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沙特阿拉伯要取代美國?

雖然沙特阿拉伯的國民都信奉伊斯蘭教(法律規定國民必須是穆斯林),但無論是前任阿卜杜拉,還是現任國王薩德曼,都大力宣揚伊斯蘭教的和平、寬容性質,強烈反對伊斯蘭國等極端伊斯蘭勢力。沙特在自己的首都設立了“國際反恐中心”,並出資一千萬美元幫助聯合國創辦“國際反恐中心”。

Read more

曹長青:打一場摧毀專制的世界大戰

【曹長青按:這是14年前美國遭到恐怖襲擊的911事件時我寫的文章,強調必須把反恐當作一場像第二次世界大戰反法西斯丶摧毀納粹那樣的戰爭來看待和對待,在全球範圍聯合自由世界的所有力量,對極端伊斯蘭勢力全面開戰,直到把他們從地球上剷除;同時致力摧毀專制勢力,只有結束專制,才能拆除恐怖主義的溫床。自由世界有強大的軍事和經濟實力,打贏這場全球反恐戰爭,最關鍵的是看美國領銜的自由世界,是不是有丘吉爾丶里根丶撒切爾那樣的領袖。文章結尾說「讓我們拭目以待」。可14年過去,西方世界就真的沒有像樣的領袖,所以今天才有巴黎慘案,《查理周刊》被襲,美國波士頓馬拉松賽爆炸案,以及今天的非洲國家馬里的旅館襲擊案(27人喪生)。聯合國安理會剛剛通過決議,正式把反恐作為「戰爭」,督促一切有能力的國家來打擊ISIS(伊斯蘭國)。但是在今天群龍無首的世界,在沒有丘吉爾的西方,這場戰爭的前景令人擔憂。美國明年總統大選,只有出現新的領袖,反恐勝利的前景才有可能。下面是2001年的文章——】

Read more

曹長青:高牆雞蛋,我站高牆一邊

巴以衝突,當然也是一場戰爭。評論戰爭的標準,不是哪方強,哪方弱,而應是正義與非正義。強不等於錯,弱更不等於對。但這個世界上太多人、太容易被“強弱”的說法誤導,尤其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樹那個“高牆雞蛋”的歪理:“無論高牆多麼正確、雞蛋多麼錯誤,不管那高牆多麼的正當,那雞蛋多麼的咎由自取,我總是會站在雞蛋一邊。”

Read more

曹長青:美國該在聯合國失敗

聯合國的一個嚴重的制度性缺陷是,它的192個成員國,很多政府都不是民選產生的,像中國、古巴、北朝鮮、伊朗、伊拉克、利比亞、緬甸、越南,蘇丹、敘 利亞、黎巴嫩等專制國家,人權記錄極為惡劣,但它們照樣有“一國一票”,且很多時候形成“多數”,把聯合國變成反美、反西方、反文明的流氓俱樂部。

Read more

曹長青:美國有什麽錯?

美國的兩個最基本、最重大的外交政策,推廣民主政治和自由經濟,在保護美國自身利益的同時,都和人類共同的安全、自由、民主價值有一致性。除此之 外,美國是全世界最慷慨、最具同情心的國家。在過去半個世紀以來,美國向世界各國,尤其是第三世界國家,提供了大量經濟援助,總數已超過一萬億美元,是全球捐獻最多的國家。

Read more

曹長青:人類什麽時候能長記性?——寫在911災難周年日

人類的不長記性是驚人的。即使在911發生之後,在美國要以戰爭方式摧毀在阿富汗的塔列班政權之際,仍有幾千美國人在華盛頓、幾萬法國人在巴黎示威,以和 平的名義,反對美國的軍事行動。最近,圍繞是否要軍事解決伊拉克問題,又是不少反對的聲音,尤其是在歐洲;在美國強大的軍事保護傘之下,那裡的無數人早已忘記了納粹用炮火和鮮血給過他們的教訓。它再次反映出人類對邪惡的無知、輕信,以及永遠被教訓、卻永不長記性的愚蠢。

Read more

曹長青:“為了和平,就必須準備戰爭”

“反戰者”表面上看挺高尚,很看重生命,頗有人道情懷,更熱愛和平,但實際上那種不分正義戰爭和非正義戰爭,不分文明和邪惡,一味盲目地反對一切戰爭,結果不僅會導致更多平民死亡,更多災難;而且等於給邪惡開了綠燈,使和平更沒有保障。“農夫和蛇”式的愚蠢,不僅害己,也害別人。

Read more

曹長青:讓民主自由的價值霸權世界

今天,我們看到星條旗不僅在美國,而且在世界各地飄揚。對於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們來說,這面旗幟的意義已經遠遠超過了國家象徵,它代表著自由、尊嚴、文明 的價值;人們舉起這面旗幟,更支撐起這面旗幟所代表的價值。如果這是霸權,那麽就應該讓這種民主自由的價值霸權整個世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