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毛澤東為什麼會變成魔鬼?

毛對自己的“虎猴”兩種氣質的概括相當準確。面對知識分子,毛身上有“虎氣”,他敢霸道,敢兇殘,有大殺大砍的雄梟之氣,因此能鎮服或吸引那些心靈軟弱的知識人。而對那些早期燒殺搶奪的土匪式紅軍,毛則是“知識分子”,他會寫詩撰文,還雄辯滔滔,有猴子般的靈氣。

Read more

曹長青: 中共成立以來殺人記錄——不能忘記,不能饒恕!

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成立周年日。在共產主義走向全面崩潰的今天,中共仍壟斷着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的權力。不少人期待這個黨能夠進行政治改革,把中國引向民主自由的道路。且不說在國際共產運動中,沒有任何一個共產政權是主動放棄權力、放棄專制而走向民主的(東歐的全部共產政權,包括蘇聯,都是被人民推翻,而後建立的民主政府);且不說共產運動中是否會產生異數,中共是否有這種願望和能力,僅以它建黨以來,尤其是在中國建政之後,以政權的力量使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這一事實,中共就絕對沒有資格繼續執政,而應接受歷史的審判。

Read more

曹長青:中共喊反腐 官員更暴富

在中國那種千瘡百孔的經濟體制下,哪個賺到大錢的人,可以說是完全清白的?一旦被查到,就可能是一堆問題,財產可能被沒收,人被判刑。不久前中國五家機構做的一項調查顯示,75.5%的受訪者認為,中國的億萬富豪們起家,主要是靠搞官商勾結、權錢交易(只有20%認為是靠個人奮鬥成功)。

Read more

曹長青:六四悲劇和知識份子的責任

即使屠殺前夜,天安門廣場的知識份子還在喊“我們沒有敵人”,在美國的民運領袖主張“和共產黨朝野良性互動”。最後當槍彈打到身上,還以為是橡皮子彈。天安門學生在中國知識份子的“尋找善良的狼”的幻想引導下,完全不知道,更不清楚,這個世界絕沒有善良的狼,只要是狼,本質都是吃人的;必須結束狼的世界,才有羊生存的可能。

Read more

曹長青:中國再發生文革的可能性——寫在文革50周年

政治瘋子哪裡都有,但如果沒有極權制度,病態人生的“政治瘋子”就無法獲得絕對的權力。首先選票就會阻止瘋子掌權,即使僥倖獲得權力,也會被下次選舉淘汰,不會長期掌權。像美國曾有過的“人民聖殿教”和“大衛教”,教主都像毛一樣瘋狂而殘忍,但在民主法治下,他們既無法獲得全國權力,更在法治制約下迅速敗露而滅亡。

Read more

曹長青:撒切爾夫人看透中國

撒切爾夫人不僅關心中國的人權,並對中國人的經濟能力高度評價。她有一句名言∶中國人天生有做生意的細胞。意思是,如果沒有共產黨統治,中國人會爆發出更多的經濟潛能,創造更大的經濟奇蹟。因為連共產黨也承認,他們的經濟改革,只是給中國人“鬆綁”。把原來捆綁中國人的繩子鬆開了幾扣,中國人就爆發出這麽的經濟活力,如果全部鬆開,或者壓根就不捆綁呢?

Read more

曹長青:如果再有“天安門運動”

中國人心裡都是渴望自由的,只不過被共產黨多年的教育洗腦嚇住了;要改變以往的跪着要求改革、懇求共產黨的那種思路,要改變跪着向共產黨遞狀子的那種思路。我們自己站起來,結束那個專制。中國人照樣會把自己的國家管理的像埃及,像東歐那些結束共產統治的國家一樣,走向民主,同時有自由經濟。

Read more

曹長青:六四和習近平的三條死路

正如對以往任何一次中共領導人更換,對習近平上台,又是無數人寄予厚望,認為他會推行政治改革,尤其習近平說過要按憲法行事。但人們現已看得很清楚,習近平不僅是“新平裝舊酒”的一如既往,甚至可能比原來更糟,這從其政治、經濟、外交等三方面的政策取向就可看出來。

Read more

曹長青:魯迅是打不倒的巨人

大概是由於毛澤東熱捧了魯迅,所以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一些中國文化人發起了一陣攻擊魯迅的風潮,罵魯迅甚至成了一種時髦。與此同時,祭出胡適,作為反魯迅的參照物。這其實是既不懂魯迅,也不懂胡適,只看到表象,沒認識到本質的不得要領。

魯迅是一顆珍珠,不能因為毛澤東把這顆珍珠搶過去,掛他自己脖子上炫耀、利用了一陣子,你就說那珍珠不是珍珠了。而且,被毛搶過去一把,也不是珍珠的錯呵。另外不可忽視的一點是∶毛絕不是真正懂得並欣賞魯迅!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