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王朔这个胆小鼠

不是有什么大众就有什么政府,而是有什么文化人就有什么政府。文人塑造大众,文人是大众的典型。王朔现象,是当今中国文坛、文化界的一个代表,即使不是胆小如鼠,也是被抽掉了脊梁骨。连跟政治无关的真假都不去究了,皇上的事儿就更随他去吧。正如陈丹青大画家所言:“去他妈的,能活下去就好,这是很伟大的信仰。”

Read more

曹長青:陈丹青是哪一蛋?

【题记:整整5年前(2012)的春节期间,中国“天才少年作家韩寒”被海内外铺天盖地的文章揭露是中国文坛历史以来最大骗局。但最近赫然发现,韩寒不仅在中国还有市场,居然还开始进军美国了!——2017年1月31日】 在韩寒事件中,有《南方周末》和一批所谓自由派知识分子一路给“韩寒”护驾。国内是以陈丹青最高调,海外则有余杰和王丹。他们都是在千百篇揭露韩寒的文章发表在网上和平面媒体之后,仍然刻意、故意、力挺韩寒,完全等于是为造假、撒谎背书。

Read more

曹长青:日本“韩寒”被揭露之后

中国对韩寒的造假和日本对佐村河内造假的不同反应,清晰地展示了两国在人文道德上的巨大差距。在韩寒事件中,最可悲的是,韩寒这个巨假的维护者,是以所谓“自由派知识分子”为主的,就因为“韩寒”这个笔名曾嘲讽政府,他们就视而不见、宽容维护、甚至协助他撒弥天大谎;如此功利心态,如此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是真正追求自由者的对立面。

Read more

曹长青:讨论韩寒的意义在哪里?

如果从第一篇起,就是父亲代写,这十多年来,韩寒却要在大众面前、在媒体上做出“天才文学少年”状,一直维持住这个“假”。如果这“假”是真的,那韩寒的父亲是给了儿子一个何等沉重的压力?如果这“假”是真的,那韩寒的父亲又是给自己圆了一个多么可怕的“文学梦”?这不是噩梦一场吗!

Read more

法广采访曹长青:从韩寒事件看真实的价值高于意识形态

这次在质疑“人造韩寒”这个事件上,再次显露出来,很多知名的所谓公共知识分子,还有像《南方周末》等这种比较开放的媒体,仍然是从意识形态立场出发,即使面对那么多对韩寒造假的揭露、分析文章,还是力挺韩寒。他们不看真假,只看立场,这是非常可怕的一种倾向,就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但只要不择手段,最后的结局一定是跟自己的错误一起同归于尽。

Read more

曹长青:方舟子把曹长青骂倒了吗?

虽然我痛批了联名状告刘菊花的一百多学人,但对方先生那种要报复联名者的做法我只能摇头。继续打他们当中的人的假没错,但报复心态实不可取。还是那句话,别害自己。干什么事情,摆正心态是最重要的,心中多一份阳光,精神多一份健康,其结果也有益于公共平台的正气占上风,更有助于方先生和我们大家都关注的打假事业。

Read more

曹长青:韩寒为什么现在才“露馅”?

在西方,事情到这个份上,当事人只有一个出路,就是出来诚恳认错,深刻道歉,质疑者也就不再追究,画个休止符。但韩寒父子硬要把“游行大典”进行完毕,打破“高处不胜寒”的古训,坚持赤身裸体站在高处,任凭质疑的寒风劲吹,还哆哆嗦嗦地嘟囔,“我穿的就是新衣”。但在如此高寒中,能挺多久呢?再呆下去,恐怕得冻成“韩冰冰”了,跟范冰冰用四千万钞票绑一起也暖不过来,人们就只好给“人造韩寒案”办葬礼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