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沙特阿拉伯要取代美國?

雖然沙特阿拉伯的國民都信奉伊斯蘭教(法律規定國民必須是穆斯林),但無論是前任阿卜杜拉,還是現任國王薩德曼,都大力宣揚伊斯蘭教的和平、寬容性質,強烈反對伊斯蘭國等極端伊斯蘭勢力。沙特在自己的首都設立了“國際反恐中心”,並出資一千萬美元幫助聯合國創辦“國際反恐中心”。

Read more

曹長青:高牆雞蛋,我站高牆一邊

巴以衝突,當然也是一場戰爭。評論戰爭的標準,不是哪方強,哪方弱,而應是正義與非正義。強不等於錯,弱更不等於對。但這個世界上太多人、太容易被“強弱”的說法誤導,尤其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樹那個“高牆雞蛋”的歪理:“無論高牆多麼正確、雞蛋多麼錯誤,不管那高牆多麼的正當,那雞蛋多麼的咎由自取,我總是會站在雞蛋一邊。”

Read more

曹長青:人類什麽時候能長記性?——寫在911災難周年日

人類的不長記性是驚人的。即使在911發生之後,在美國要以戰爭方式摧毀在阿富汗的塔列班政權之際,仍有幾千美國人在華盛頓、幾萬法國人在巴黎示威,以和 平的名義,反對美國的軍事行動。最近,圍繞是否要軍事解決伊拉克問題,又是不少反對的聲音,尤其是在歐洲;在美國強大的軍事保護傘之下,那裡的無數人早已忘記了納粹用炮火和鮮血給過他們的教訓。它再次反映出人類對邪惡的無知、輕信,以及永遠被教訓、卻永不長記性的愚蠢。

Read more

曹長青:“為了和平,就必須準備戰爭”

“反戰者”表面上看挺高尚,很看重生命,頗有人道情懷,更熱愛和平,但實際上那種不分正義戰爭和非正義戰爭,不分文明和邪惡,一味盲目地反對一切戰爭,結果不僅會導致更多平民死亡,更多災難;而且等於給邪惡開了綠燈,使和平更沒有保障。“農夫和蛇”式的愚蠢,不僅害己,也害別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