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劉曉波和狼性化環境

劉曉波的慘痛經歷,在令世人同情、心痛的同時,也再次警示大家,那些期待“狼”可以改革、要尋找“溫和的狼”的人們,不僅自己會被狼咬得遍體鱗傷、付出慘痛代價,同時也會傳遞錯誤的信號,讓人們相信“狼”可以改變其本性,結果就是誤導人民對狼性制度的認知,麻痹人民要揭竿而起、摧毀邪惡制度的智慧和勇氣,於是等於變相延續了狼的統治。

Read more

曹長青:最壞的中國人在台灣(《罵讚台灣人與事》自序)

由於我在本書中痛批了一些文化界和政界的所謂名人,有朋友警告,要小心訴棍李敖、缺德的施明德,還有那個不斷贏官司的毒夫馬英九等,來打誹謗官司。所以我在這裡特別聲明,本書的所有文章,我都文責自負,跟前衛出版社沒有關係。如果他們有誰要跟我打誹謗官司,我不僅將奉陪到底,而且宣告:他打一個誹謗官司,我一定至少再寫十篇痛斥他,看他的官司打的快,還是我文章寫的快。

Read more

曹長青:汪笨湖的台灣心聲(代序)

如果他生在中國的皇朝時代,沒準就是一個張角、黃巢,或者李自成,率眾造反,要把皇帝拉下馬。但汪笨湖終究做不成黃巾軍,也無法李自成,因為他跟那些草莽們不同。他識字、看書、還寫作,是文化人,作家,在豪爽大氣的背後,更有一份細膩的柔情。俠骨柔情是一種很高的境界,更是一種文明。

Read more

曹長青:王朔這個膽小鼠

不是有什麼大眾就有什麼政府,而是有什麼文化人就有什麼政府。文人塑造大眾,文人是大眾的典型。王朔現象,是當今中國文壇、文化界的一個代表,即使不是膽小如鼠,也是被抽掉了脊梁骨。連跟政治無關的真假都不去究了,皇上的事兒就更隨他去吧。正如陳丹青大畫家所言:“去他媽的,能活下去就好,這是很偉大的信仰。”

Read more

陳增芝:檢驗龍應台的虛矯與欺騙

馬英九當選總統後,傾國家之力(退輔會、教育部、原民會、外交部),支持龍應台號稱跑遍兩岸三地,耗時400天完成的「大江大海1949」一書。但這本國民黨官方力捧的書,扭曲了人類歷史上對「英靈」與「冤魂」的定義;同時也顛倒了台灣究竟怎麼走向自由民主的血淚歷史。

Read more

曹長青:陳映真的假天真

就這樣一個作協,陳映真們卻要巴結進去,實令人不齒。二十多年前,在舊金山市一個文學研討會上,我被安排和陳映真住一套房間。言談中感覺他比較親共,所以我用了大半個晚上,給他講中共的殘忍,中國人的苦難。他沒有反駁,只是說,真沒想到,好像他並不知情。後來得知,他一路親共,卻又無法反駁那些事實,只好裝出天真的樣子。

Read more

曹長青:雨果和魯迅的革命共識

雨果、狄更斯、陀思妥耶夫斯基和魯迅,都不否認需要用革命摧毀舊世界。革命本身並不錯,最關鍵的是在什麼思想指導下的革命。建立在高揚人道主義精神地基上的革命,是摧毀泯滅人性的專制舊制度的必須。而建立在否定個體生命的自由和尊嚴之上的、高舉群體主義(collectivism)、公共利益旗幟的革命,為了群體、消滅個體的革命,則必然帶來巨大的災難。

Read more

曹長青:克勞斯與哈維爾的分歧體現什麼

哈維爾雖然強烈地反對共產主義,也堅定地支持美國領導的伊拉克戰爭等,政治傾向明顯“親美”;但其經濟政策,卻仍沒有脫離共產主義的思路,或者說根本沒有明白西方左、右派到底在爭什麼,沒有懂得右派(保守派)強調和信守的“自由經濟”理念到底對人的自由具有何等意義。因此哈維爾執政時,仍是熱衷“平等”、重視“分配”、結果是增稅,擴大福利,強化了政府(干預經濟)的效能。當時任總理的克勞斯,則堅定主張市場經濟,強調自由競爭等原本資本主義價值。兩個人可以說典型體現了西方左、右派的針鋒相對。

Read more

曹長青:拒絕俄國知識分子的毒藥方

中國知識分子想要強國,甚至超美,根本之路,是應借鑒英美式的重視個人、保護個體權利的思想價值和經驗,也就是信奉古典自由主義,以“個體主義”價值為核心!而最不應該的是效仿斯拉夫至上式的民族主義、群體主義、甚至東正教專制的所謂“俄羅斯道路”。

Read more

曹長青:魯迅是打不倒的巨人

大概是由於毛澤東熱捧了魯迅,所以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一些中國文化人發起了一陣攻擊魯迅的風潮,罵魯迅甚至成了一種時髦。與此同時,祭出胡適,作為反魯迅的參照物。這其實是既不懂魯迅,也不懂胡適,只看到表象,沒認識到本質的不得要領。

魯迅是一顆珍珠,不能因為毛澤東把這顆珍珠搶過去,掛他自己脖子上炫耀、利用了一陣子,你就說那珍珠不是珍珠了。而且,被毛搶過去一把,也不是珍珠的錯呵。另外不可忽視的一點是∶毛絕不是真正懂得並欣賞魯迅!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