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余杰的「骂人/谎文观止」

一个最高调歌颂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 的余杰,像吞了炸药一样对曹长青怒火满胸膛。竟然可以吐出这样的东西—— 曹长青是『孬种、疯狗、食尸人、骗吃骗喝、恶意横流、人渣……. 』他是故意要用如此不堪的东西来亵渎刘晓波,还是要让『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的刘晓波『精神遗产』超速破产?

Read more

刘淇昆:刘晓波问题之我见(他“活得伟大,死得光荣”)

我不认为刘先生是叱嚓风云的民运领袖,我也不认为他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改良主义,能推动中国人民的宪政民主事业。出狱之后,无论刘先生留在国内还是来到海外,如果他继续顶着“和平奖”的光环高唱“没有敌人”的高调,继续期盼中共当权者“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可能很快地就被边缘化,成为一个过气的政治人物。这与他现在获得的广泛的赞誉和崇敬、可能成就的崇高的历史地位,将是多么巨大的反差。说刘晓波先生“死得其时”,恐怕并不过分吧。

Read more

一剑飘尘: 无敌论注定了刘晓波的悲剧

刘晓波这样死亡的方式,更加说明这个制度的残忍,当权者的卑鄙!对于我来说,更加深刻认识到,这个政权、这个制度就是中国人民的敌人。但是,我也有理由问问那些沉浸在悲痛中的人:你们真的没有认识到刘晓波最大的悲剧并非死亡,而是他的死亡证明了他自己理念的错误吗?要知道,刘最重要的理念,就是无敌论。如果我们要说他有什么政治遗产的话,显然这将是他留给中国人的最大的政治遗产。如果在今天我们不检讨这份遗产的正确性的话,以后也就不会再有机会。所以,讨论这个政权到底是不是我们的敌人,才是对他最好的悼念。

Read more

张三一言: 刘晓波之死证明刘晓波有敌人

刘晓波给刘霞最后的情诗说,“我把全部的惶恐和仇恨 交给你,只交给你一人”,明白无误地向妻子说明,他有仇恨。有仇恨的前提是有敌人[有敌人未必有仇恨,例如宽恕敌人的大爱者,他有敌人,但不仇恨敌人;有仇恨者理应有敌人,总不能仇恨亲友或不相关的人吧!刘晓波郑重其事地把仇恨只交给妻子;足证明刘晓波在临终前的心中不但认为有敌人,还对敌人有深刻认识;不然的话,刘晓波对妻子说的,就不知所云了。

Read more

曹长青: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刘晓波的惨痛经历,在令世人同情、心痛的同时,也再次警示大家,那些期待“狼”可以改革、要寻找“温和的狼”的人们,不仅自己会被狼咬得遍体鳞伤、付出惨痛代价,同时也会传递错误的信号,让人们相信“狼”可以改变其本性,结果就是误导人民对狼性制度的认知,麻痹人民要揭竿而起、摧毁邪恶制度的智慧和勇气,于是等于变相延续了狼的统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