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沙特阿拉伯要取代美国?

虽然沙特阿拉伯的国民都信奉伊斯兰教(法律规定国民必须是穆斯林),但无论是前任阿卜杜拉,还是现任国王萨德曼,都大力宣扬伊斯兰教的和平、宽容性质,强烈反对伊斯兰国等极端伊斯兰势力。沙特在自己的首都设立了“国际反恐中心”,并出资一千万美元帮助联合国创办“国际反恐中心”。

Read more

曹长青:打一场摧毁专制的世界大战

【曹长青按:这是14年前美国遭到恐怖袭击的911事件时我写的文章,强调必须把反恐当作一场像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丶摧毁纳粹那样的战争来看待和对待,在全球范围联合自由世界的所有力量,对极端伊斯兰势力全面开战,直到把他们从地球上铲除;同时致力摧毁专制势力,只有结束专制,才能拆除恐怖主义的温床。自由世界有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实力,打赢这场全球反恐战争,最关键的是看美国领衔的自由世界,是不是有丘吉尔丶里根丶撒切尔那样的领袖。文章结尾说「让我们拭目以待」。可14年过去,西方世界就真的没有像样的领袖,所以今天才有巴黎惨案,《查理周刊》被袭,美国波士顿马拉松赛爆炸案,以及今天的非洲国家马里的旅馆袭击案(27人丧生)。联合国安理会刚刚通过决议,正式把反恐作为「战争」,督促一切有能力的国家来打击ISIS(伊斯兰国)。但是在今天群龙无首的世界,在没有丘吉尔的西方,这场战争的前景令人担忧。美国明年总统大选,只有出现新的领袖,反恐胜利的前景才有可能。下面是2001年的文章——】

Read more

曹長青:高墙鸡蛋,我站高墙一边

巴以冲突,当然也是一场战争。评论战争的标准,不是哪方强,哪方弱,而应是正义与非正义。强不等于错,弱更不等于对。但这个世界上太多人、太容易被“强弱”的说法误导,尤其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那个“高墙鸡蛋”的歪理:“无论高墙多么正确、鸡蛋多么错误,不管那高墙多么的正当,那鸡蛋多么的咎由自取,我总是会站在鸡蛋一边。”

Read more

曹長青:美国该在联合国失败

联合国的一个严重的制度性缺陷是,它的192个成员国,很多政府都不是民选产生的,像中国、古巴、北朝鲜、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缅甸、越南,苏丹、叙 利亚、黎巴嫩等专制国家,人权记录极为恶劣,但它们照样有“一国一票”,且很多时候形成“多数”,把联合国变成反美、反西方、反文明的流氓俱乐部。

Read more

曹長青:美国有什麽错?

美国的两个最基本、最重大的外交政策,推广民主政治和自由经济,在保护美国自身利益的同时,都和人类共同的安全、自由、民主价值有一致性。除此之 外,美国是全世界最慷慨、最具同情心的国家。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向世界各国,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提供了大量经济援助,总数已超过一万亿美元,是全球捐献最多的国家。

Read more

曹長青:人类什麽时候能长记性?——写在911灾难周年日

人类的不长记性是惊人的。即使在911发生之後,在美国要以战争方式摧毁在阿富汗的塔列班政权之际,仍有几千美国人在华盛顿、几万法国人在巴黎示威,以和 平的名义,反对美国的军事行动。最近,围绕是否要军事解决伊拉克问题,又是不少反对的声音,尤其是在欧洲;在美国强大的军事保护伞之下,那里的无数人早已忘记了纳粹用炮火和鲜血给过他们的教训。它再次反映出人类对邪恶的无知、轻信,以及永远被教训、却永不长记性的愚蠢。

Read more

曹長青:“为了和平,就必须准备战争”

“反战者”表面上看挺高尚,很看重生命,颇有人道情怀,更热爱和平,但实际上那种不分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不分文明和邪恶,一味盲目地反对一切战争,结果不仅会导致更多平民死亡,更多灾难;而且等于给邪恶开了绿灯,使和平更没有保障。“农夫和蛇”式的愚蠢,不仅害己,也害别人。

Read more

曹長青:让民主自由的价值霸权世界

今天,我们看到星条旗不仅在美国,而且在世界各地飘扬。对於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来说,这面旗帜的意义已经远远超过了国家象徵,它代表著自由、尊严、文明 的价值;人们举起这面旗帜,更支撑起这面旗帜所代表的价值。如果这是霸权,那麽就应该让这种民主自由的价值霸权整个世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