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汪笨湖的台灣心聲(代序)

如果他生在中國的皇朝時代,沒準就是一個張角、黃巢,或者李自成,率眾造反,要把皇帝拉下馬。但汪笨湖終究做不成黃巾軍,也無法李自成,因為他跟那些草莽們不同。他識字、看書、還寫作,是文化人,作家,在豪爽大氣的背後,更有一份細膩的柔情。俠骨柔情是一種很高的境界,更是一種文明。

Read more

曹長青:毛澤東為什麼會變成魔鬼?

毛對自己的“虎猴”兩種氣質的概括相當準確。面對知識分子,毛身上有“虎氣”,他敢霸道,敢兇殘,有大殺大砍的雄梟之氣,因此能鎮服或吸引那些心靈軟弱的知識人。而對那些早期燒殺搶奪的土匪式紅軍,毛則是“知識分子”,他會寫詩撰文,還雄辯滔滔,有猴子般的靈氣。

Read more

曹長青:郭倍宏會把民視帶向何方?

台灣要走向以色列式的獨立建國之路,真正成為華人世界民主體制的樣板,不斷清除國共兩黨半個多世紀強力洗腦的精神餘毒是必須的!在這條道路上,能有一路奮戰的《自由時報》和即將面目一新的《民視》作為開道並護航的兩艘媒體航空母艦,是值得對岸中國人羨慕的幸運

Read more

曹長青:川普和中國痞子

我在《魯迅是打不倒的巨人》一文中寫道:外國有好人,有壞人,有魔鬼,就是罕見痞子。但目前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的房地產大亨川普(中國譯:特朗普)就是一個西方不多見的痞子。

痞子,中國人最熟悉。無論是虛構的阿Q那種低級痞子,還是現實中李敖這種文化痞子,這類人在全球所有種族中,華人占的比例最高,段數也最高。痞子,就是沒底線、沒準則,是非可以胡亂攪和,言論行為可隨機應變,“我贏、我賺、我的風頭”才是他追逐的最高目標。這種人在西方真是少見(雖然現在是日趨增加的傾向),所以大多數美國人根本不了解、不懂得這類人的本質和危害。

Read more

曹長青∶杜文正“裝飾”人文空間

高樓大廈不僅骨架雄偉,內在設計裝飾上的現代化,更可謂百花爭艷,各種奇想、流派,比環繞摩天樓那些變幻多端的雲彩更令人眼花繚亂。在這個室內空間裝飾領域,被稱為台灣設計大師和先驅的杜文正,就是安蘭德《源泉》中建築師洛克那種集個性、才氣於一身的藝術家。所不同的是,虛構的洛克活在一個純理性世界,而杜文正則在真實生活中創造一個理性和感性平衡的天地。

Read more

曹長青:魯迅是打不倒的巨人

大概是由於毛澤東熱捧了魯迅,所以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一些中國文化人發起了一陣攻擊魯迅的風潮,罵魯迅甚至成了一種時髦。與此同時,祭出胡適,作為反魯迅的參照物。這其實是既不懂魯迅,也不懂胡適,只看到表象,沒認識到本質的不得要領。

魯迅是一顆珍珠,不能因為毛澤東把這顆珍珠搶過去,掛他自己脖子上炫耀、利用了一陣子,你就說那珍珠不是珍珠了。而且,被毛搶過去一把,也不是珍珠的錯呵。另外不可忽視的一點是∶毛絕不是真正懂得並欣賞魯迅!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