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从评价卡斯特罗看西方左右派

卡斯特罗死了,古巴有了改变可能。但社会主义那种乌托邦理想,却仍活在无数西方左派的心里,不会随着全球最长的独裁者而死亡。也许这世界上永远会有一类人,不亲自被投入古拉格绝不回头。当然,中国人里不也有在“古拉格”转了几圈的刘宾雁们,仍然至死向往社会主义吗。

Read more

曹长青:怎样看待军事政变

当今世界,最反动、最顽固的,一是政教合一;二是共产国家。其实两者的本质都是政教合一。共产主义虽不信天上的神,却把人间的暴君当神来拜,其宣传洗脑的手段、做法跟宗教政权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在这两种国家,军事政变是能促进、推动世俗的宪政民主制度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