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振东:华人的躁动和机遇(大选投票:你是左派还是右派)

传统中国人的保守价值观与共和党理念十分吻合。今年总统大选中,超过三分之一以上的华人和大部分华人教会大规模地脱离民主党,倾向共和党,结合共和党在总统大选中暴露的种种问题,预示着意识形态转型后的美国华人在今后美国政坛上将有更大的参政空间和作为。

Read more

韩连潮:川普和希拉里,谁会当选总统?

川普的一些疯狂举动,不仅让自己竞选团队出现混乱,造成若干党内大佬叛变转向克林顿阵营,引发共和党高层精英恐慌(不仅是他的固执与缺乏团队精神,还担心他没有能力,揽不了总统这瓷器活),更是给对手提供了无穷的攻击弹药证实他根本是一个疯狂、靠不住的人,不适合担任总统之职,从而引起川普民意螺旋下行。

Read more

刘国生:2016美国总统大选最新选情分析

每4年一次的美国总统大选,虽然采用全民投票的方式,但是谁当选总统,并非取决于投票的总票数,而是根据“选举人票”(Electoral Votes)的票数来计算胜负。所谓“选举人票”,以州为计算单位,每州不同,其数量=参议员+众议员,例如美国国会中纽约州的参议员人数为2,众议员人数为27,因此纽约州的“选举人票”票数为2+27=29。参议员人数是固定的,每个州2名,而众议员人数则根 据人口统计数予以分配。本届美国国会的参议员人数为100名,众议院人数为438名(根据2010年人口统计),总共538名,也就是说,总共有 538张“选举人票”。要当选为下一届美国总统,必须有270张“选举人票”的支持,才能获胜。

Read more

曹长青:奥巴马谋杀黑人!

在迄今为止的共和党代表大会上,最受听众欢迎的,不是川普的模特妻子讲话,也不是他的儿女们,而是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因他口无遮拦、针锋相对地痛批政治正确,清晰、明确地高声喊出:“黑人的命重要”运动(black live matters)是种族主义!

Read more

曹长青:希拉里的“总统命”

美国这次大选,成为“糟糕政客”和“痞子风头家”的对决。两害相权取其轻,可能会让希拉里“捡着了”。当年克林顿提出“买一送一”,意思是选我,白给你们一个希拉里,结果这个口号迅速被收回,因选民反感。但这次因为共和党的厄运,可能会成全当年那个“送不出去”的希拉里。这是目前美国政治的悲哀。

Read more

曹长青:川普和中国痞子

我在《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一文中写道:外国有好人,有坏人,有魔鬼,就是罕见痞子。但目前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的房地产大亨川普(中国译:特朗普)就是一个西方不多见的痞子。

痞子,中国人最熟悉。无论是虚构的阿Q那种低级痞子,还是现实中李敖这种文化痞子,这类人在全球所有种族中,华人占的比例最高,段数也最高。痞子,就是没底线、没准则,是非可以胡乱搅和,言论行为可随机应变,“我赢、我赚、我的风头”才是他追逐的最高目标。这种人在西方真是少见(虽然现在是日趋增加的倾向),所以大多数美国人根本不了解、不懂得这类人的本质和危害。

Read more

曹长青∶为什么女性多数反对川普

为什么这么多共和党支持者反感川普?主要原因不是政见,而是人品。相当多美国人无法接受一个痞子当总统。正如前共和党总统提名人罗姆尼所说,美国总统或总统提名人,是美国的脸面。从这张脸,可看到美国(是什么样的国家)。像川普这种随口损人、谎话连篇、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人,怎么能当美国总统,那不是把美国的脸丢到全世界,丢到月球上去了吗!

Read more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