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从评价卡斯特罗看西方左右派

卡斯特罗死了,古巴有了改变可能。但社会主义那种乌托邦理想,却仍活在无数西方左派的心里,不会随着全球最长的独裁者而死亡。也许这世界上永远会有一类人,不亲自被投入古拉格绝不回头。当然,中国人里不也有在“古拉格”转了几圈的刘宾雁们,仍然至死向往社会主义吗。

Read more

曹长青:兆丰银丑闻和私有化出路

台湾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是继续走向官商最容易结合的半资本主义道路,还是更进一步的市场经济道路,这是新政府面临的一个重要选择。即使在资本主义大本营的美国,也不乏国营导致的惨痛教训:美国最糟糕、最赔钱、最受非议的两个企业就是美国国家铁路(Amtrak, 简称美铁)和国营邮局。

Read more

曹长青:怎样看待军事政变

当今世界,最反动、最顽固的,一是政教合一;二是共产国家。其实两者的本质都是政教合一。共产主义虽不信天上的神,却把人间的暴君当神来拜,其宣传洗脑的手段、做法跟宗教政权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在这两种国家,军事政变是能促进、推动世俗的宪政民主制度的。

Read more

曹长青:奥巴马谋杀黑人!

在迄今为止的共和党代表大会上,最受听众欢迎的,不是川普的模特妻子讲话,也不是他的儿女们,而是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因他口无遮拦、针锋相对地痛批政治正确,清晰、明确地高声喊出:“黑人的命重要”运动(black live matters)是种族主义!

Read more

新唐人电视:曹长青谈英国脱离欧盟:英美个体主义 vs 德法群体主义

曹长青:英国脱离欧盟的公投,第一,体现自由选择的价值;第二,体现人民决定的权利。背后的深层意义是:英美所代表的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和法国德国代表的群体主义(collectivism),这两种价值的一种对立和选择。

Read more

曹长青:从“政教合一”到“政经合一”

安兰德是第一个从道德的角度为资本主义辩护的哲学家。她认为,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不仅是可行的,更是道德的,因为它提供了自由交换产品(包括思想)的机会,体现并尊重了个人权利。而政府主导经济,以及各种剥夺个人私财的集体主义,不仅是不可行的(带来贫穷和专制),更是不道德的,因为他们以“人民”这种集体的名义,用高税收的手段,去追求所谓的“公共利益”。最后剥夺的则是个人的权利,个人的自由。对于政府主导经济,安兰德甚至说,“政府对企业的‘帮助’和政府的迫害一样可怕。”安兰德的追随者、前美国联储会主席格林斯潘说,兰德为资本主义确立了道德性,这点改变了他的一生。

Read more

曹长青:克劳斯与哈维尔的分歧体现什么

哈维尔虽然强烈地反对共产主义,也坚定地支持美国领导的伊拉克战争等,政治倾向明显“亲美”;但其经济政策,却仍没有脱离共产主义的思路,或者说根本没有明白西方左、右派到底在争什么,没有懂得右派(保守派)强调和信守的“自由经济”理念到底对人的自由具有何等意义。因此哈维尔执政时,仍是热衷“平等”、重视“分配”、结果是增税,扩大福利,强化了政府(干预经济)的效能。当时任总理的克劳斯,则坚定主张市场经济,强调自由竞争等原本资本主义价值。两个人可以说典型体现了西方左、右派的针锋相对。

Read more

曹长青: 两个西方,你选择哪个?

一个是传统的西方:那个产生了但丁、莎士比亚、塞万提斯、弥尔顿、狄更斯、亚里士多德、亚当.史密斯、华盛顿、林肯的西方;那个人们捧著《圣经》上教堂、唱著铃儿响叮当欢度圣诞节的西方;那个赢了二战、冷战,正在和恐怖主义作战、承担人类道义责任的西方┅┅那个被称为保守派的、右派的西方。

而另一个则是当代时髦的西方:那个产生了马克思、弗洛伊德、尼采、萨特们的西方;那个给共产世界和伊斯兰世界提供了最好的攻击把柄的西方——腐败堕落、玩世不恭的西方;那个当年推崇共产主义、今天惧怕恐怖主义的西方┅┅那个被称为自由派的、左派的西方。

Read more

曹长青:希腊拒走博茨瓦纳之路

人类进入21世纪不久,世界经济就被希腊拖累。希腊人口才1078万(不到台湾一半),排世界第76位,其生产总值(GDP)只占欧洲的2%,放在世界天平更是微乎其微。如此小国影响世界经济,按逻辑是不能成立的。但因为希腊是欧元区成员,它欠债三千亿美元,到期不还,还扬言要退出欧元区,导致欧元区主要大国(德国法国等)恐惧,担心多米诺骨牌效应,而导致欧元区崩溃。

Read more

曹長青:美國共和黨與民主黨的價值分歧

美國四年一度總統大選,從兩黨參選人的競選口號等,可以看出美國兩黨的主要不同,而這種不同,不僅體現美國歷史以來兩大政黨理念的根本區別,也反映了當今英、法、德等主要西方國家兩大政黨的基本分歧。

在民主制度比較成熟的美、英、法、德等國家,基本都是兩大政黨輪流執政。美國是民主黨和共和黨;英國是工黨和保守黨;法國是社會黨和共和聯盟;德國是社會民主黨和基督民主黨。

Read more

曹长青:奥巴马和希特勒

很可能会有读者瞪眼,怎么可以把奥巴马和希特勒相提并论?希特勒的德国是纳粹,曾用武力征伐世界,对犹太人种族屠杀。美国是自由世界旗手,民主联盟的大本营。两个国家的领导人有可比之处吗?当然太有了。而且不仅今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德两国领袖就有相像、可比较之处。

Read more

曹长青:法国左派红潮带来的灾难

高税收导致很多法国人不堪重负而“出逃”,像国际知名的法国摇滚乐手强尼哈莱德,则被迫移民瑞士。他说,“法国加给我的重税,让我感觉厌恶,我受够了。”而在强尼之前,则有法国的汽车巨子、香奈尔大股东、家乐福合伙人、网球天后、当红名模等很多名人富豪,都因躲避高税收而迁离法国。

Read more

曹長青:为什麽美国人高举安兰德的画像

西方左右派之争在美国最为典型,在三十年代左翼罗斯福总统上台推行“新政”后更为明显。罗斯福利用美国出现“大萧条”经济危机,全力推行社会主义政策——大政府,高福利,高税收,国有化,扩大政府权力。新政获得左翼主导的知识界欢迎,因为它的旗帜是均贫富、社会平等。这种口号本身就占据道德高地,符合知识份子要建立“理想国”的乌托邦幻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