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王朔這個膽小鼠

不是有什麼大眾就有什麼政府,而是有什麼文化人就有什麼政府。文人塑造大眾,文人是大眾的典型。王朔現象,是當今中國文壇、文化界的一個代表,即使不是膽小如鼠,也是被抽掉了脊梁骨。連跟政治無關的真假都不去究了,皇上的事兒就更隨他去吧。正如陳丹青大畫家所言:“去他媽的,能活下去就好,這是很偉大的信仰。”

Read more

曹長青:陳丹青是哪一蛋?

【題記:整整5年前(2012)的春節期間,中國“天才少年作家韓寒”被海內外鋪天蓋地的文章揭露是中國文壇歷史以來最大騙局。但最近赫然發現,韓寒不僅在中國還有市場,居然還開始進軍美國了!——2017年1月31日】 在韓寒事件中,有《南方周末》和一批所謂自由派知識分子一路給“韓寒”護駕。國內是以陳丹青最高調,海外則有餘傑和王丹。他們都是在千百篇揭露韓寒的文章發表在網上和平面媒體之後,仍然刻意、故意、力挺韓寒,完全等於是為造假、撒謊背書。

Read more

曹長青:日本“韓寒”被揭露之後

中國對韓寒的造假和日本對佐村河內造假的不同反應,清晰地展示了兩國在人文道德上的巨大差距。在韓寒事件中,最可悲的是,韓寒這個巨假的維護者,是以所謂“自由派知識分子”為主的,就因為“韓寒”這個筆名曾嘲諷政府,他們就視而不見、寬容維護、甚至協助他撒彌天大謊;如此功利心態,如此為了目的可以不擇手段,是真正追求自由者的對立面。

Read more

曹長青:討論韓寒的意義在哪裡?

如果從第一篇起,就是父親代寫,這十多年來,韓寒卻要在大眾面前、在媒體上做出“天才文學少年”狀,一直維持住這個“假”。如果這“假”是真的,那韓寒的父親是給了兒子一個何等沉重的壓力?如果這“假”是真的,那韓寒的父親又是給自己圓了一個多麼可怕的“文學夢”?這不是噩夢一場嗎!

Read more

法廣採訪曹長青:從韓寒事件看真實的價值高於意識形態

這次在質疑“人造韓寒”這個事件上,再次顯露出來,很多知名的所謂公共知識分子,還有像《南方周末》等這種比較開放的媒體,仍然是從意識形態立場出發,即使面對那麼多對韓寒造假的揭露、分析文章,還是力挺韓寒。他們不看真假,只看立場,這是非常可怕的一種傾向,就是為了目的不擇手段。但只要不擇手段,最後的結局一定是跟自己的錯誤一起同歸於盡。

Read more

曹長青:方舟子把曹長青罵倒了嗎?

雖然我痛批了聯名狀告劉菊花的一百多學人,但對方先生那種要報復聯名者的做法我只能搖頭。繼續打他們當中的人的假沒錯,但報復心態實不可取。還是那句話,別害自己。幹什麼事情,擺正心態是最重要的,心中多一份陽光,精神多一份健康,其結果也有益於公共平台的正氣佔上風,更有助於方先生和我們大家都關注的打假事業。

Read more

曹長青:韓寒為什麼現在才“露餡”?

在西方,事情到這個份上,當事人只有一個出路,就是出來誠懇認錯,深刻道歉,質疑者也就不再追究,畫個休止符。但韓寒父子硬要把“遊行大典”進行完畢,打破“高處不勝寒”的古訓,堅持赤身裸體站在高處,任憑質疑的寒風勁吹,還哆哆嗦嗦地嘟囔,“我穿的就是新衣”。但在如此高寒中,能挺多久呢?再呆下去,恐怕得凍成“韓冰冰”了,跟范冰冰用四千萬鈔票綁一起也暖不過來,人們就只好給“人造韓寒案”辦葬禮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