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電視:曹長青談英國脫離歐盟:英美個體主義 vs 德法群體主義

曹長青:英國脫離歐盟的公投,第一,體現自由選擇的價值;第二,體現人民決定的權利。背後的深層意義是:英美所代表的個體主義(Individualism)和法國德國代表的群體主義(collectivism),這兩種價值的一種對立和選擇。

Read more

曹長青:克勞斯與哈維爾的分歧體現什麼

哈維爾雖然強烈地反對共產主義,也堅定地支持美國領導的伊拉克戰爭等,政治傾向明顯“親美”;但其經濟政策,卻仍沒有脫離共產主義的思路,或者說根本沒有明白西方左、右派到底在爭什麼,沒有懂得右派(保守派)強調和信守的“自由經濟”理念到底對人的自由具有何等意義。因此哈維爾執政時,仍是熱衷“平等”、重視“分配”、結果是增稅,擴大福利,強化了政府(干預經濟)的效能。當時任總理的克勞斯,則堅定主張市場經濟,強調自由競爭等原本資本主義價值。兩個人可以說典型體現了西方左、右派的針鋒相對。

Read more

曹長青:希臘拒走博茨瓦納之路

人類進入21世紀不久,世界經濟就被希臘拖累。希臘人口才1078萬(不到台灣一半),排世界第76位,其生產總值(GDP)只佔歐洲的2%,放在世界天平更是微乎其微。如此小國影響世界經濟,按邏輯是不能成立的。但因為希臘是歐元區成員,它欠債三千億美元,到期不還,還揚言要退出歐元區,導致歐元區主要大國(德國法國等)恐懼,擔心多米諾骨牌效應,而導致歐元區崩潰。

Read more

曹長青:“難民潮”難倒西方:德國總理默克爾作秀害世界

“難民”的心理當然可以理解,他們所在的敘利亞等中東和非洲國家,人均收入只有幾千美元,而德國、比利時、瑞典等歐洲國家,人均是四萬美元以上!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生活水平高的地方),是自然規律,人之常情。默克爾輕而易舉就承諾接收80萬難民,等於是邀請更多的難民湧向德國和歐洲國家。

由於德國開了這個口子,導致英法等歐洲其它國家必須跟進,尤其歐盟國家,還被硬性安排接收難民的定額(否則影響他們的歐盟資格)。而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歐洲之外的國家,在“默克爾的人道”面前,也得做出姿態,否則就成了“不人道”。

Read more

曹長青:古拉格肯定會再發生

阿普爾鮑姆“發現”了西方左派與共產主義的內在思想連結:那就是“淺紅” (西方左派)不願批評(蘇聯的)“大紅”,因為它們的本質都是“紅色”,思想根基都是群體主義(collectivism),即熱衷以意識形態的名義(人民的名義,公眾利益等)剝奪個人權利,摧毀個體主義(individualism),均貧富和要平等的背後,是要建立消滅差異和不同的群體主義社會。

Read more

曹長青:拒絕俄國知識分子的毒藥方

中國知識分子想要強國,甚至超美,根本之路,是應借鑒英美式的重視個人、保護個體權利的思想價值和經驗,也就是信奉古典自由主義,以“個體主義”價值為核心!而最不應該的是效仿斯拉夫至上式的民族主義、群體主義、甚至東正教專制的所謂“俄羅斯道路”。

Read more

曹長青:法國左派紅潮帶來的災難

高稅收導致很多法國人不堪重負而“出逃”,像國際知名的法國搖滾樂手強尼哈萊德,則被迫移民瑞士。他說,“法國加給我的重稅,讓我感覺厭惡,我受夠了。”而在強尼之前,則有法國的汽車巨子、香奈爾大股東、家樂福合伙人、網球天后、當紅名模等很多名人富豪,都因躲避高稅收而遷離法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