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美联社对郭文贵强奸报道的背后

为什么美联社这篇报道如此缺乏新闻专业,为什么美联社记者会犯那么多低级错误?因为这篇报道很可能是美联社社长下令记者写的。为什么普鲁伊特会下这种指令?很大的可能,是新华社要求他体现要与中国官媒“紧密、深入”合作的pledge(承诺)。首先用这篇报道,砍郭文贵一刀。

Read more

曹長青痛批美聯社和胡舒立關於郭文貴所謂強姦女助理的報導

美聯社關於郭文貴涉嫌強姦女助理的報導完全不專業。涉及“強姦”只有二百多字,跟“受害者“只是簡短電話採訪,引言只13英文字,連名都沒敢提。美聯社怎麼會犯如此低級錯誤?是不是上面下指令要求寫的呢?看看其社長跟中共喉舌的關係,你怎麼判斷?

Read more

曹长青:我为什么“掺和”高智晟/唐柏桥之间的诈捐之争?

一个颇令人思考的现象是,就我两篇文章指出的问题,民运/异议人士圈内支持者是极少数。但在大众读者中,支持者(也就是跟我观点相同者)占绝大多数,反对者是极少数。从我看到的推特和Youtube关于此事的讨论中大致得出的结论是:非常高比例的人(我感觉起码90%以上,读者可以自己去浏览估算),1,不认为有诈捐七万美元的事情(没有任何证据),2,不相信捐款人在国内(基本常识)。3,不认同耿和不接受采访澄清问题的做法。另外还有相当一部分人,非常不满(不是一般的不满)高智晟女儿耿格的说话口气和用语。

这件事情更让大家看清了我一直在台湾电视节目上强调的“陪审团制度”的重要性。大众是根据事实、证据、常识判案,而不是先入之见。这就是为什么律师选陪审团成员时,多愿意选择管道工、清扫员、出租车司机等普通人,而不是什么教授、作家、文科学者之类。正因为在这件事上我预料到民运圈的很多人一定会是让先入之见左右、未审先判,所以就出来喊了一嗓子。

Read more

視頻:曹長青談郭文貴爆料的可信性和可貴性(配有中文字幕版)

在中東和前東歐國家,曾有茉莉花革命,烏克蘭橘色革命。近來郭文貴的爆料,正形成中國獨有的“爆料革命”,它促使更多中國人覺醒,認識到,共產黨那些盜國賊們正在毀滅中國!中國人要起來反抗,奪回這個屬於人民的國家。支持郭文貴爆料,就是支持促使更多中國人覺醒,就是支持更早結束共產黨專制,就是支持中國人更快地獲得自由,尊嚴,真正的幸福!

Read more

曹長青:余杰的「罵人/謊文觀止」

一個最高調歌頌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 的余杰,像吞了炸藥一樣對曹長青怒火滿胸膛。竟然可以吐出這樣的東西—— 曹長青是『孬種、瘋狗、食屍人、騙吃騙喝、惡意橫流、人渣……. 』他是故意要用如此不堪的東西來褻瀆劉曉波,還是要讓『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的劉曉波『精神遺產』超速破產?

Read more

曹長青視頻訪談:力挺郭文貴爆料,痛斥民運中反郭現象

郭文貴爆料的可信性很高,他的勇敢爆料行為難能可貴。林毅夫詆毀郭文貴,因他是吳征哥們,吳被郭文貴爆料過。林與吳當年有金錢交易,吳征給林毅夫的中心二千萬美元股票,林毅夫幫吳征的復旦博士學位過關,胡平等鼓吹“我們沒有敵人”、唱“和平理性非暴力“等高調、做秀,損害中國人追求自由的事業。

Read more

曹长青: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刘晓波的惨痛经历,在令世人同情、心痛的同时,也再次警示大家,那些期待“狼”可以改革、要寻找“温和的狼”的人们,不仅自己会被狼咬得遍体鳞伤、付出惨痛代价,同时也会传递错误的信号,让人们相信“狼”可以改变其本性,结果就是误导人民对狼性制度的认知,麻痹人民要揭竿而起、摧毁邪恶制度的智慧和勇气,于是等于变相延续了狼的统治。

Read more

曹长青:台湾邦交国是无底洞

这些小国在全球政治上没什么影响力。在经济上,这些小国对台湾也没有多大帮助。2016年台湾与美洲五个邦交国(巴拿马,危地马拉,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尼加拉瓜)的贸易额少到只占台湾全球贸易的0.14%;其中台湾与巴拿马的双边贸易额是1.6亿美元,不到台湾与非邦交的日本602亿美元贸易额的一个零头。

Read more

曹長青:《中國時報》邪門超過《人民日報》

我在台灣最大的發現,就是當今有一批國民黨、泛藍、泛統的文化人,比共產黨的文化人更毒、更邪、更無廉恥心。他們中有許多大大小小的郭冠英,在台灣歧視台灣人,去中國蔑視他們眼中的「中國大陸人」;他們死活賴在台灣不走,卻成天給專制中國幫腔,尤其是借中共勢力恐嚇台灣人民。所以最壞的中國人是「在台中國人」,《中國時報》赶超《人民日報》的惡行再一次證明了我的「發現」。

Read more

曹長青:最壞的中國人在台灣(《罵讚台灣人與事》自序)

由於我在本書中痛批了一些文化界和政界的所謂名人,有朋友警告,要小心訴棍李敖、缺德的施明德,還有那個不斷贏官司的毒夫馬英九等,來打誹謗官司。所以我在這裡特別聲明,本書的所有文章,我都文責自負,跟前衛出版社沒有關係。如果他們有誰要跟我打誹謗官司,我不僅將奉陪到底,而且宣告:他打一個誹謗官司,我一定至少再寫十篇痛斥他,看他的官司打的快,還是我文章寫的快。

Read more

曹長青:千錯萬錯都是瓊瑤丈夫的錯

瓊瑤這件事,法律是否應該允許安樂死還是第二位的,第一位是家庭糾紛問題。這也是很多家庭面臨的重大問題。在西方,做很細緻的遺囑是非常普遍的事,因為意外隨時可發生在任何人身上。而華人文化忌諱談死,很多老人走之前沒有留下清楚的遺囑,結果不僅導致親人們反目為仇,也產生對去世老人的怨氣,降低了對他們的懷念和尊敬。

Read more
1 2 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