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我的身份和中华民国的猴戏

对于“中华民国”来说,要跟我这个生长在中国、用汉语写作、讲话的人,因被自己的母国剥夺了讲话和公民权而拿了美国籍的人喊“你是外国人”,不可以在“中华民国”上电视、做与“入境目的不符”的事情,这无论从常理上、道理上,尤其是中华民国的法律上,都实在太荒谬了一点。荒谬到不说道几句实在不足以平民愤和私愤的地步。

Read more

2016.08.31【政经看民视】曹长青:从马英九告周玉蔻看美国“诽谤案三原则”

前总统马英九控告媒体人周玉蔻诽谤案去年一审马败诉,现上诉到台北高等法庭。在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政治人物告诽谤案,法庭普遍使用1964年美国最高法院确定的“三原则”,这是保护言论和新闻自由的三原则,台湾是走向中国的人治,还是美国的法治,此案是个试金石。

Read more

曹长青  美国记者“不付钱”

在坚持新闻原则和理念、走新闻专业化的道路上,美国记者实在是享受著中文记者望尘莫及的两个最重要的优越条件∶制度保障说话的自由,私营媒体提供说话的可能——媒体用自己的资金条件,去抢好的记者,去挖有价值的新闻。而这两点,在中国自不必提,即使在台湾也是奢望。华文媒体,能走向真正专业化,实在还有太长的路要走。

Read more

曹长青: 美国媒体被谁控制?

从新闻历史来看,对媒体的最严厉控制来自於政府,而最利害的手段是政府直接拥有全部报纸、广播、电视等。什麽东西只要是属於自己的,那就最有条件控制和支配。在前苏联,包括《真理报》、《消息报》等所有报纸、电视、电台等都是政府出资办的,属於政府的财产,编辑记者属於领取政府工资的政府工作人员,从制度上成为政府的一部份。从某个角度说,报纸应该反映出钱的老板的理念和意志。但苏联的问题是,政府禁止其他任何人办报,在垄断报业的同时,等於消灭了报业市场而形成了舆论垄断。

但美国的政府可没那么“幸运”,它在二百多年前建立时,就面对一个私有制的社会,当时的各种报纸属於不同的团体和商人,是私有企业的一部份,政府就像无法把所有私营企业收归国有一样,也无法把报纸国营化。当一种东西不是自己拥有的,想进行控制就不是那麽容易了。但美国媒体是被财团控制的吗?

Read more

曹长青:言论自由有没有底线?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主要条款就是“国会不得立法限制言论、新闻自由。”这条法案使国会无法通过任何损害言论和新闻自由的法律。中国俗语说“无法无天”,没有“法”,就是没边的自由,最大的自由。美国宪法极具权威性和稳定性,美国建国225年来,除了增加一些修正案,宪法正文从没改动过。而修改宪法,需要联邦的参众两院和50个州各自的参众两院四分之三多数议员通过,而这种要求是极为困难达到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