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千錯萬錯都是瓊瑤丈夫的錯

瓊瑤這件事,法律是否應該允許安樂死還是第二位的,第一位是家庭糾紛問題。這也是很多家庭面臨的重大問題。在西方,做很細緻的遺囑是非常普遍的事,因為意外隨時可發生在任何人身上。而華人文化忌諱談死,很多老人走之前沒有留下清楚的遺囑,結果不僅導致親人們反目為仇,也產生對去世老人的怨氣,降低了對他們的懷念和尊敬。

Read more

陈增芝:检验龙应台的虚矫与欺骗

马英九当选总统后,倾国家之力(退辅会、教育部、原民会、外交部),支持龙应台号称跑遍两岸三地,耗时400天完成的「大江大海1949」一书。但这本国民党官方力捧的书,扭曲了人类历史上对「英灵」与「冤魂」的定义;同时也颠倒了台湾究竟怎么走向自由民主的血泪历史。

Read more

茉莉:谈莫言的“获利恐惧”心理

诺贝尔文学奖本来就有一个“道德价值参照系”,很多得主都有道德承担,在获奖后成为社会正义与人权的代言人。然而,莫言却属于文学奖得主中的几个特例之一。192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挪威作家汉姆生曾支持并赞美希特勒。莫言在获奖后的这几年,令人瞠目结舌地成为一个为赵家唱赞歌的“小丑”。

Read more

曹长青:雨果和鲁迅的革命共识

雨果、狄更斯、陀思妥耶夫斯基和鲁迅,都不否认需要用革命摧毁旧世界。革命本身并不错,最关键的是在什么思想指导下的革命。建立在高扬人道主义精神地基上的革命,是摧毁泯灭人性的专制旧制度的必须。而建立在否定个体生命的自由和尊严之上的、高举群体主义(collectivism)、公共利益旗帜的革命,为了群体、消灭个体的革命,则必然带来巨大的灾难。

Read more

曹長青∶杜文正“装饰”人文空间

高楼大厦不仅骨架雄伟,内在设计装饰上的现代化,更可谓百花争艳,各种奇想、流派,比环绕摩天楼那些变幻多端的云彩更令人眼花缭乱。在这个室内空间装饰领域,被称为台湾设计大师和先驱的杜文正,就是安兰德《源泉》中建筑师洛克那种集个性、才气於一身的艺术家。所不同的是,虚构的洛克活在一个纯理性世界,而杜文正则在真实生活中创造一个理性和感性平衡的天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