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從評價卡斯特羅看西方左右派

卡斯特羅死了,古巴有了改變可能。但社會主義那種烏托邦理想,卻仍活在無數西方左派的心裡,不會隨着全球最長的獨裁者而死亡。也許這世界上永遠會有一類人,不親自被投入古拉格絕不回頭。當然,中國人里不也有在“古拉格”轉了幾圈的劉賓雁們,仍然至死嚮往社會主義嗎。

Read more

曹長青:怎樣看待軍事政變

當今世界,最反動、最頑固的,一是政教合一;二是共產國家。其實兩者的本質都是政教合一。共產主義雖不信天上的神,卻把人間的暴君當神來拜,其宣傳洗腦的手段、做法跟宗教政權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在這兩種國家,軍事政變是能促進、推動世俗的憲政民主制度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