构成有意帮中共作伪证的主观故意。当他们到海外获得自由后,仍然坚持他们的伪证,坚持他们主观客观上的伪证的行为,为他们的叛卖伪证行为辩护,把它打扮成高尚行为,那么,至少在道德道义上说,这一切,就是他们道德道义上极其严重污点。

Read more

洪森:钱锺书和杨绛该不该挨骂? (杨索:杨绛百年孤独 )

钱杨也不是一点恶也没作。钱钟书文革期间翻译毛著毛诗,以换取从五七干校回家,获得较好的政治和生活待遇,这作恶虽然很大程度是被迫,但是见过钱对此忏悔吗? 文革结束后他出国访问,配合政府谩骂海外某些作家为反动作家。这就不能完全由被迫来解释了。

Read more

刘军宁:要多研究问题,更要多谈主义

知识分子有两大群类:一类是主义型的知识分子,一类是问题型的知识分子。对前一种知识分子来说,应该是多谈主义,对后一种知识分子来说,应该多研究问题。但是我觉得,在中国更为重要的还是应该多谈主义,多谈好的主义,尤其要多谈保守自由的主义。因为主义的推动力量更大,也给问题性知识分子提供思想的武器。

Read more
1 11 12 13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