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奥巴马砸了美国这块名牌

全世界哪里的人民被欺辱,哪里的人民就会想到美国,就会期待、盼望美国的援手。那种期待和相信,是一种巨大的、无形的“信誉”,这个信誉不仅是美国最大的外交财富(在国际事务中说话有份量),也是美国的经济财富,是人们对“美元”的确信,愿意跟美国做生意的推动力,更是世界人民羡慕美国人、尊敬美国人、愿意做美国人的根本原因。

Read more

曹長青:瓦文萨也当过共产党线民?

最新证据显示:反抗共产主义的英雄、当上了波兰第一任民选总统的瓦文萨可能做过共产党的线民!共产党的渗透之大,雇用线民之多,阶层之广泛,令世人震惊。曾担任“自由欧洲电台(RFE)”波兰语部主任的纳科德(Z. Nakder)做过共产党线民。波兰“团结工会运动”对外发言人、常被西方媒体报导、像电影明星般的知名异议人士涅雅碧妥斯卡小姐(M. Niezabitowska)也曾跟波共合作,她在警察局档案的秘密代号是Nowak。连华沙大主教、被称为“波兰天主教会最有权势的”维尔格斯(Stanislaw Wielgus),竟然是跟秘密警察合作20年之久的告密者。这种线民遍地的现像不仅在波兰,在整个东欧国家都是如此。不要说很多普通人,连东德的著名异议诗人、民运领袖安德森(Sascha Anderson)也是共产党线民。东德档案披露∶曾有34%的人与国安合作,出卖过家人、朋友、同事等。那么在中国的反共异议人士里面又会是什么情形呢?

Read more

曹長青∶为什麽女性多数反对川普

为什么这么多共和党支持者反感川普?主要原因不是政见,而是人品。相当多美国人无法接受一个痞子当总统。正如前共和党总统提名人罗姆尼所说,美国总统或总统提名人,是美国的脸面。从这张脸,可看到美国(是什么样的国家)。像川普这种随口损人、谎话连篇、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人,怎么能当美国总统,那不是把美国的脸丢到全世界,丢到月球上去了吗!

Read more

曹長青∶杜文正“装饰”人文空间

高楼大厦不仅骨架雄伟,内在设计装饰上的现代化,更可谓百花争艳,各种奇想、流派,比环绕摩天楼那些变幻多端的云彩更令人眼花缭乱。在这个室内空间装饰领域,被称为台湾设计大师和先驱的杜文正,就是安兰德《源泉》中建筑师洛克那种集个性、才气於一身的艺术家。所不同的是,虚构的洛克活在一个纯理性世界,而杜文正则在真实生活中创造一个理性和感性平衡的天地。

Read more

曹長青:特朗普和希特勒可以相比吗?

希特勒在《我的奋斗》说,他15岁就确信民族主义。虽然他是个蹩脚画家,但他最早接触的书,不是文学,不是艺术,而是战争题材,他说为之“著迷”。尤其是 德法战争史,让希特勒很早就形成德国要复仇的沙文主义心态。他在《我的奋斗》开篇就说,奥地利应该属于德国,德国的空间应扩大,要建立第三帝国。在德国百 废待兴、沮丧愤怒情绪弥漫之际,希特勒像弥赛亚降临,坚定有力地提出,要把德意志建成一个强国。这种强国梦陶醉了无数德国人,他们向元首伸出“手臂礼”, 宁可为德国而死。很多人做到了。

大众愤怒情绪,强国梦,排斥少数族裔,三位一体,构成希特勒麻醉人民,走向权力的法宝。

美国《独立宣言》没有提出要建立强大国家,其核心价值是∶保护个人权利,限制政府权力。美国的强大,是遵循这个立国之本的结果,而绝不是出发点!

Read more

曹长青:打一场摧毁专制的世界大战

【曹长青按:这是14年前美国遭到恐怖袭击的911事件时我写的文章,强调必须把反恐当作一场像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丶摧毁纳粹那样的战争来看待和对待,在全球范围联合自由世界的所有力量,对极端伊斯兰势力全面开战,直到把他们从地球上铲除;同时致力摧毁专制势力,只有结束专制,才能拆除恐怖主义的温床。自由世界有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实力,打赢这场全球反恐战争,最关键的是看美国领衔的自由世界,是不是有丘吉尔丶里根丶撒切尔那样的领袖。文章结尾说「让我们拭目以待」。可14年过去,西方世界就真的没有像样的领袖,所以今天才有巴黎惨案,《查理周刊》被袭,美国波士顿马拉松赛爆炸案,以及今天的非洲国家马里的旅馆袭击案(27人丧生)。联合国安理会刚刚通过决议,正式把反恐作为「战争」,督促一切有能力的国家来打击ISIS(伊斯兰国)。但是在今天群龙无首的世界,在没有丘吉尔的西方,这场战争的前景令人担忧。美国明年总统大选,只有出现新的领袖,反恐胜利的前景才有可能。下面是2001年的文章——】

Read more

罗姆尼重炮利箭向特朗普(川普)开战

【曹长青按:为了不使共和党被特朗普(川普)带向泰坦尼克号灾难,为了挽救2016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最后机会,为了美国的前途,3月3日共和党2012年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在犹他大学发表了迄今以来共和党领袖对特朗普的最强势攻击。被公认的绅士、谦谦君子罗姆尼这次用了“特朗普是一个假货,一个骗子(a phony and a fraud)”这种字眼。这篇演讲非常精彩,句句打中特朗普的要害,是一篇君子对痞子发起进攻的宣言书!本文为曹长青网站译】

Read more

曹长青:古拉格肯定会再发生

阿普尔鲍姆“发现”了西方左派与共产主义的内在思想连结:那就是“浅红” (西方左派)不愿批评(苏联的)“大红”,因为它们的本质都是“红色”,思想根基都是群体主义(collectivism),即热衷以意识形态的名义(人民的名义,公众利益等)剥夺个人权利,摧毁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均贫富和要平等的背后,是要建立消灭差异和不同的群体主义社会。

Read more

曹长青:奥巴马和希特勒

很可能会有读者瞪眼,怎么可以把奥巴马和希特勒相提并论?希特勒的德国是纳粹,曾用武力征伐世界,对犹太人种族屠杀。美国是自由世界旗手,民主联盟的大本营。两个国家的领导人有可比之处吗?当然太有了。而且不仅今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德两国领袖就有相像、可比较之处。

Read more

曹长青:国民党“灭扁”计划的背后

六十年前的“二二八”,台湾精英几乎被杀尽之后,才有了国民党外来政权的长期统治。今天,卷土重来的国民党,要再次清算本土精英,灭掉你们的元气。只不过这次先用“煽情麻醉剂”让台湾人失去要求司法公正的警觉,然后再用“司法”软刀子屠宰你们。而面对这种屠杀,绿营还得说“该死”。这真是令人恐怖。

Read more

曹長青:我怎样成为一个美国右派

左派民主党和右翼共和党在上述一系列问题上的不同,从根上来看,全部 (!)都和经济理念有直接的关系。所以,要想真正了解美国(和其它西方民主国家)的两党政治,左、右派的不同,首先必须弄清它们经济政策的不同,以及背后 的哲学理念分歧。而在一个以市场经济为主的国家生活,不懂经济就像今天不会使用计算机一样,不仅是一个严重的知识缺陷,而且会直接影响你自身的经济利益。

Read more

曹长青:拒绝俄国知识分子的毒药方

中国知识分子想要强国,甚至超美,根本之路,是应借鉴英美式的重视个人、保护个体权利的思想价值和经验,也就是信奉古典自由主义,以“个体主义”价值为核心!而最不应该的是效仿斯拉夫至上式的民族主义、群体主义、甚至东正教专制的所谓“俄罗斯道路”。

Read more

曹长青:如果再有“天安门运动”

中国人心里都是渴望自由的,只不过被共产党多年的教育洗脑吓住了;要改变以往的跪着要求改革、恳求共产党的那种思路,要改变跪着向共产党递状子的那种思路。我们自己站起来,结束那个专制。中国人照样会把自己的国家管理的像埃及,像东欧那些结束共产统治的国家一样,走向民主,同时有自由经济。

Read more

曹长青:六四和习近平的三条死路

正如对以往任何一次中共领导人更换,对习近平上台,又是无数人寄予厚望,认为他会推行政治改革,尤其习近平说过要按宪法行事。但人们现已看得很清楚,习近平不仅是“新平装旧酒”的一如既往,甚至可能比原来更糟,这从其政治、经济、外交等三方面的政策取向就可看出来。

Read more
1 29 30 31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