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如果再有“天安门运动”

中国人心里都是渴望自由的,只不过被共产党多年的教育洗脑吓住了;要改变以往的跪着要求改革、恳求共产党的那种思路,要改变跪着向共产党递状子的那种思路。我们自己站起来,结束那个专制。中国人照样会把自己的国家管理的像埃及,像东欧那些结束共产统治的国家一样,走向民主,同时有自由经济。

Read more

曹长青:六四和习近平的三条死路

正如对以往任何一次中共领导人更换,对习近平上台,又是无数人寄予厚望,认为他会推行政治改革,尤其习近平说过要按宪法行事。但人们现已看得很清楚,习近平不仅是“新平装旧酒”的一如既往,甚至可能比原来更糟,这从其政治、经济、外交等三方面的政策取向就可看出来。

Read more

曹长青:法国左派红潮带来的灾难

高税收导致很多法国人不堪重负而“出逃”,像国际知名的法国摇滚乐手强尼哈莱德,则被迫移民瑞士。他说,“法国加给我的重税,让我感觉厌恶,我受够了。”而在强尼之前,则有法国的汽车巨子、香奈尔大股东、家乐福合伙人、网球天后、当红名模等很多名人富豪,都因躲避高税收而迁离法国。

Read more

曹長青: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

大概是由于毛泽东热捧了鲁迅,所以不知从什麽时候开始,一些中国文化人发起了一阵攻击鲁迅的风潮,骂鲁迅甚至成了一种时髦。与此同时,祭出胡适,作为反鲁迅的参照物。这其实是既不懂鲁迅,也不懂胡适,只看到表象,没认识到本质的不得要领。

鲁迅是一颗珍珠,不能因为毛泽东把这颗珍珠抢过去,挂他自己脖子上炫耀、利用了一阵子,你就说那珍珠不是珍珠了。而且,被毛抢过去一把,也不是珍珠的错呵。另外不可忽视的一点是∶毛绝不是真正懂得并欣赏鲁迅!

Read more

曹長青:为什麽美国人高举安兰德的画像

西方左右派之争在美国最为典型,在三十年代左翼罗斯福总统上台推行“新政”后更为明显。罗斯福利用美国出现“大萧条”经济危机,全力推行社会主义政策——大政府,高福利,高税收,国有化,扩大政府权力。新政获得左翼主导的知识界欢迎,因为它的旗帜是均贫富、社会平等。这种口号本身就占据道德高地,符合知识份子要建立“理想国”的乌托邦幻想。

Read more

曹長青:高墙鸡蛋,我站高墙一边

巴以冲突,当然也是一场战争。评论战争的标准,不是哪方强,哪方弱,而应是正义与非正义。强不等于错,弱更不等于对。但这个世界上太多人、太容易被“强弱”的说法误导,尤其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那个“高墙鸡蛋”的歪理:“无论高墙多么正确、鸡蛋多么错误,不管那高墙多么的正当,那鸡蛋多么的咎由自取,我总是会站在鸡蛋一边。”

Read more
1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