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毛泽东为什么会变成魔鬼?

毛对自己的“虎猴”两种气质的概括相当准确。面对知识分子,毛身上有“虎气”,他敢霸道,敢凶残,有大杀大砍的雄枭之气,因此能镇服或吸引那些心灵软弱的知识人。而对那些早期烧杀抢夺的土匪式红军,毛则是“知识分子”,他会写诗撰文,还雄辩滔滔,有猴子般的灵气。

Read more

曹长青: 中共成立以来杀人记录——不能忘记,不能饶恕!

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周年日。在共产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的今天,中共仍垄断着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的权力。不少人期待这个党能够进行政治改革,把中国引向民主自由的道路。且不说在国际共产运动中,没有任何一个共产政权是主动放弃权力、放弃专制而走向民主的(东欧的全部共产政权,包括苏联,都是被人民推翻,而后建立的民主政府);且不说共产运动中是否会产生异数,中共是否有这种愿望和能力,仅以它建党以来,尤其是在中国建政之后,以政权的力量使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这一事实,中共就绝对没有资格继续执政,而应接受历史的审判。

Read more

曹长青:中共喊反腐 官员更暴富

在中国那种千疮百孔的经济体制下,哪个赚到大钱的人,可以说是完全清白的?一旦被查到,就可能是一堆问题,财产可能被没收,人被判刑。不久前中国五家机构做的一项调查显示,75.5%的受访者认为,中国的亿万富豪们起家,主要是靠搞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只有20%认为是靠个人奋斗成功)。

Read more

曹长青:六四悲剧和知识份子的责任

即使屠杀前夜,天安门广场的知识份子还在喊“我们没有敌人”,在美国的民运领袖主张“和共产党朝野良性互动”。最后当枪弹打到身上,还以为是橡皮子弹。天安门学生在中国知识份子的“寻找善良的狼”的幻想引导下,完全不知道,更不清楚,这个世界绝没有善良的狼,只要是狼,本质都是吃人的;必须结束狼的世界,才有羊生存的可能。

Read more

曹长青:中国再发生文革的可能性——写在文革50周年

政治疯子哪里都有,但如果没有极权制度,病态人生的“政治疯子”就无法获得绝对的权力。首先选票就会阻止疯子掌权,即使侥幸获得权力,也会被下次选举淘汰,不会长期掌权。像美国曾有过的“人民圣殿教”和“大卫教”,教主都像毛一样疯狂而残忍,但在民主法治下,他们既无法获得全国权力,更在法治制约下迅速败露而灭亡。

Read more

曹长青:撒切尔夫人看透中国

撒切尔夫人不仅关心中国的人权,并对中国人的经济能力高度评价。她有一句名言∶中国人天生有做生意的细胞。意思是,如果没有共产党统治,中国人会爆发出更多的经济潜能,创造更大的经济奇迹。因为连共产党也承认,他们的经济改革,只是给中国人“松绑”。把原来捆绑中国人的绳子松开了几扣,中国人就爆发出这么的经济活力,如果全部松开,或者压根就不捆绑呢?

Read more

曹长青:如果再有“天安门运动”

中国人心里都是渴望自由的,只不过被共产党多年的教育洗脑吓住了;要改变以往的跪着要求改革、恳求共产党的那种思路,要改变跪着向共产党递状子的那种思路。我们自己站起来,结束那个专制。中国人照样会把自己的国家管理的像埃及,像东欧那些结束共产统治的国家一样,走向民主,同时有自由经济。

Read more

曹长青:六四和习近平的三条死路

正如对以往任何一次中共领导人更换,对习近平上台,又是无数人寄予厚望,认为他会推行政治改革,尤其习近平说过要按宪法行事。但人们现已看得很清楚,习近平不仅是“新平装旧酒”的一如既往,甚至可能比原来更糟,这从其政治、经济、外交等三方面的政策取向就可看出来。

Read more

曹长青: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

大概是由于毛泽东热捧了鲁迅,所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些中国文化人发起了一阵攻击鲁迅的风潮,骂鲁迅甚至成了一种时髦。与此同时,祭出胡适,作为反鲁迅的参照物。这其实是既不懂鲁迅,也不懂胡适,只看到表象,没认识到本质的不得要领。

鲁迅是一颗珍珠,不能因为毛泽东把这颗珍珠抢过去,挂他自己脖子上炫耀、利用了一阵子,你就说那珍珠不是珍珠了。而且,被毛抢过去一把,也不是珍珠的错呵。另外不可忽视的一点是∶毛绝不是真正懂得并欣赏鲁迅!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