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美聯社對郭文貴強姦報道的背後

為什麼美聯社這篇報道如此缺乏新聞專業,為什麼美聯社記者會犯那麼多低級錯誤?因為這篇報道很可能是美聯社社長下令記者寫的。為什麼普魯伊特會下這種指令?很大的可能,是新華社要求他體現要與中國官媒“緊密、深入”合作的pledge(承諾)。首先用這篇報道,砍郭文貴一刀。

Read more

曹長青痛批美聯社和胡舒立關於郭文貴所謂強姦女助理的報導

美聯社關於郭文貴涉嫌強姦女助理的報導完全不專業。涉及“強姦”只有二百多字,跟“受害者“只是簡短電話採訪,引言只13英文字,連名都沒敢提。美聯社怎麼會犯如此低級錯誤?是不是上面下指令要求寫的呢?看看其社長跟中共喉舌的關係,你怎麼判斷?

Read more

曹長青:我為什麼“摻和”高智晟/唐柏橋之間的詐捐之爭?

一個頗令人思考的現象是,就我兩篇文章指出的問題,民運/異議人士圈內支持者是極少數。但在大眾讀者中,支持者(也就是跟我觀點相同者)占絕大多數,反對者是極少數。從我看到的推特和Youtube關於此事的討論中大致得出的結論是:非常高比例的人(我感覺起碼90%以上,讀者可以自己去瀏覽估算),1,不認為有詐捐七萬美元的事情(沒有任何證據),2,不相信捐款人在國內(基本常識)。3,不認同耿和不接受採訪澄清問題的做法。另外還有相當一部分人,非常不滿(不是一般的不滿)高智晟女兒耿格的說話口氣和用語。

這件事情更讓大家看清了我一直在台灣電視節目上強調的“陪審團制度”的重要性。大眾是根據事實、證據、常識判案,而不是先入之見。這就是為什麼律師選陪審團成員時,多願意選擇管道工、清掃員、出租車司機等普通人,而不是什麼教授、作家、文科學者之類。正因為在這件事上我預料到民運圈的很多人一定會是讓先入之見左右、未審先判,所以就出來喊了一嗓子。

Read more

視頻:曹長青談郭文貴爆料的可信性和可貴性(配有中文字幕版)

在中東和前東歐國家,曾有茉莉花革命,烏克蘭橘色革命。近來郭文貴的爆料,正形成中國獨有的“爆料革命”,它促使更多中國人覺醒,認識到,共產黨那些盜國賊們正在毀滅中國!中國人要起來反抗,奪回這個屬於人民的國家。支持郭文貴爆料,就是支持促使更多中國人覺醒,就是支持更早結束共產黨專制,就是支持中國人更快地獲得自由,尊嚴,真正的幸福!

Read more

曹長青:余傑的「罵人/謊文觀止」

一個最高調歌頌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 的余傑,像吞了炸藥一樣對曹長青怒火滿胸膛。竟然可以吐出這樣的東西—— 曹長青是『孬種、瘋狗、食屍人、騙吃騙喝、惡意橫流、人渣……. 』他是故意要用如此不堪的東西來褻瀆劉曉波,還是要讓『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的劉曉波『精神遺產』超速破產?

Read more

曹長青視頻訪談:力挺郭文貴爆料,痛斥民運中反郭現象

郭文貴爆料的可信性很高,他的勇敢爆料行為難能可貴。林毅夫詆毀郭文貴,因他是吳征哥們,吳被郭文貴爆料過。林與吳當年有金錢交易,吳征給林毅夫的中心二千萬美元股票,林毅夫幫吳征的復旦博士學位過關,胡平等鼓吹“我們沒有敵人”、唱“和平理性非暴力“等高調、做秀,損害中國人追求自由的事業。

Read more

曹長青:劉曉波和狼性化環境

劉曉波的慘痛經歷,在令世人同情、心痛的同時,也再次警示大家,那些期待“狼”可以改革、要尋找“溫和的狼”的人們,不僅自己會被狼咬得遍體鱗傷、付出慘痛代價,同時也會傳遞錯誤的信號,讓人們相信“狼”可以改變其本性,結果就是誤導人民對狼性制度的認知,麻痹人民要揭竿而起、摧毀邪惡制度的智慧和勇氣,於是等於變相延續了狼的統治。

Read more

曹長青:台灣邦交國是無底洞

這些小國在全球政治上沒什麼影響力。在經濟上,這些小國對台灣也沒有多大幫助。2016年台灣與美洲五個邦交國(巴拿馬,危地馬拉,薩爾瓦多,洪都拉斯,尼加拉瓜)的貿易額少到只佔台灣全球貿易的0.14%;其中台灣與巴拿馬的雙邊貿易額是1.6億美元,不到台灣與非邦交的日本602億美元貿易額的一個零頭。

Read more

曹長青:《中國時報》邪門超過《人民日報》

我在台灣最大的發現,就是當今有一批國民黨、泛藍、泛統的文化人,比共產黨的文化人更毒、更邪、更無廉恥心。他們中有許多大大小小的郭冠英,在台灣歧視台灣人,去中國蔑視他們眼中的「中國大陸人」;他們死活賴在台灣不走,卻成天給專制中國幫腔,尤其是借中共勢力恐嚇台灣人民。所以最壞的中國人是「在台中國人」,《中國時報》趕超《人民日報》的惡行再一次證明了我的「發現」。

Read more

曹長青:最壞的中國人在台灣(《罵讚台灣人與事》自序)

由於我在本書中痛批了一些文化界和政界的所謂名人,有朋友警告,要小心訴棍李敖、缺德的施明德,還有那個不斷贏官司的毒夫馬英九等,來打誹謗官司。所以我在這裡特別聲明,本書的所有文章,我都文責自負,跟前衛出版社沒有關係。如果他們有誰要跟我打誹謗官司,我不僅將奉陪到底,而且宣告:他打一個誹謗官司,我一定至少再寫十篇痛斥他,看他的官司打的快,還是我文章寫的快。

Read more

曹長青:千錯萬錯都是瓊瑤丈夫的錯

瓊瑤這件事,法律是否應該允許安樂死還是第二位的,第一位是家庭糾紛問題。這也是很多家庭面臨的重大問題。在西方,做很細緻的遺囑是非常普遍的事,因為意外隨時可發生在任何人身上。而華人文化忌諱談死,很多老人走之前沒有留下清楚的遺囑,結果不僅導致親人們反目為仇,也產生對去世老人的怨氣,降低了對他們的懷念和尊敬。

Read more

曹長青:汪笨湖的台灣心聲(代序)

如果他生在中國的皇朝時代,沒準就是一個張角、黃巢,或者李自成,率眾造反,要把皇帝拉下馬。但汪笨湖終究做不成黃巾軍,也無法李自成,因為他跟那些草莽們不同。他識字、看書、還寫作,是文化人,作家,在豪爽大氣的背後,更有一份細膩的柔情。俠骨柔情是一種很高的境界,更是一種文明。

Read more
1 2 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