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 美国媒体被谁控制?

从新闻历史来看,对媒体的最严厉控制来自於政府,而最利害的手段是政府直接拥有全部报纸、广播、电视等。什麽东西只要是属於自己的,那就最有条件控制和支配。在前苏联,包括《真理报》、《消息报》等所有报纸、电视、电台等都是政府出资办的,属於政府的财产,编辑记者属於领取政府工资的政府工作人员,从制度上成为政府的一部份。从某个角度说,报纸应该反映出钱的老板的理念和意志。但苏联的问题是,政府禁止其他任何人办报,在垄断报业的同时,等於消灭了报业市场而形成了舆论垄断。

但美国的政府可没那么“幸运”,它在二百多年前建立时,就面对一个私有制的社会,当时的各种报纸属於不同的团体和商人,是私有企业的一部份,政府就像无法把所有私营企业收归国有一样,也无法把报纸国营化。当一种东西不是自己拥有的,想进行控制就不是那麽容易了。但美国媒体是被财团控制的吗?

Read more

曹长青:希腊拒走博茨瓦纳之路

人类进入21世纪不久,世界经济就被希腊拖累。希腊人口才1078万(不到台湾一半),排世界第76位,其生产总值(GDP)只占欧洲的2%,放在世界天平更是微乎其微。如此小国影响世界经济,按逻辑是不能成立的。但因为希腊是欧元区成员,它欠债三千亿美元,到期不还,还扬言要退出欧元区,导致欧元区主要大国(德国法国等)恐惧,担心多米诺骨牌效应,而导致欧元区崩溃。

Read more

曹长青:言论自由有没有底线?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主要条款就是“国会不得立法限制言论、新闻自由。”这条法案使国会无法通过任何损害言论和新闻自由的法律。中国俗语说“无法无天”,没有“法”,就是没边的自由,最大的自由。美国宪法极具权威性和稳定性,美国建国225年来,除了增加一些修正案,宪法正文从没改动过。而修改宪法,需要联邦的参众两院和50个州各自的参众两院四分之三多数议员通过,而这种要求是极为困难达到的。

Read more

曹长青: 日本的第三次重大变革

本原来没有三权分立、新闻自由、定期选举的文化,全是从美国进口的,而且还是在军事占领的强制下进行的。但日本再次展现出其与众不同,不像今天的伊拉克,或是阿富汗,动不动就有对西式民主的暴力反抗,而是出奇地平静与配合。日本没有出现“后军国主义”的骚乱,更别提军事反抗。虽然半个多世纪都有美军驻扎日本,但在日本社会,却没有强烈的反美情绪,而是输了就认输(日本战败承认输给了美国,他们不认为是败给中国国共两党军队),发誓反省、重新靠自己的努力再站起来。

Read more

曹长青: 西藏问题真相与洗脑

如果中国民主运动的领导人和知识分子一面主张民主自由,一面坚持对藏人权利和自由的剥夺,那就是对自由的亵渎,他们追求的也绝不会是真正的自由和民主。正如藏人旦真洛布在接受我采访时说的,“当我与天安们的学生领袖们谈起六四屠杀时,我们一起谴责北京政权,但当我提起西藏问题时,他们马上又附和起中国政府。他们这是争取的哪一门子的民主自由┅┅”

Read more

曹长青: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在绝大多数西藏人的心中,独立是他们发自心底的梦想。只是由於面对中国恶龙的霸气和暴政,他们不敢发出真正的声音;由於对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巨大尊敬和爱戴,他们以宗教情怀推崇达赖喇嘛的政策。但自由是每一个人心底的渴望,挣脱强权的压迫、建立自己的家园,是古往今来全世界每一个民族都一路浴血奋战所争取的,西藏人民绝不会例外!

Read more

曹长青:  独立∶西藏人民的权利

西藏问题,一直是一个争议的话题。不仅海峡两岸的中国政府与西藏流亡政府对此问题持截然不同的观点,海内外的中国人,对此看法也相当不同。这种种不同,主要源於人们对西藏历史与现实的了解程度和使用的“价值尺度”。因此,讨论西藏问题,不仅有助於了解西藏的真正历史和现实,更促使我们重新思考人的自由意志和国土统一、人民选择权利和国家形式、以及民族自决权等重要的价值概念和冲突。对这些价值采取什麽样的取舍,直接影响中国人走向自由和民主的进程。

Read more

曹长青:撒切尔夫人看透中国

撒切尔夫人不仅关心中国的人权,并对中国人的经济能力高度评价。她有一句名言∶中国人天生有做生意的细胞。意思是,如果没有共产党统治,中国人会爆发出更多的经济潜能,创造更大的经济奇迹。因为连共产党也承认,他们的经济改革,只是给中国人“松绑”。把原来捆绑中国人的绳子松开了几扣,中国人就爆发出这麽的经济活力,如果全部松开,或者压根就不捆绑呢?

Read more

曹长青:“高福利养穷人”是不道德的

推崇真正自由主义价值的人们的一个共识是,必须尽量限制政府的权力,国家的职能只限于∶对外,由军队保证国民不受外敌侵略;对内,由警察保证人身安全不受他人攻击、保护私有财产不受侵害,由法庭解决刑事、民事纠纷等。其余事项应由社会和市场自行调解。对穷人主要应由慈善机构自愿提供救济,而不是由政府强行通过税收以劫富济贫的方式进行“二次分配。”

Read more

曹长青:高税收摧毁美国

美国的税名目繁多∶联邦所得税,社会安全税,医疗税,企业税,联邦航空飞机税,汽油税,香烟税,酒税,各类的销售税;另外还有州一级和地方城市的税,包括购物税,财产税,旅馆税,水税,电税,电话税,等等等等。即使人死了,也得交“死亡税”,即遗产税。而且数额庞大(最高时曾达55%,现降至35%),如果后人交不起,政府就会没收遗产。先人如留下100万美元的房子,你如果缴不起昂贵的遗产税,房子就得被政府拿走(完全是强盗!)政府等于双重收税,因为这个人活著的时候,都已经缴付了各种税,死了,还得再被政府剥一层皮才能进棺材。

Read more
1 23 24 25 26 27