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陈映真的假天真

就这样一个作协,陈映真们却要巴结进去,实令人不齿。二十多年前,在旧金山市一个文学研讨会上,我被安排和陈映真住一套房间。言谈中感觉他比较亲共,所以我用了大半个晚上,给他讲中共的残忍,中国人的苦难。他没有反驳,只是说,真没想到,好像他并不知情。后来得知,他一路亲共,却又无法反驳那些事实,只好装出天真的样子。

Read more

曹长青:雨果和鲁迅的革命共识

雨果、狄更斯、陀思妥耶夫斯基和鲁迅,都不否认需要用革命摧毁旧世界。革命本身并不错,最关键的是在什么思想指导下的革命。建立在高扬人道主义精神地基上的革命,是摧毁泯灭人性的专制旧制度的必须。而建立在否定个体生命的自由和尊严之上的、高举群体主义(collectivism)、公共利益旗帜的革命,为了群体、消灭个体的革命,则必然带来巨大的灾难。

Read more

曹长青:克劳斯与哈维尔的分歧体现什么

哈维尔虽然强烈地反对共产主义,也坚定地支持美国领导的伊拉克战争等,政治倾向明显“亲美”;但其经济政策,却仍没有脱离共产主义的思路,或者说根本没有明白西方左、右派到底在争什么,没有懂得右派(保守派)强调和信守的“自由经济”理念到底对人的自由具有何等意义。因此哈维尔执政时,仍是热衷“平等”、重视“分配”、结果是增税,扩大福利,强化了政府(干预经济)的效能。当时任总理的克劳斯,则坚定主张市场经济,强调自由竞争等原本资本主义价值。两个人可以说典型体现了西方左、右派的针锋相对。

Read more

曹长青:拒绝俄国知识分子的毒药方

中国知识分子想要强国,甚至超美,根本之路,是应借鉴英美式的重视个人、保护个体权利的思想价值和经验,也就是信奉古典自由主义,以“个体主义”价值为核心!而最不应该的是效仿斯拉夫至上式的民族主义、群体主义、甚至东正教专制的所谓“俄罗斯道路”。

Read more

曹长青: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

大概是由于毛泽东热捧了鲁迅,所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些中国文化人发起了一阵攻击鲁迅的风潮,骂鲁迅甚至成了一种时髦。与此同时,祭出胡适,作为反鲁迅的参照物。这其实是既不懂鲁迅,也不懂胡适,只看到表象,没认识到本质的不得要领。

鲁迅是一颗珍珠,不能因为毛泽东把这颗珍珠抢过去,挂他自己脖子上炫耀、利用了一阵子,你就说那珍珠不是珍珠了。而且,被毛抢过去一把,也不是珍珠的错呵。另外不可忽视的一点是∶毛绝不是真正懂得并欣赏鲁迅!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