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千錯萬錯都是瓊瑤丈夫的錯

瓊瑤這件事,法律是否應該允許安樂死還是第二位的,第一位是家庭糾紛問題。這也是很多家庭面臨的重大問題。在西方,做很細緻的遺囑是非常普遍的事,因為意外隨時可發生在任何人身上。而華人文化忌諱談死,很多老人走之前沒有留下清楚的遺囑,結果不僅導致親人們反目為仇,也產生對去世老人的怨氣,降低了對他們的懷念和尊敬。

Read more

陳增芝:檢驗龍應台的虛矯與欺騙

馬英九當選總統後,傾國家之力(退輔會、教育部、原民會、外交部),支持龍應台號稱跑遍兩岸三地,耗時400天完成的「大江大海1949」一書。但這本國民黨官方力捧的書,扭曲了人類歷史上對「英靈」與「冤魂」的定義;同時也顛倒了台灣究竟怎麼走向自由民主的血淚歷史。

Read more

茉莉:談莫言的“獲利恐懼”心理

諾貝爾文學獎本來就有一個“道德價值參照系”,很多得主都有道德承擔,在獲獎後成為社會正義與人權的代言人。然而,莫言卻屬於文學獎得主中的幾個特例之一。1920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挪威作家漢姆生曾支持並讚美希特勒。莫言在獲獎後的這幾年,令人瞠目結舌地成為一個為趙家唱讚歌的“小丑”。

Read more

曹長青:雨果和魯迅的革命共識

雨果、狄更斯、陀思妥耶夫斯基和魯迅,都不否認需要用革命摧毀舊世界。革命本身並不錯,最關鍵的是在什麼思想指導下的革命。建立在高揚人道主義精神地基上的革命,是摧毀泯滅人性的專制舊制度的必須。而建立在否定個體生命的自由和尊嚴之上的、高舉群體主義(collectivism)、公共利益旗幟的革命,為了群體、消滅個體的革命,則必然帶來巨大的災難。

Read more

曹長青∶杜文正“裝飾”人文空間

高樓大廈不僅骨架雄偉,內在設計裝飾上的現代化,更可謂百花爭艷,各種奇想、流派,比環繞摩天樓那些變幻多端的雲彩更令人眼花繚亂。在這個室內空間裝飾領域,被稱為台灣設計大師和先驅的杜文正,就是安蘭德《源泉》中建築師洛克那種集個性、才氣於一身的藝術家。所不同的是,虛構的洛克活在一個純理性世界,而杜文正則在真實生活中創造一個理性和感性平衡的天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