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最壞的中國人在台灣(《罵讚台灣人與事》自序)

由於我在本書中痛批了一些文化界和政界的所謂名人,有朋友警告,要小心訴棍李敖、缺德的施明德,還有那個不斷贏官司的毒夫馬英九等,來打誹謗官司。所以我在這裡特別聲明,本書的所有文章,我都文責自負,跟前衛出版社沒有關係。如果他們有誰要跟我打誹謗官司,我不僅將奉陪到底,而且宣告:他打一個誹謗官司,我一定至少再寫十篇痛斥他,看他的官司打的快,還是我文章寫的快。

Read more

曹長青:千錯萬錯都是瓊瑤丈夫的錯

瓊瑤這件事,法律是否應該允許安樂死還是第二位的,第一位是家庭糾紛問題。這也是很多家庭面臨的重大問題。在西方,做很細緻的遺囑是非常普遍的事,因為意外隨時可發生在任何人身上。而華人文化忌諱談死,很多老人走之前沒有留下清楚的遺囑,結果不僅導致親人們反目為仇,也產生對去世老人的怨氣,降低了對他們的懷念和尊敬。

Read more

曹長青:汪笨湖的台灣心聲(代序)

如果他生在中國的皇朝時代,沒準就是一個張角、黃巢,或者李自成,率眾造反,要把皇帝拉下馬。但汪笨湖終究做不成黃巾軍,也無法李自成,因為他跟那些草莽們不同。他識字、看書、還寫作,是文化人,作家,在豪爽大氣的背後,更有一份細膩的柔情。俠骨柔情是一種很高的境界,更是一種文明。

Read more

曹長青:馬英九的官司與習近平的心思

原定的今年五月連戰去中國訪問,已被北京拒絕。這個消息可能不是空穴來風,因為連戰在共產黨那裡失寵,是必然的。任何政治寵物,都可能失去主子的歡心,你在台灣過氣了,在共產黨那邊就貶值了,最後你叫連爺爺,連什麼,都沒人搭理了。這是所有政治買辦的必然下場。

Read more

曹长青:朴槿惠下台的亮点与弊端

南韩的左派跟全世界左派一样,都是满脑子乌托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左派上台,南韩的经济又会走回大政府/高税收,外交又是搞“南北韩一家亲”,结果会给北京政权提供机会,试图恢复过去就北韩问题的所谓“六方会谈”,北京又有了跟美国讨价还价的机会,来限制川普总统在东北亚实行强势政策的可能。

Read more

曹長青:228事件,70周年的伤痛

20世纪是人类最血腥的世纪,发生过两次世界大战,共产主义蔓延大半个地球,造成一亿三千万人丧生,超过之前19个世纪的总和。仅仅是在亚洲,就有过三场政府主导的屠杀:台湾的228大屠杀(1947年),南韩的光州大屠杀(1980年),中国的天安门大屠杀(1989年)。三场屠杀的起因和背景有不同,但性质一样,都是政府动用军队,对人民实施国家暴力。

Read more

曹长青:中共在金正男被杀中的责任

金正男这次在马国被杀,机场录像显示他身边没有保镖。那么中国的保镖都到哪里去了?如果是金正男偷偷溜出澳门,中国保镖们也应会在第一时间发现“被保护人”不见了,向上级(总参)报告啊!但金正男是在马来西亚一周后被杀,六天之久中国军方都不采取保护措施,不是明显放弃保护,任由金正男“出事”吗!

Read more

曹长青:王朔这个胆小鼠

不是有什么大众就有什么政府,而是有什么文化人就有什么政府。文人塑造大众,文人是大众的典型。王朔现象,是当今中国文坛、文化界的一个代表,即使不是胆小如鼠,也是被抽掉了脊梁骨。连跟政治无关的真假都不去究了,皇上的事儿就更随他去吧。正如陈丹青大画家所言:“去他妈的,能活下去就好,这是很伟大的信仰。”

Read more

曹长青:看美国左派法官怎么疯

曹长青按:川普总统兑现竞选承诺,对伊朗、也门、索马里等七国发出暂停入境令(只是三个月),以防范入境者中有伊斯兰恐怖分子。但这样保护美国人民生命安全的决定,竟被左派有意歪曲诋毁为对穆斯林的宗教歧视。更有西雅图的联邦西区法庭的法官(曾在庭上喊出黑人煽情口号“black lives matter””)下令,停止执行川普总统的行政令。我曾就美国左派法官问题写过文章。多年过去了,这种现象毫无改变。……

Read more

曹长青:川普改一中,蔡英文接球吗?

再有30天,川普就入住白宫。不仅美国的专家学者,台海两岸更加关注,川普总统是否会改变“一个中国”政策。从川普的讲话,他任命的内阁成员,尤其是美国“一中政策”的历史演变等因素来看,应该说,改变“一中政策”已是大势所趋,只是速度问题。这有五点原因——

Read more

曹长青:川普的全球战略与台湾安全

中国有230万军队,军费开支每年以两位数增长,有1300亿美元,是台湾军费的13倍。如果蔡英文政府持续军事预算不增加、反而要裁军的政策,那就显然跟川普政府的亚洲防卫政策不合拍。所以未来川普执政后,美台安全关系的走向,还主要看民进党政府有多大决心,愿意付出多大的努力。

Read more

曹长青:川普要重新定义“一中政策”

即使川普政府想跟台湾关系正常化,在技术上、法律层面上都是无法操作的。因为美国不承认“自认”代表全中国的“中华民国”,这个立场美国不会改变,因为中华民国不能代表中国是事实、是现实、是常识。所以只要台湾还戴着“中华民国”的帽子,美国就不会跟台湾正式建交,因为在法律上,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一个叫“台湾”的国家。目前台湾只是一个地名,而不是国名。

Read more

曹长青:陈映真的假天真

就这样一个作协,陈映真们却要巴结进去,实令人不齿。二十多年前,在旧金山市一个文学研讨会上,我被安排和陈映真住一套房间。言谈中感觉他比较亲共,所以我用了大半个晚上,给他讲中共的残忍,中国人的苦难。他没有反驳,只是说,真没想到,好像他并不知情。后来得知,他一路亲共,却又无法反驳那些事实,只好装出天真的样子。

Read more

曹长青:从评价卡斯特罗看西方左右派

卡斯特罗死了,古巴有了改变可能。但社会主义那种乌托邦理想,却仍活在无数西方左派的心里,不会随着全球最长的独裁者而死亡。也许这世界上永远会有一类人,不亲自被投入古拉格绝不回头。当然,中国人里不也有在“古拉格”转了几圈的刘宾雁们,仍然至死向往社会主义吗。

Read more

曹长青:我的身份和中华民国的猴戏

对于“中华民国”来说,要跟我这个生长在中国、用汉语写作、讲话的人,因被自己的母国剥夺了讲话和公民权而拿了美国籍的人喊“你是外国人”,不可以在“中华民国”上电视、做与“入境目的不符”的事情,这无论从常理上、道理上,尤其是中华民国的法律上,都实在太荒谬了一点。荒谬到不说道几句实在不足以平民愤和私愤的地步。

Read more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