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我為什麼“摻和”高智晟/唐柏橋之間的詐捐之爭?

一個頗令人思考的現象是,就我兩篇文章指出的問題,民運/異議人士圈內支持者是極少數。但在大眾讀者中,支持者(也就是跟我觀點相同者)占絕大多數,反對者是極少數。從我看到的推特和Youtube關於此事的討論中大致得出的結論是:非常高比例的人(我感覺起碼90%以上,讀者可以自己去瀏覽估算),1,不認為有詐捐七萬美元的事情(沒有任何證據),2,不相信捐款人在國內(基本常識)。3,不認同耿和不接受採訪澄清問題的做法。另外還有相當一部分人,非常不滿(不是一般的不滿)高智晟女兒耿格的說話口氣和用語。

這件事情更讓大家看清了我一直在台灣電視節目上強調的“陪審團制度”的重要性。大眾是根據事實、證據、常識判案,而不是先入之見。這就是為什麼律師選陪審團成員時,多願意選擇管道工、清掃員、出租車司機等普通人,而不是什麼教授、作家、文科學者之類。正因為在這件事上我預料到民運圈的很多人一定會是讓先入之見左右、未審先判,所以就出來喊了一嗓子。

Read more

曹長青:余傑的「罵人/謊文觀止」

一個最高調歌頌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 的余傑,像吞了炸藥一樣對曹長青怒火滿胸膛。竟然可以吐出這樣的東西—— 曹長青是『孬種、瘋狗、食屍人、騙吃騙喝、惡意橫流、人渣……. 』他是故意要用如此不堪的東西來褻瀆劉曉波,還是要讓『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的劉曉波『精神遺產』超速破產?

Read more

曹長青:劉曉波和狼性化環境

劉曉波的慘痛經歷,在令世人同情、心痛的同時,也再次警示大家,那些期待“狼”可以改革、要尋找“溫和的狼”的人們,不僅自己會被狼咬得遍體鱗傷、付出慘痛代價,同時也會傳遞錯誤的信號,讓人們相信“狼”可以改變其本性,結果就是誤導人民對狼性制度的認知,麻痹人民要揭竿而起、摧毀邪惡制度的智慧和勇氣,於是等於變相延續了狼的統治。

Read more

曹長青:光州事件和六四事件的異同

不少中國民運人士要求中共當局“平反六四”。但這個提法本身就等於承認那個政權的合法性、權威性。由六四殺人的政權來給六四平反,本身就邏輯不通、道德混亂,而且在操作上也做不到。南韓光州事件所以得到昭雪,它不是喊平反的結果,而是結束了獨裁統治,建立了民主制度的結果。

Read more

曹長青:瓦文薩也當過共產黨線民?

最新證據顯示:反抗共產主義的英雄、當上了波蘭第一任民選總統的瓦文薩可能做過共產黨的線民!共產黨的滲透之大,僱用線民之多,階層之廣泛,令世人震驚。曾擔任“自由歐洲電台(RFE)”波蘭語部主任的納科德(Z. Nakder)做過共產黨線民。波蘭“團結工會運動”對外發言人、常被西方媒體報導、像電影明星般的知名異議人士涅雅碧妥斯卡小姐(M. Niezabitowska)也曾跟波共合作,她在警察局檔案的秘密代號是Nowak。連華沙大主教、被稱為“波蘭天主教會最有權勢的”維爾格斯(Stanislaw Wielgus),竟然是跟秘密警察合作20年之久的告密者。這種線民遍地的現像不僅在波蘭,在整個東歐國家都是如此。不要說很多普通人,連東德的著名異議詩人、民運領袖安德森(Sascha Anderson)也是共產黨線民。東德檔案披露∶曾有34%的人與國安合作,出賣過家人、朋友、同事等。那麼在中國的反共異議人士裡面又會是什麼情形呢?

Read more

曹長青:如果再有“天安門運動”

中國人心裡都是渴望自由的,只不過被共產黨多年的教育洗腦嚇住了;要改變以往的跪着要求改革、懇求共產黨的那種思路,要改變跪着向共產黨遞狀子的那種思路。我們自己站起來,結束那個專制。中國人照樣會把自己的國家管理的像埃及,像東歐那些結束共產統治的國家一樣,走向民主,同時有自由經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